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重刷題、評價重考試,校外培訓質量參差不齊——

這是教知識,還是教套路(會后探落實·四問校外培訓②)

本報記者  吳  月

2021年03月19日08:1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當下的校外培訓市場,不同程度地存在應試、超標、超前培訓等問題。“唯分數論”的教學方法、包裝出來的名校師資……種種套路,讓培訓內容偏離了教育的目標。培訓機構應當回歸教育的專業性,將注意力從關注分數的“一時之得”,轉移到學生的健康成長。

  

  “找一線名師,學解題大招”“哈佛北大清華名校背景師資,教學質量有保障”“獨家大招,秒殺重點題型”……在不少校外培訓機構的廣告語上,優質師資和優質教學是招徠家長和學生的“法寶”。然而,不少學者和家長表示,一些校外培訓機構將教育引向了商業化,教學重套路、學習重刷題、評價重考試。

  超標應試不可取

  “我去聽了幾節語數英體驗課,發現有的校外培訓機構很強調應試和做題技巧。我擔心孩子隻能學會套公式,學不會獨立思考。”最近,山東省青島市的姜女士考察了幾家校外培訓機構,結果卻有些失望,“隻掌握所謂解題的思路或套路,真的對孩子掌握知識、提升能力有幫助嗎?”

  國務院辦公廳《關於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明確,堅決禁止應試、超標、超前培訓等行為,但放眼當下的教育培訓市場,這些問題仍然不同程度存在。甚至有部分培訓機構准備兩套講義與教案,備案一套、上課一套,應付檢查一套、實質授課一套,超前超標培訓等問題未能根本解決。

  有一線教師反映,部分輔導機構隻用二三十天的假期就教完三四門學科一學期的課程。“有的學生寒暑假期間在校外上‘預科班’,提前學下學期的課程。然而,一些學生學到的不過是‘夾生飯’,並沒有真正理解知識,反而消磨了興趣。”深圳實驗學校光明部教師孫棟梁說。

  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副教授張羽研究發現,一些校外輔導班的培訓內容比小學教材超前不少,違背認知發展客觀規律,傷害學生的創造力和探究能力,在培養學生思維能力方面沒有正面作用,甚至影響學生的自信心和學習自主性。

  還有部分培訓機構宣稱具有“專業的教研體系”“好成績源自好方法”,但觀察多家機構的培訓大綱發現,所謂的專業教學方法,多是“考點題型精准把握”“10秒解題,秒出答案”,應試指向十分明確。一些機構強調人工智能助力教學,宣傳先進的技術手段,但產品的內核依然是解題與分數,而非能力與素養。

  例如,數學本應鍛煉思維,有機構卻將初中數學總結為985個知識點、196個“口訣”﹔作文本應表達真實情感,有機構卻將作文分為16類,每類都有模板﹔思政課本應引導學生樹立正確的價值觀,有機構卻將高中政治總結為430個必考知識點、150多個“大招”……

  採訪中,很多專家表示,一些校外培訓機構的培訓內容偏離了教育的目標,消解了教育的價值。在強調核心素養養成、發展素質教育的背景下,培訓機構在學校教育體系之外“自成體系”,造成了校內減負、校外增負現象的發生,加重了學生負擔。

  包裝“名師”令人憂

  教師是教育工作的中堅力量,教學的成效取決於師資力量與教學理念。校外培訓亂象背后,一個重要原因是不專業的從業者、良莠不齊的培訓人員。

  “萬中選一好老師”“清北一線名師教”“老師90%以上畢業於重點高校及師范院校”……很多培訓機構在廣告中強調師資的名校背景,而對好教師的定義,大多是畢業於名校、“深諳各類型考試的命題規律和方向”。

  然而,不少學生反映,一些培訓機構的師資並沒有宣傳中的質量高。家住吉林省吉林市的高三學生王同學曾在一家線上培訓機構學習物理和數學,他說,機構為了讓自己續報課程,總是聲稱有好的師資,但實際上課卻以各種理由更換老師。

  “機構最喜歡宣傳的就是老師光鮮的履歷,例如畢業學校、高考成績。”畢業於北京市海澱區某知名高校的董先生讀研期間曾在某培訓機構兼職,他發現,雖然廣告天花亂墜,但實際上一些培訓機構師資參差不齊,“有些常年上課的教師並沒有教師資格証,還有的老師教育背景確實很好,但學得好不等於教得好。不少機構教師並非師范專業,也沒有教學經歷,就被包裝成名師。”

  資質欠缺,直接影響教學質量。董先生透露,很多培訓機構的教研深度不夠,很多教師在備課時研究的不是教學,而是做題。“不講究對知識的深刻理解,而是研究各種口訣、大招、秒殺技巧。”南京師范大學副校長朱曉進也曾調研發現,很多校外培訓機構聘請的教師雖然持有教師資格証,但授課水平參差不齊,還有一些“網紅”培訓教師違背學習規律、拔苗助長,教學質量堪憂。

  據了解,校外培訓機構對教師的考核大多是“續班率”。在機構以市場化為導向、緊盯“續班率”的指揮棒下,很多老師關注的不是教育教學,而是營銷話術﹔不是學生的長期成長,而是短期的提分效果。教師在教學過程中對於分數的強化,是為迎合部分家長對分數的看重,從而吸引家長續報課程、繼續消費。

  克服短視回正途

  高質量的教育,需要高質量的教師和科學有效的教學方法。一些校外培訓機構主打“優質師資”,主推所謂“訓練思維”的教學模式,在“看上去很美”的廣告宣傳下,其培訓實際上是背離教育規律和人才成長規律的應試導向與“唯分數論”。

  而從深層次探究,其原因是一些校外培訓機構的商業屬性蓋過教育屬性,把教育教學當作商品、營銷。一些機構看似抓教研,實際上研的是“做題”,背后是走捷徑、短平快的價值取向﹔看似廣納人才,實際上不過是用名校標簽招徠客源,迎合家長對升學與分數的追求。

  “目前,在校外培訓市場上,存在用經濟理性替代教育理性的趨勢。”華東師范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所教授張薇認為,校外培訓應當克服短視、功利傾向,回歸教育的專業性和教育的基本價值。

  我國民辦教育促進法規定,民辦教育事業屬於公益性事業,是社會主義教育事業的組成部分。校外培訓機構提供的教育,同樣應貫徹國家的教育方針,保証教育質量,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在培訓目標、培訓內容、課程設計上,都應當遵循這一標准。

  “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規范校外培訓。這一目標的實現,需要培訓機構用心做教育、自覺改進培訓人員隊伍和培訓課程,不隻關注分數的“一時之得”,回歸教育公益屬性,淡化商業色彩。同時,需要監管部門做好對培訓人員資質、培訓內容等方面的規范和監管,也需要社會各方面、各部門共同努力,將對分數的關注轉移到對學生成長的關注上,讓教育真正培根鑄魂、啟智潤心。


  《 人民日報 》( 2021年03月19日 12 版)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