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生體測不合格不給畢業証背后的“四年級逃離”

2021年03月16日08:53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小學生體測不合格不給畢業証背后的“四年級逃離”

3月10日,江蘇省南通市教育局下發文件《南通市小學畢業生體質測試工作方案》(以下簡稱“方案”),“方案”規定,“自2021年開始在全市開展小學畢業生體質測試,綜合評分60分以上為合格,測試成績計入學生體育綜合成績。測試成績不及格的,不得頒發畢業証書。測試成績未達良好的,不得參加評優評獎”。

“方案”不僅在南通的家長群裡炸了鍋,也引起了國內學校體育界和南通以外很多家長的關注。雲南大學體育學院院長王宗平將這一“方案”稱為“使南通成為國內將小學生體質測試與小學畢業証挂鉤的第一個吃螃蟹者”。王宗平認為,南通出台這一“方案”還預示著,國內的學生體質測試、體育考試與升學、畢業証等挂鉤的趨勢將從大學、中學延伸到小學﹔而對於推動學校體育發展和增強學生體質的工作來說,確實也應該貫穿於整個學生階段。現在,很多學生都等到中考前、高中畢業和大學畢業前再進行突擊鍛煉,但體育鍛煉不足的苗頭實際上早在小學階段就已出現。

南通的這一“方案”發布后,盡管有不少家長表示支持,但網上還是可以看到很多家長的留言都帶著焦慮——“孩子真有可能因為體育不好連小學都不能畢業了嗎?”“除了英語、數學的課外培訓班之外,看來體育類的課程也得補起來了”“孩子現在的作業已經做不完了,哪有時間再鍛練?”……

南通市教育科學研究院體育教研員楊浩在解讀“方案”時強調,小學畢業生體質測試不及格不發畢業証,並不表示體質測試不及格的孩子不能畢業。

由於小學、初中屬於義務教育階段,學生有無小學畢業証並不影響其升入初中,楊浩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南通市出台這一“方案”的重點並不是讓家長去關注這一張畢業証,而是希望家長、學生、學校、老師都能更加重視體育,也是希望借此表明教育部門在加強學校體育工作、提升學生體質方面的決心,以政策去倒逼學校體育工作的推進。

“方案”規定,自今年開始,在南通全市小學六年級畢業生中開展體質測試,測試將在今年五六月舉行,測試項目為50米跑、坐位體前屈、1分鐘跳繩、1分鐘仰臥起坐、50×8往返跑。

王宗平表示,測試項目不包括身高體重指數(BMI)、肺活量等身體形態和身體機能指標的測試,也沒有長跑項目,測試的項目主要是《國家學生體質健康標准(2014年修訂)》對應的“小學五、六年級”內容的身體素質部分,如學生的速度、柔韌、力量、等素質,是國家最低標准,對於小學生來說,這些測試項目的設置還是比較科學的。

楊浩介紹,在“方案”出台之前,南通市就“方案”內容的制定進行了大量調研,受訪的體育教師們都認為,隻要保証體育課開齊、開足、上好,以及學生能夠每天鍛煉一小時,一個健康、健全的孩子在小學畢業體質測試中拿到及格的成績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而根據南通市過去兩年的學生體質監測數據,在“方案”未出台的情況下,小學畢業生的體質測試合格率也達到了90%以上。楊浩以此讓焦慮的家長們寬心,隻要孩子保質保量地上好體育課和參加每天一小時的體育活動,就不太可能在小學畢業體質測試過程中不及格。無論是從測試及格的難易程度看,還是從是否需要給孩子報體育類課外培訓班看,“方案”都沒有給孩子增負的意思。

為了讓孩子能在小學畢業體質測試中順利過關,家長必須關注學校是否開齊、開足、上好體育課。王宗平表示,正如不久前全國人大代表、江西省委教育工委書記葉仁蓀在兩會上提出“建議開展中小學體育‘晒課表’活動”一樣,體育課需要通過“晒課表”來接受家長監督。因為存在兩張課表的學校(課表一是對外的,課表二是實際執行的)在全國絕不是少數。當家長們知道,學校肆意佔用體育課將會直接影響到孩子獲得小學畢業証時,也將自然承擔起學校體育工作的監督者角色。

那麼,為什麼是南通成為全國第一個將學生體質測試結果與小學畢業証挂鉤的地區?

楊浩表示,南通此次“方案”的出台,依據的政策分別是2019年7月發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和江蘇省委、省政府在去年出台的《關於新時代推進基礎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兩個《意見》均明確規定,“除了體育免修的學生之外,未達體質健康標准的,不得發放畢業証書”。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是我國首次在國家文件中對義務教育階段身體健全的學生,作出體質測試不合格將不給畢業証的硬性要求。”王宗平解讀道,“不過,《意見》雖明文規定體質健康不合格的學生不發畢業証,但自2019年《意見》發布以來,卻一直未有將這一要求真正落地的地方出現,直到南通發布此次“方案”。

王宗平表示,“全國教育看江蘇,江蘇教育看南通,在教育改革方面,南通敢於走在全國的前面。另外,在學校體育的改革上,南通這次也是問題導向,順勢而為。而國內很多地方抱著‘等一等、看一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或者說缺乏足夠的重視,所以,在南通之前,國內一直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出台將學生體質健康是否合格與小學畢業証的發放挂鉤的政策。”

另一方面,學生體質的下滑之勢仍未有根本好轉。楊浩表示,小胖墩、小眼鏡、小豆芽越來越多,作為地方教育部門,必須設法去扭轉這一狀況。

根據南通廣播電視台的報道,2019年江蘇省學生體質健康監測結果顯示:南通中小學生肥胖率14.8%,排在全省第一﹔南通中小學生近視率仍維持高位水平,達到74.6%,位列全省第二位次。楊浩認為,除了中央和江蘇省先后出台了文件,為南通發布“方案”提供了政策依據之外,從南通的現實需求來看,也需要通過發揮考試的導向作用,去促進學生加強體育鍛煉、提高體質健康水平。

至於南通的“方案”引起了全國關注,楊浩表示,“我們只是想做好增強學生體質這件事,沒想過這個‘方案’的社會關注度如此之高,更沒想過南通將成為全國第一個吃螃蟹者。”

在王宗平看來,南通在全國首次將學生體質測試成績與小學畢業生挂鉤之后,很可能會產生示范效應。之前,家長、學校、教育部門、學者關注較多的是體育進中考、高考以及大學生的體質測試成績對畢業的影響,但是,等到學生上了初中之后再因為體育考試的需要去加強體育鍛煉就隻能是臨時抱佛腳或者說已經晚了。王宗平說,現在,我國小學生有一個“四年級逃離”現象,即,很多小學生從四年級開始,隨著學業壓力的增大,逐漸離開了運動場、減少了體育鍛煉。小胖墩、小眼鏡的比例也是從小學四年級開始明顯增加,並對學生未來的身體素質好壞、運動習慣養成產生深遠影響。在對學生體質的關注和對學校體育工作的加強上,小學階段確實應當得到更多的重視。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慈鑫)

(責編:羅昱、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