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隊收獲一枚世錦賽銀牌,暫獲五張冬奧會門票

花樣滑冰 砥礪走過低谷(走向冬奧)

本報記者  季  芳

2021年03月29日09:2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當地時間3月27日,在瑞典斯德哥爾摩舉辦的2021年花樣滑冰世錦賽結束了最后一個項目冰舞自由舞的爭奪,中國組合王詩玥/柳鑫宇以總分182.90分排名第十三。在本屆世錦賽上,隋文靜/韓聰為中國隊獲得一枚雙人滑銀牌,這也是兩人的第五枚世錦賽獎牌。

在花樣滑冰世錦賽上,中國隊收獲一枚雙人滑銀牌,在北京冬奧會參賽資格的競爭中,中國選手暫時獲得5個席位。過去一年多,賽事“空檔期”較長,對於世界花滑選手都堪稱“艱難”。如何保持好狀態、增強競爭力,值得總結和思考。下半年的霧迪杯還將作為落選賽決定余下冬奧會參賽資格的歸屬,中國隊需要繼續砥礪前行。

本屆花滑世錦賽也是2022年北京冬奧會資格賽,各隊均派出了一線陣容參加。面對激烈競爭,中國隊此次略顯“儲備”不足,在冬奧會參賽資格的競爭中,共拿到雙人滑2個(對)名額,男單、女單和冰舞各1個(對)名額。冬奧備戰即將進入“沖刺”階段,這場“摸底測試”值得好好總結。

本次賽場表現難稱完美

中國隊在雙人滑項目上依然具備較強的競爭力,此次派出的兩對組合分列第二和第五,拿到了兩對北京冬奧會參賽席位。

本屆世錦賽,是隋文靜/韓聰的賽季首秀。中國組合因傷病原因,此前有一年多未在正式比賽中亮相,尚未處於最佳的競技狀態。去年4月,韓聰進行了髖部手術,隨后便經歷了較長的康復期,直到今年1月,兩人才正式恢復冰上合練。

“我們在場上做到了目前的最好表現。”隋文靜說。比賽中,中國組合整體發揮穩定,以總分225.71分獲得銀牌,落后冠軍得主、俄羅斯組合米什娜/加利亞莫夫僅1.88分。這枚世錦賽銀牌,讓兩人重拾信心。韓聰賽后說,目前狀態大概恢復了七八成,接下來還需要時間繼續提升水平。

事實上,進入北京冬奧會周期后,隋文靜/韓聰曾幾度經受傷病困擾。在韓聰康復期間,為了不讓動作生疏,隋文靜曾隨隊到三亞集訓,還需要借助其他男隊員進行雙人滑訓練。好在面對傷病,兩人始終保持著積極心態。避免傷病,保持健康,保証系統訓練,提高競技水平,成為這對中國組合早已達成的默契和接下來要專注的課題。

另一對中國雙人滑組合彭程/金楊此次排名第五,兩人在前半個賽季精心打磨的跳躍技術曾幫助他們在花滑中國杯比賽上取得佳績,但此次在世錦賽賽場上卻出現失誤,好在他們及時穩住了陣腳。就目前表現看,彭程/金楊依然穩居世界一流行列。中國冰舞組合王詩玥/柳鑫宇為中國隊拿到一張冬奧會冰舞門票。

此次男、女單人滑比賽,中國隊的表現並不理想。閆涵和金博洋分獲男單第十三和第二十二,僅收獲一張冬奧會男單入場券。曾以出色的跳躍能力奪得一枚銅牌、刷新中國男單世錦賽紀錄的金博洋,此次出現了較多失誤,連續出現跳躍問題,最終總得分199.15分,遠不及正常水准。女單小將陳虹伊則以總分162.79分排名第二十一位,為中國隊贏得一張冬奧會女單門票。

競爭對手近年強勢崛起

2018年平昌冬奧會后,隨著老對手逐漸淡出賽場,隋文靜/韓聰一度成為雙人滑賽場上“一枝獨秀”的存在,在世錦賽、四大洲賽、大獎賽總決賽等重大世界比賽中幾乎實現對金牌的包攬。然而,本屆世錦賽上,俄羅斯選手強勢崛起,為這對中國組合帶來了新挑戰。

在世錦賽雙人滑前五名中,俄羅斯組合佔了3席。冠軍被俄羅斯選手米什娜/加利亞莫夫獲得,這對平均年齡剛滿20歲的組合首次登上世錦賽舞台就拿下金牌。他們的短節目排名第三,自由滑以近乎完美的表現,獲得了150.80分的全場最高分,最終以總分227.59分反超其他對手,同時也創下了自己職業生涯的得分新高。

在女單項目上,俄羅斯隊同樣顯示出整體優勢。近幾年優秀年輕選手接連涌現,如平昌冬奧會冠軍扎吉托娃、兩屆世錦賽冠軍梅德韋杰娃等,顯示出隊伍的人才厚度。本屆世錦賽,俄羅斯隊展示出超強的整體實力,包攬了女單前三名。剛滿17歲的謝爾巴科娃用一枚世錦賽金牌為自己送上了生日大禮。她以刷新個人紀錄的81.00分在短節目比賽中拔得頭籌,而后又在自由滑比賽滑出了152.17分的高分,毫無懸念地獲得金牌。另一位俄羅斯名將、2015年世錦賽冠軍圖克塔米舍娃獲得亞軍,年僅16歲的俄羅斯小將特魯索娃獲得銅牌。

男單賽場,競爭依舊激烈,除了難度不斷升級,在完成質量和藝術表現力方面的要求也近乎苛刻。美國選手陳巍在短節目排名第三的情況下,自由滑“孤注一擲”地完成了5個四周跳的超高難度動作,最終以總分320.88分反超奪冠,從而達成世錦賽男單三連冠。日本男單選手則在四強中佔3席,奪得了3張冬奧會男單門票。17歲的日本小將健山優真此次“橫空出世”,不僅在自己的首屆世錦賽上就摘得銀牌,更力壓兩屆冬奧會冠軍、日本名將羽生結弦,展示出了不俗的實力,也讓擁有羽生結弦、宇野昌磨等好手的日本隊更具競爭力。

剩余冬奧資格仍需競爭

本屆世錦賽出於疫情防控考慮,賽事組織與以往有很大不同。比如,賽事按照“比賽泡泡”概念,嚴格限定參賽人數,並對參加人員進行分級管理。此外,比賽空場進行,以往的“娃娃雨”不再出現,為了盡可能減少人際接觸,頒獎環節不設嘉賓,選手“自助”頒獎。

除了傳統辦賽模式的改變,運動員的訓練備戰也遭遇新挑戰。從去年年初開始,多項花樣滑冰國際大賽“停擺”,在較長的賽事“空檔期”,讓想要保持良好競技狀態的選手們遭遇更多困難。

王詩玥/柳鑫宇在平昌冬奧會后便遠赴加拿大進行訓練,進步明顯。但受疫情影響,中國組合改變了訓練計劃,回到北京進行封閉訓練,同時接受加拿大教練的遠程指導。這對於需要精雕細琢的冰舞項目,無疑會產生一定影響。

改變或許還將持續一段時間。從本屆世錦賽來看,不少選手狀態有起伏,訓練水准參差不齊。“在如此艱難的賽季,我們依舊能完成備戰並參賽,已經是非常難得的經歷。”中國選手金楊說。花樣滑冰格局的變化及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為中國花滑備戰帶來新挑戰。從本次世錦賽表現看,要適應新形勢,中國隊還要繼續砥礪前行。

根據規則,冬奧會上每支代表隊、每個項目最多有3個(對)選手參賽。今年下半年的霧迪杯將作為落選賽決定余下冬奧會參賽資格的歸屬,中國選手仍有機會。本屆世錦賽如同一次“摸底測試”,讓隊伍及時看清形勢、查找問題、總結經驗,這或許將帶來一個新開始。

《 人民日報 》(2021年03月29日 14 版)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