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劇入耳 曲藝聲聲 成都老街深處 穿越百年的文藝時光

2021年03月26日07:44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成都老街深處 穿越百年的文藝時光

  3月3日,成都市委社治委、成都市委宣傳部聯合公布了第一批成都市社區美空間名單。首批入選的社區美空間中,有圖書館、博物館、美術館等文化體驗類場所。

  成都的文藝范兒自古即濃。去“戲窩子”喝茶看戲、到老書店裡尋寶“古籍”、坐在西式建筑風格的電影院看一場電影……在成都圖書館的《老成都影像館數據庫》裡,老成都的文藝生活在老建筑裡繁蕪生長。在華興街,誕生了川劇的“戲窩子”悅來茶園,“群英薈萃,名角如雲”的川劇大本營名噪一時。與之相鄰的總府路,是當代成都曲藝的搖籃,說相聲的婁外樓、戴質齋,唱京韻大鼓和北京單弦的蓋蘭芳等,都曾長期在這裡演出。依偎著總府路,有著“成都第一路”的春熙路坐擁城市繁華,在商貿繁盛的同時,還收攬了一批文化單位,吸引著文藝愛好者打卡交流。三條有著各自命運的街道,在時光的潮流中,向人們輕訴著蓉城老街深處的文藝情懷……

  春熙路 坐擁繁華文藝地標

  被人們稱為“成都第一路”的春熙路,是成都市最早修建的新式街道,也是民國后成都市商業最繁華的街道。

  今天的春熙路,包括春熙路北段、春熙路南段、春熙路東段、春熙路西段四條街道。然而在民國初年,這裡隻有清代的按察使衙門(簡稱為“臬台”)、民房與空地。直到1924年,為了連接清代最繁華的東大街與清末總府街上新建的商貿娛樂中心——商業場,當時的四川省軍政長官楊森決定修建春熙路,方便市民的同時,也讓長期荒廢的臬台衙門一帶得到統一規劃。

  從1924年5月動工,隻用了不到4個月就基本建成。當時著名的學者江子虞從《老子》的“眾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取意,將其命名為“春熙路”。巴蜀民俗專家袁庭棟表示,春熙路還開了一個先例,即成都第一條以“路”命名的街道。

  在《老成都影像館數據庫》裡,讀者可以一睹20世紀初剛建成不久的春熙路北段。街面上,西式建筑和中式建筑混搭,黃包車和行人並行,路邊二樓建筑裡空蕩蕩的,遠不是今天這番商家匯聚之景。

  不過,春熙路發展很快。據1934年的統計,春熙路共有商家157戶。包括重慶銀行分行、農民銀行成都分行、浙商寶成銀樓、鳳祥銀樓等。成都最早使用霓虹燈做店招、最早使用擴音喇叭的協和鐘表行也坐落於此。

  除了是商業地標,春熙路還是成都的文化地標。民國時期,曾匯聚了成都本地的第一大報館新新新聞社,以及新中國日報社等,還有商務印書館、中華書局、世界書局、正中書局、東亞圖書公司、廣益書局,以及專門出售地圖與地球儀的亞新地學社。改革開放之后,在今天中山廣場的位置,還保留著兩幢獨立的三層樓房。

  “在民國時期,南邊的一幢是中華書局和四明銀行,北邊的一幢是廣益書局和茂昌眼鏡行。在當年這個黃金口岸之上,四家經營實體中竟然有兩家書店,這應當是成都文化氛圍濃厚的一個最佳寫照。”袁庭棟至今記得,新中國成立以后,南邊的樓房是成都古籍書店,著名學者與版本學家俞守己曾經長期擔任經理。

  如今,春熙路依然活力滿滿,新型消費業態匯聚,點都德、樂樂茶等網紅餐飲門店遍布,5G智慧視頻商圈、黑匣子玩咖、裸眼3D等體驗式業態引領時尚風潮。去年,春熙路商圈還入選中國旅游研究院發布的“2020游客喜愛的十大夜商圈”。

  總府路 當代成都曲藝的﹃搖籃﹄

  明代時,四川都指揮使司,又稱“總府”,其所在的那條街就稱為總府街。1958年擴建改造東風路以后,原總府街的東邊部分成為東風路一段,今天則是蜀都大道總府路東段。

  在《老成都影像館數據庫》裡,人們仍可以看見民國時期總府街的身影。兩層高的建筑一字排開,其中,一個西式建筑風格的門口,黑壓壓的人頭一片,這就是當時的智育電影院。

  智育電影院,1926年由幾位曾經留學法國的新派青年發起集資,將群仙茶園改建而成,既放電影,也演戲劇。抗日戰爭時期,很多著名的文藝界人士來到成都,在此舉辦過很多文藝活動。以著名的“左聯”領導人、中共黨員陽翰笙為首,以著名演員白楊、趙慧琛、路曦、吳茵、謝添、施超等為主的“上海影人劇團”在成都演出的主要場地,就是智育電影院。在這裡上演的《沈陽之夜》《流民三千萬》《漢奸》《雷雨》《日出》等話劇,都曾轟動一時。劇團一度改名為成都劇社,並與入川的上海業余影人協會合作演出了《民族萬歲》《鳳凰城》《太平天國》《欽差大臣》等話劇,成為當時全國最高水平的話劇團。不過,新中國成立以后,智育電影院隻演電影,直到紅旗劇場建成。

  老總府街的南側,春熙路北口以西幾十米的地方,在十幾年前還是成都市群眾藝術館與成都市曲藝團的所在地。早在1951年底,這裡成立了成都實驗書場,1978年改名為成都市曲藝團。作為成都曲藝界各個曲種代表人物的一批表演藝術家,如唱揚琴的李德才、卓琴痴、葉南章、張大章、洪鳳慈,唱清音的李月秋,打金錢板的鄒忠新,唱竹琴的裴墨痕、楊慶文,說相書的曾炳昆,說相聲的婁外樓與戴質齋,唱京韻大鼓和北京單弦的蓋蘭芳等,都曾經長期在這裡演出。在很多文化人心中,這裡也成了當代成都曲藝的“搖籃”。

  如今行走在總府路上,兩邊高樓林立,難尋曲藝之聲。不過,關於曲藝的記憶仍然留存在不少老成都人心裡。袁庭棟提到,民國時期成都各茶館的曲藝演出都是“單打一”,即唱揚琴的隻唱揚琴,說評書的隻說評書。第一次把多種曲藝形式集中到一家茶館演出的,也是在總府路上,就是於1942年到1947年開辦在智育電影院對門的新世界茶廳。這裡把當時群眾喜愛的曲藝如揚琴、竹琴、雙簧、大鼓、相書藝人都請來演出,每天午晚兩場,到了演出時間(當時叫作書場)就停賣閑茶,同時允許不買茶者站著聽,生意興隆。

  華興街 川劇﹃戲窩子﹄興起於此

  若要講述川劇發展蝶變,華興正街必定是繞不開的所在。這條街為人們所熟知於清末,主要原因就是其載滿川劇故事。袁庭棟說,華興正街上原來有一座不大的廟宇叫老廟,是清代乾隆末年杰出藝人魏長生籌資所建,廟中供奉著古時梨園行的行業神老郎,又稱“李二郎”。

  1905年,由四川勸業道總辦周善培發起,成都著名企業家樊孔周創立官商合辦的悅來公司,在老廟修建戲園,並從《論語·子路》“近者悅,遠者來”中取名為“悅來茶園”。因為當時沒有戲園或劇場這類名稱,看戲者常邊看戲邊品茶,所以名為“茶園”。悅來茶園於1908年正式開業。

  在這裡看戲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著名文人劉師亮在《竹枝詞》中道出其中愜意:“悅來茶園亦戲園,緊鑼密鼓鬧翻天。喝茶看戲嗑瓜子,個個都是小神仙。”

  作為成都近代文化史上第一個大型的、正規的劇場,在這裡演出的都是當時最著名的川劇戲班。著名文學家郭沫若在自傳《少年時代》裡追憶道:“成都最首出的新式戲園,名‘悅來茶園’,是採取官商合辦的有限公司制度。那兒初唱的川戲是所謂‘改良川戲’,自行召集了一批孩子來教練,很有些像日本的‘帝國劇場’。”

  1910年,以周善培為首成立戲曲改良公會,全方位進行川劇的改良工作,並將戲曲改良公會設在悅來茶園。高歌猛進的川劇,迎來高光時刻。1912年,以有“康聖人”之稱的川劇界領袖康芷林為首,以著名的川劇演員蕭楷成、唐廣體、楊素蘭等為主,在悅來茶園成立由8個戲班聯合組建的成都三慶會劇社(簡稱“三慶會”),並長期以悅來茶園為演出基地。后來又陸續有其他戲班加入,使三慶會和長樂班、宴樂班、翠華班、賓樂班等齊名,一躍為當時十大名班,並共同組建了“群英薈萃,名角如雲”的川劇大本營,悅來茶園成了全川公認的集演出、教育、研究三位一體的“戲窩子”,這也標志著以“五腔共和”為主要特點的近代川劇形成。

  抗日戰爭爆發后,由三慶會發起,成都全體川劇與京劇演員於1938年10月成立支援抗戰的京川戲劇業演員協會,也是設在悅來茶園。悅來茶園與三慶會使華興街成為當時成都的文化娛樂中心。

  如今,在《老成都影像館數據庫》人們仍可以尋覓到民國初年的悅來茶園。戲台上雕梁畫棟,都化作一聲歷史的輕喃,悄然拂過耳畔……

  悅來茶園1954年改建為錦江劇場,與“三慶會”一脈相承的成都市川劇院長期設在此處。1997年這裡建立了成都市川劇藝術中心和川劇博物館,幾經改造,成都市川劇藝術中心落成於此。去年3月,川劇藝術中心再次升級改造,這個有百年歷史的川劇“戲窩子”以全新姿態,繼續展現著獨特魅力。(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邊鈺)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