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賽季中超聯賽4月開啟,多家俱樂部更換運營模式

足球新賽季 踏上新起點

本報記者  陳晨曦

2021年04月01日06:4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隨著中國足協3月29日正式對外公布2021賽季中超、中甲、中乙三級職業聯賽俱樂部准入名單,新一季中國足球職業聯賽的輪廓也以比較完整、清晰的形式呈現在廣大球迷面前。

  毫無疑問,中國職業足球深化改革之路,正面臨持續前進的挑戰和機遇。如何走出一條健康、可持續的發展之路,無論是已經塵埃落定的俱樂部限投限薪、名稱中性化等措施,還是要以更大勇氣推進的俱樂部股權多元化工作,都令計劃於4月開啟的2021賽季中超更值得期待,也讓新一季中國職業足球更富“開拓感”。

  推進職業足球俱樂部股權結構多元化工作,是大勢所趨

  在新賽季中超聯賽的准入名單中,上賽季冠軍江蘇蘇寧隊的身影已經無從尋覓,不免令人扼腕嘆息﹔一度瀕臨解散的天津津門虎俱樂部獲得資格繼續征戰中超,又讓很多球迷感到欣慰。

  江蘇蘇寧隊退出職業聯賽序列,與其母公司因自身經營問題進行內部調整有直接關系,這也再度暴露出一個問題:一家企業控制球隊的單一股東結構存在較大風險,一旦母公司出現調整或意外,就意味著一支職業足球隊很大可能從聯賽的陣容中消失。代價過於昂貴,對球隊所在地的足球生態也會產生較大影響。

  毋庸置疑,中國足球聯賽的職業化基礎依然需要繼續加固,不少俱樂部的生存狀態依然需要繼續改善。在去除“金元足球”的“虛火”之后,聯賽更需要俱樂部加強“自身造血功能”,從而在可持續發展上有所建樹。當此之時,推進職業俱樂部股權結構多元化改革,是大勢所趨。

  2015年出台的《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中,早已明確:“優化俱樂部股權結構。實行政府、企業、個人多元投資,鼓勵俱樂部所在地政府以足球場館等資源投資入股,形成合理的投資來源結構,推動實現俱樂部的地域化,鼓勵具備條件的俱樂部逐步實現名稱的非企業化。完善俱樂部法人治理結構,加快現代企業制度建設,立足長遠,系統規劃,努力打造百年俱樂部。”相比單一企業股權,股權結構多元化被認為更加有利於俱樂部規避母公司的企業經營風險。唯有保持球隊的長期穩定,打造中國足球“百年老店”的願景才不會成為一句空談。

  新賽季,多家俱樂部已積極引入多方力量,共同投入、運營

  即將開啟的2021賽季中國足球三級職業聯賽,將有河南嵩山龍門、山東泰山、浙江、滄州雄獅、昆山FC等多家俱樂部,以股權多元化或混合所有制的方式運營,河北足球俱樂部也在與唐山文旅進行接觸,有望引進新的股東。通過引入政府、企業等多方力量,共同投入、共同運營,完善俱樂部法人治理結構、加快現代企業制度建設,職業足球俱樂部方能立足長遠,為發展打下堅實基礎。

  據了解,天津津門虎俱樂部也把混合所有制股權改革作為俱樂部未來的目標。本賽季,球隊將以天津體育局和足協暫時托管的形式征戰中超賽場,通過引進新的資金介入,將最終優化俱樂部的股權結構,實現政府、企業、個人多元投資。

  3月8日,中甲昆山FC俱樂部進行股權變更,昆山文商旅原持有的100%股權隻保留35.66%,此前對球隊進行運營管理的常奧體育等多家企業入股。常奧體育總裁陶婷婷說:“越來越多不同背景的企業參與到俱樂部投資運營管理中,聯賽和球隊都會因此增加收益,從而更加穩定。接下來,球隊應該充分挖掘所在城市屬性,讓球隊根植於城市之中。我們隊的遠景規劃既要符合昆山體育產業的總體規劃,也要與城市體育發展協同。”

  日本東京FC俱樂部計劃部部長小林伸樹兩年前造訪中國,曾向記者介紹過這家日本J聯賽俱樂部當時的股權結構和運營情況:俱樂部股東竟達到372家﹔每年淨收入約為3億元人民幣、無負債﹔球員支出嚴格控制在總支出的30%以內……對此,滄州雄獅俱樂部負責人認為:“中國職業俱樂部的股權模式不可能完全照搬國外,我們更希望探索一條符合中國國情的俱樂部股權多元化改革道路。我們的願景是做城市足球、群眾足球和綠色足球的百年俱樂部,而現在規劃設計的多元化股權結構,恰好可以完美支撐我們的願景。”

  實現良性運營,要將目光投向市場,更加關注球迷的感受

  新賽季,滄州雄獅俱樂部將由永昌集團與滄州建投集團成立的合資公司運營,股權結構將在足協政策許可時進行相應變更。同時,俱樂部還計劃將部分股權進行釋放,形成“核心股東+眾多小股東參股”的模式。核心股東主要包括滄州本地大型企業,主導俱樂部的運營。眾多小股東將包括熱愛足球的滄州區縣企業、產業鏈相關企業、球迷協會以及持續購買年票的家庭或個人。

  足球領域深化改革已到“深水區”,健康、可持續發展成為各方共識。“限薪限投”為俱樂部大幅減壓,名稱中性化讓更多元的資本入股俱樂部成為可能。據悉,一些地方已經採取了更具前瞻性的措施介入職業足球﹔新賽季將負責聯賽運營的職業聯盟已經在版權和商務開發方面採取了更為務實的態度……

  “在調整股權結構之后,俱樂部或許在短時間內會遇到一些困難,這是由球隊所處的聯賽等級和市場體量決定的。但隨著逐步落實各項政策,降低球隊運營成本,俱樂部會慢慢進入良性循環,在市場上獲得收益的能力會增強,從而達到增強‘自我造血能力’的目標。”昆山俱樂部的想法,代表了相當一部分俱樂部的感受。在這個過程中,明確政府、企業以及社會多方在俱樂部發展中所應擔負的責任、彼此的位置界定,同樣是深化足球改革的一道必答題。而足球作為一項社會事業和一種公共產品,政府以不同的方式積極引導、扶持和參與,也是一個地區足球事業發展不可或缺的力量。

  與此同時,中國足球人也應清醒認識到:股權多元化是落實足改方案的具體體現,既要將國際經驗與具體國情相結合,又要把握足球作為社會事業、體育產業的多重屬性。多元化股權結構建立以后,球隊將不再成為某家企業的“廣告牌”,要想更進一步,實現良性運營,要將目光投向市場,更加關注球迷的感受。盈利不是職業聯賽存在的唯一目的,如何營造有城市特色的足球文化、如何服務球迷、如何呈現精彩的賽事,是值得每一位足球管理者和從業者認真思考的問題。

  中國足球,此時更需要“慢工出細活”,讓足球氛圍和足球文化足夠濃郁,繼續推進職業化進程、繼續增強青訓根基,職業聯賽的運營者更要有不著急、不功利的心態。希望在多年以后回看2021賽季,可以將之視作中國足球職業聯賽穩健前行的新起點。


  《 人民日報 》( 2021年04月01日 15 版)
(責編:李強強、章華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