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生長” 70余塊殘件拼出三星堆三號神樹

2021年04月07日07:25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70余塊殘件 拼出三星堆三號神樹

剛剛過去的清明小長假,三星堆博物館迎來4萬余名觀眾。高大的青銅神樹、造型神秘的縱目面具等國寶文物,讓參觀者流連忘返。

鮮為人知的是,1986年對三星堆一、二號祭祀坑的發掘中,出土神樹並非隻有一件,而是估略有6至8件之多。記者4月6日從三星堆博物館獲悉,經國家文物局立項批復,三星堆三號神樹的修復已經啟動並初見成效。35年前出土時的70多截青銅殘件,經文物修復專家預拼接,已重新“生長”。

據介紹,這株神樹在完全修復完成后,將在博物館公開展出,與三星堆鎮館之寶——一號青銅神樹一起,共同展示三星堆時期杰出的藝術創造力。

休眠

出土30余年后才修復

與一、二號神樹造型截然不同

記者在三星堆博物館文物保護中心看到,預拼在一起的三號神樹,主干兩兩纏繞、向天際蔓延生長﹔樹枝分兩層,枝蔓上有密集挂孔,顯示曾經挂有飾件﹔樹頂上,神秘的人首鳥身像展開雙翅、尾翎高高豎起……盡管整件神樹僅有1米左右,但與一、二號神樹截然不同的優美造型,仍然令見多識廣的博物館工作人員贊嘆不已。

1986年,三星堆祭祀坑因當地村民燒磚取土被意外發現,隨即開始搶救性發掘。在二號祭祀坑,出土了多件國寶級文物,其中就包括修復后高達396厘米的一號青銅神樹。而在隨后的發掘整理中,考古人員發現被砍砸埋入祭祀坑的青銅殘件中,還有6至8件神樹。它們看上去似乎造型接近,但以三號神樹為代表的殘件,風格尤為獨特。

三星堆博物館副館長朱亞蓉介紹,一號青銅神樹最大的特點就是體量巨大,尤其枝干一側,有一條龍沿樹而下,似乎借此表達神樹連接天地、溝通人神的世界觀。二號神樹目前僅留一米多高的下半段,底部是山形底座,與一號神樹相似,卻多了跪坐人像,且樹干上伸出的枝條上翹,與一號神樹下垂的樹枝不同。

考古人員在整理這些殘件時,發現有一批神樹的樹干頗為不同。它們並非光滑的一根,而是鑄成了兩兩纏繞的麻花造型。這批殘件多達70余件,標注為三號神樹。

時隔30余年,當一批又一批文物經過修復送入博物館展廳之后,三號神樹的修復也提上日程。三號神樹的殘件相對較多,可以修復出相對完整的神樹,更重要的是,其樹枝形態、樹頂的人首鳥身像相比一號神樹,都十分特別,這說明它是三星堆青銅神樹的另一種造型。

復活

用70多段殘件“拼圖”

讓神樹重新“生長”

2019年,三號神樹的修復獲得了國家文物局劃撥的專項資金,修復正式啟動。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博物館派出文物保護團隊保駕護航。其中,文物拼接修復的工作,主要由三星堆博物館的文物修復專家郭漢中領銜。

首先要完成的任務就是文物“預拼接”,即把70多段殘件,拼出大概的神樹形狀。再用絲線纏繞捆扎、鋼架支撐的方式,讓神樹暫時“站”起來。

郭漢中自有“拼圖”絕招。二號祭祀坑的文物都經過敲砸才填埋,損毀嚴重。預拼接時,郭漢中根據樹枝斷截口細微的區別,找出兩兩相連的殘枝。“如果這兩根樹枝斷截口吻合,說明它們曾連在一起。三號神樹主干纏繞的形態,則上了雙保險。樹枝拼接好后,如果斷面處纏繞的線條沒有錯位,就更能說明拼接成功。”

主樹干就這樣漸漸“長”在了一起,掉落的6根枝椏也分別進行了拼接。盡管還沒有正式拼裝,根據樹枝上的斷截口以及細微處的信息,郭漢中在腦海裡復原出了三號神樹的大致形狀——它的三足底座裝飾了花蕊,底座往上,主樹干共有3根。再往上,最底層的樹枝為單枝﹔而更上一層的樹枝則為雙枝。

在神樹拼接過程中,郭漢中不僅讓兩件獨立的人首鳥身像重新飛上了樹頂,還為它們找到了散落多年的精美尾翎,成為修復過程中的一大驚喜。

三星堆人首鳥身像,當年出土時有兩件已經從神樹上脫落,文物定級時,也單獨被評為國家一級文物。然而,它們和三號神樹樹頂上另一件殘留的人首鳥身像造型非常相似,被學術界一致認為是三號神樹殘件。因此,當分別保存於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以及三星堆博物館的三號神樹殘件終於重新聚首時,郭漢中把兩件人首鳥身像也分別放到了樹頂。毫無意外,它們頓時形成了3個人頭鳥身像身體向外、展翅欲飛、威風凜凜站在神樹花蕊上的造型。

這時郭漢中發現,神樹上已有的人首鳥身像尾翎殘斷,不知缺失部分是什麼造型。他想起三星堆祭祀坑考古報告裡線描了一件鳥形飾,造型和大小與人首鳥身像頗為匹配,於是興沖沖地來到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一大堆鳥形飾殘件中,找到了兩根完整的尾翎。拿回來一拼,果然就可以插在兩件人首鳥身像后面。“原來那件尾翎殘斷的,如今找到參照物,以后也可以照此復原了。”他興奮地說。

身份

或是《山海經》中的扶桑樹

人首鳥身像是神話中的木神句芒

雖然神樹還未完全復原,當年參與祭祀坑發掘的兩位領隊陳德安與陳顯丹已經有了初步論斷,認為“這株神樹,刻畫的應該就是《山海經》裡的扶桑樹”。

陳德安說,《山海經·海外東經》曾記載“湯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裡齒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湯谷,通常認為在東海之東的碧海中,意即在遙遠的東方,太陽棲息的神樹扶桑就生長在那裡。扶桑樹的形狀,漢代文學家東方朔根據記載,在他的《海內十洲記》中這樣寫道:“樹兩兩同根偶生,更相依倚,是以名為扶桑也。”讓人沒想到的是,原以為是神話傳說中的扶桑造型,三星堆的先民們竟然充分發揮藝術想象制作了出來。

“這充分體現了三星堆人對神樹、對太陽的崇拜。”陳顯丹說,三號神樹的大小、造型和一號神樹大不相同,“同時也可以說明三星堆人的神樹不止一種。一號神樹體量巨大,可能放置於固定場所,小的青銅神樹或許就可以靈活移動,在不同的祭祀場所使用。”

那站立在神樹頂端的人首鳥身像又是誰呢?兩位考古專家均認為應該是古代民間神話中的木神句芒(gōu máng)。在神話傳說中,句芒正是人首鳥身,太陽升起的地方和神樹扶桑都歸他管。因此三號神樹上,他站在扶桑之上似乎就順理成章了。

作為當年祭祀坑發掘的親歷者,陳顯丹期待著三號神樹最終的復原。他告訴記者,三號神樹的樹干上,殘留著包裹的金箔﹔祭祀坑出土的殘件中,有一些3個一組的小果實也包有金箔,此外還有一些金牙璋、金魚之類的小件。三號神樹的樹枝上殘留有一排排挂孔,還有一個殘留挂鉤,那麼,這些金飾是否就是神樹上散落的裝飾物?如果是,那麼三號神樹則將以精美取勝。

在沒有確切信息前,文物修復專家當然不可能隨便把這些金飾挂到神樹上。但在三維電腦模型上,他們計劃嘗試把這些配飾“挂”上去。三星堆博物館陳列保管部主任余健表示,“我們希望通過更直觀、鮮活的方式吸引公眾加深對文物的了解。”(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吳曉鈴)

(責編:羅昱、章華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