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獎作家柳建偉揭秘:紅星路為何能走出這麼多茅獎作家?

2021年03月16日07:35  來源:四川日報
 

訪談

柳建偉,河南鎮平人,19歲從解放軍信息工程學院畢業后分到四川,為巴金文學院簽約創作員。至2003年因工作調動離川時,柳建偉完成了最重要的幾部作品,其中《英雄時代》獲得第六屆茅盾文學獎。

記者:為何說紅星路是您作家生涯的重要轉折點?

柳建偉:1997年,我的首部長篇《北方城郭》在北京召開研討會后不到一周,近2萬字的會議紀要就在巴金文學院創研部內部報紙《作家文匯》頭版刊登了。這是巴金文學院會員讀物,我也由此被更多人知道。隨即簽約成為巴金文學院的“創作員”,這使我擺脫了許多年郁積的在文學隊伍之外眼巴巴觀望的飄零感。紅星路85號的四川省作家協會和巴金文學院成為文學創作者的集結地、加油站、救濟所。

記者:您覺得為什麼紅星路能走出這麼多茅獎作家?

柳建偉:首先,成都是個“萬類霜天競自由”的地方。它固然是“耍都”,但它的放鬆不是頹廢,而是充滿對生活的熱愛,讓你保持創造的欲望和能力。

上世紀的文化熱、文學熱當中,全國詩壇據統計有100多個流派,其中活躍於成都的流派就有一半以上。《星星詩刊》更是全國頂流詩刊。此外,成都的《當代文壇》被稱為當時的文藝評論五虎將之一。

紅星路是外省作家群的福地,這和成都的包容性、和紅星路的文脈傳承是分不開的。如今,巴金文學院通過舉行筆會,邀請全國最有影響力的期刊編輯給作家作品“會診”,我們那時的創作員制度完善為“簽約作家”制度,可以在不脫產的情況下,每年獲得一定的寫作補貼,年終還按發表作品的數量和質量,給予一定績效獎金。(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吳平)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