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遺址考古新發現 已出土重要文物500余件

2021年03月20日11:55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人民網成都3月20日電 (楊雪梅、王明峰、宋豪新、李平、王波、王凡)懸臥在升降架上的考古人員一邊細致地為坑道裡的象牙做著標記,一邊用相機記錄象牙上細微的紋飾……3月19日,四川廣漢,在三星堆新發掘的“祭祀坑”裡,大批考古人員正在為文物出土做最后的准備。

3月19日,三星堆考古大棚內,考古人員正拍攝坑道中的象牙。人民網 王波攝

3月19日,三星堆考古大棚內,考古人員正清理坑道中的金箔。人民網 王波攝

3月19日,三星堆考古大棚內,考古人員拍攝新發現的青銅器。人民網 王波攝

3月19日,三星堆考古大棚內,考古人員正在清理坑道。人民網 王波攝

3月20日,“考古中國”重大項目工作進展會在四川省成都市召開。會上通報了四川廣漢三星堆遺址重要考古發現與研究成果。

2019年11月至2020年5月,三星堆遺址新發現6座“祭祀坑”。“祭祀坑”平面均為長方形,規模在3.5-19平方米之間。目前,3、4、5、6號坑內已發掘至器物層,7號和8號坑正在發掘坑內填土。現已出土金面具殘片、鳥型金飾片、金箔、眼部有彩繪銅頭像、巨青銅面具、青銅神樹、象牙、精美牙雕殘件、玉琮、玉石器等重要文物500余件。

三星堆遺址祭祀區“祭祀坑”布局位置圖。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圖為新發現的青銅器。人民網 王波攝

圖為新發現的青銅器。人民網 王波攝

圖為新發現的有燒灼痕跡的象牙。人民網 王波攝

考古學家、發掘顧問陳顯丹說,新發現的6個坑與1、2號坑都是東北——西南向,長方形,豎穴土坑,但坑形大小不同,有淺有深、有大有小﹔出土的文物種類大致相同,但也有新的器形出現。此外,不同的坑出土的文物也各有側重。5號坑小型器物多一些﹔4號坑象牙多一些﹔3號坑大型青銅器比較多,既有顯示與中原類似、密切的青銅器,也有屬於古蜀國吸收創新的禮器、神器。

3號坑器物露頭。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5號坑象牙雕刻殘片。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據介紹,此次考古發掘工作秉持“課題預設、保護同步、多學科融合、多團隊合作”的理念,協調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學、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等國內多家科研機構和高校參與,形成考古、保護與研究聯合團隊。考古工作者充分運用現代科技手段,建設考古發掘艙、集成發掘平台、多功能發掘操作系統,在多學科、多機構的專業團隊支撐下,構成了傳統考古、實驗室考古、科技考古、文物保護深度融合的工作模式,實現了考古發掘、系統科學研究與現場及時有效的保護相結合,確保了考古工作高質量與高水平。

三星堆遺址考古新發現進一步展示了三星堆遺址和三星堆文化的豐富內涵,有助於推動三星堆文化研究深入開展。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遺址工作站站長雷雨表示,目前考古証實6個坑的年代有差異,隨著研究的深入,考古學家們對於三星堆祭祀區的性質將會有新的認識。

圖為三星堆新發掘的“祭祀坑”考古大棚。人民網 王波攝

三星堆遺址位於四川省廣漢市三星堆鎮,成都平原北部沱江支流湔江(鴨子河)南岸。遺址分布面積約12平方公裡,核心區域為三星堆古城,面積約3.6平方公裡,是四川盆地目前發現夏商時期規模最大、等級最高的中心性遺址。

遺址發現於20世紀20年代末。新中國成立后,四川省文物部門重新啟動三星堆遺址考古工作。1986年,發現1、2號“祭祀坑”,出土青銅神像、青銅人像、青銅神樹、金面罩、金杖、大玉璋、象牙等珍貴文物千余件,多數文物前所未見,揭示了一種全新的青銅文化面貌。1987年,考古工作者提出“三星堆文化”命名,推斷其年代相當於夏代晚期至商周之際。1988年,三星堆遺址由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20世紀80年代至今,四川省開展大規模調查勘探和發掘工作,陸續發現三星堆古城、月亮灣小城、倉包包小城、青關山大型建筑基址、仁勝村墓地等重要遺跡,不斷明確三星堆遺址分布范圍、結構布局。同時,考古工作者陸續在成都平原、重慶涪陵長江沿岸、嘉陵江流域、涪江流域、大渡河流域發現三星堆文化相關遺址,逐步廓清了三星堆文化分布范圍,也揭示了三星堆文化與中原地區夏商文化的密切關系。此外,考古工作者在成都平原發現以寶墩遺址、郫縣古城遺址、魚鳧村遺址、芒城遺址、雙河遺址、紫竹遺址等8處長江上游新石器時代寶墩文化城址,以及十二橋遺址、金沙遺址等成都平原商周時期重要城址,逐步探明三星堆文化源流。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