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科技“喚醒”故宮200余歲貼落

2021年03月30日09:06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現代科技“喚醒”故宮200余歲貼落

昨天,在故宮博物院文保科技部書畫修復室,修復如新的巨幅古畫《蔣懋德畫山水圖貼落》亮相。北京日報記者 和冠欣攝

200多年前,乾隆皇帝在自己精心設計的符望閣內添了一幅巨型貼落,4米多高、近3米寬的牆面有一幅錯落有致的青綠山水﹔200多年后的今天,故宮博物院的匠人們用最穩妥的科技手段為這件《蔣懋德畫山水圖貼落》全方位體檢,量身設計修復方案,用傳統手藝撫平折痕。

昨天,故宮文保科技部修復室裡,青山綠水半卷展示。故宮博物院副院長趙國英介紹,5月18日,首都博物館將推出《萬年永寶——中國館藏文物保護成果展》,屆時觀眾可一睹這件文物的全貌。這是該院首次將尺幅如此巨大、病害情況如此嚴重的一件書畫類文物進行精心修復。

用“光”揭秘貼落行蹤

符望閣位於故宮東北部非開放區域,樓內以各種不同類型的裝修巧妙地分隔空間,穿門越檻之際,往往迷失方向,故有“迷樓”之稱。《蔣懋德畫山水圖貼落》曾是符望閣內一面“牆紙”。修復前,它已傷痕累累。故宮博物院修復組組長楊澤華說,貼落一直折疊存放,因為尺幅太大,絹質糟朽、缺失嚴重,修復師也不敢輕易打開,一碰就掉渣,渾身上下至少十幾道折痕,還出現了斷裂、空鼓、起翹、缺失等病害。

為了盡可能恢復原貌,修復人員引入一系列科學設備進行“問診”。比如經過透光拍攝,可以清晰地看到貼落背襯裡有三處題簽﹔再詳細比對題簽的書法,發現其結字、用筆等手法皆不相同,並非一人所書。足有成人巴掌大的題簽揭秘了貼落的行蹤秘密:該畫作於清末就從牆壁上揭下並卷折存放多年,導致畫作出現斷裂等嚴重病害。

“左輪手槍”還原畫家筆觸

在修復室,多光譜成像設備被修復師們戲稱為“左輪手槍”——通過八濾波片輪轉拍攝文物,讓現代修復師與古代畫家隔空對話成為可能。

故宮文保科技部副主任雷勇展示了三張圖,每張都使用不同波長的光拍攝。“你看,可見光波長下,可以清晰地看到深淺不同的樹葉效果,但是在950納米波長下,淺色的樹葉就消失了。”這說明畫家描繪淺色的樹葉主要用了靛藍染料,深色的樹葉其實用的墨色,這些細節會給后期全色修復時提供參考。

“通過紅外成像技術,在近紅外波段下可以清楚地觀察到貼落畫中碳墨線條分布的情況,相當於看到了畫家最初的底稿,看清了顏料下掩藏的一些細節。”楊澤華說。

5月到首博可逛“迷樓”

如今,巨幅貼落修復完成,正在為200余年來首次出宮做最后准備。“展覽結束后,回到故宮會繼續展出。但由於歷史原因,符望閣裡的格局已發生變化,這件貼落不能回到原處了。”楊澤華笑著介紹。

“在虛擬空間,它還可以‘回家’。”故宮資料信息部主任蘇怡接過話茬兒,“我們復建了一座虛擬的符望閣,觀眾不僅可以走近觀賞這件貼落,還可以了解‘喚醒’文物的全過程。預計5月,觀眾在首博就能走進這座‘迷樓’。”

新聞現場

“耐下心,追求更完美”

“科技手段讓修復更精准更完美,但修復的過程依舊需要耐下性子,不急不躁。”在修復室裡,剛修復完成的《蔣懋德畫山水圖貼落》被挂在架子上展示,故宮博物院修復組組長楊澤華湊近畫,不時點評細節,“點點滴滴都是課題,值得仔細琢磨。”

“這件貼落是近年來故宮修復貼落中最大尺幅的一件。”楊澤華說,修復保護難度因此倍增,特別考驗修復人員揭畫心、全色時的耐力。“沒有捷徑,就是一點點的修。”故宮博物院紀委書記羅先良說,這次修復工作,是“文化+科技”的文保理念的具體體現,也是現代文物保護和展示工作的一次經典范例。未來,這樣喚醒文物的過程將成為故宮的常態。(北京日報記者 劉冕 崔樂)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