白馬關“曾用名”鹿頭關 不是山形是官名?

2021年04月12日07:34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白馬關“曾用名”鹿頭關 不是山形是官名?

  地處德陽市羅江區的白馬關,是自秦入蜀的最后一道關隘,是整個西川、成都平原的屏障。清朝羅江才子李調元曾以詩句“江鎖雙龍合,關雄五馬侯﹔益州如肺腑,此地小咽喉”來形容此關,從中不難想象古代白馬關的重要戰略意義。

  歷史上,白馬關曾幾度易名。東漢時,因其處於古綿竹城的東北面,被稱為“綿竹關”。到了唐朝,因關樓地處鹿頭山,又改名為“鹿頭關”。五代十國時期,王建在成都建立大蜀政權,借用歷史上漢高祖騎白馬路過此地、龐統和劉備曾經在山下互換坐騎這兩段歷史,將此關定名為“白馬關”並沿用至今。

  值得注意的是,“鹿頭”並非指山形,而是一個人。據北宋初期的《太平寰宇記》載,鹿頭山“自綿州羅江縣來迤邐入縣界”“昔有張鹿頭於此造宅,山因以為名”,這便是鹿頭山得名的出處。然而,有學者查遍史志,皆未發現張鹿頭其事。他是什麼身份?為何於此山造宅?他有何能耐,居然能以自己的名字作為山名?

  疑問眾多,引得后來很多人考証。當地文史專家認為,“鹿頭”乃是東漢末年五斗米道張魯政權的官名。張魯即張道陵之孫,后者在蜀中創五斗米道,所建二十四治中,上治隻有三處,設於綿竹遵道鹿堂山的鹿堂治便是之一。

  當時的綿竹城在今德陽黃許,鹿頭山距綿竹故城僅十余裡。張魯繼承祖上意旨傳教,在鹿頭山造宅,其理由相當充分。因為山中有了治頭大祭酒(張鹿頭)所建道教場所,開始聚集信徒,影響力漸增,此山以其名謂之也,就講得通了。

  如今,鹿頭山雄姿依然,金牛古道蒼顏依舊,雖不再是重要的雄關隘口,但仍是新舊蜀道上一個不可忽視的地標,一處令人向往的詩境。(馮再光 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余如波 整理)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