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度宣傳“北清率”“升學率”傷害了誰?

2021年03月12日09:10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過度宣傳“北清率”“升學率”傷害了誰

  “每年高考之后,很多學校門口都會點名道姓、圖文並茂地張貼‘我校×××同學被北京大學錄取’‘我校×××同學被清華大學錄取’以及我校有多少同學被985(或211)高校錄取的大紅喜報。”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教授劉焱說。

  劉焱指出,學校門口介紹學校情況和歷史的宣傳欄裡,都把畢業生裡出了幾個院士、教授、名人等作為學校的金字招牌和辦學質量的保証。在這種“唯分數、唯升學、唯文憑、唯論文、唯帽子”的壓力之下,劉焱認為,我國大部分中小學生學得太苦太累。

  劉焱表示,能夠考上北大清華的學生鳳毛麟角,考上985或211高校的學生數量也不會多。“這種宣傳完全不顧及大多數學生的自尊自信。難道考不上北大清華、考不上985或211高校的學生就沒出息,就一定不能成材?”

  劉焱說:“這種宣傳,助長了教育的功利化、短視化傾向,加劇了學生和家長對於升學的壓力和焦慮,把所有學生和家長都驅趕到‘五唯’狹窄的人生賽場,已經成為阻礙我國基礎教育健康發展的重要問題,必須加以改變。”

  如今,“北清率”“升學率”成為不少中小學教師業績獎勵的標准。不少代表委員認為,這樣的導向嚴重影響了教師隊伍發展。

  “重獎勵不重基本待遇保障,優秀教師招不來。”全國人大代表、中國教育政策研究院執行院長張志勇說。

  這兩年,張志勇調研發現,有的縣(市)高考獎勵額度很大,動輒數千萬元,這些獎勵的發放都是根據當年所謂高考成績確定的。現在,各個縣市的高中布局很不平衡。為了追求高考升學率,優秀師資和生源越來越向個別最優秀的高中集中。這樣,在一個縣域內,高中布局就形成了“金字塔”形態。

  然而,縣裡把大量的錢都用於每年的高考成績獎勵,這已成為沉重的財政負擔,很難拿出更多錢用於提高教師工資待遇。張志勇在調研中發現,有些地方,剛剛入職的本科生教師月工資隻有2700元,本校畢業的省屬師范大學畢業生都不願意回母校工作。

  “這為當地高中教育的健康發展埋下了極大隱患。”張志勇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因此,張志勇建議,改革和調整中小學教師業績獎勵體系,要保証教師業績獎勵資金來源,科學確定教師業績獎勵額度、標准和方案。

  “中小學教師的業績獎勵固然要看教學業績,但要充分考慮以下因素:一是要把本校學生身心健康素質,特別是體質監測結果納入全校教師業績獎勵考核系數﹔二是要考慮每所學校學生學業成績的增值水平﹔三是要突出教師教學業績的團隊獎勵,特別是學科教研組、行政班等教學集體的獎勵,而不是僅僅獎勵畢業年級的學科任教教師﹔四是要重視對教師工作量的考核評價,包括教師承擔的教學、科研、管理和學生等工作。”張志勇說。

  2020年10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要求:堅決糾正片面追求升學率傾向。

  劉焱認為,教育評價是教育治理的重要內容,也是人才培養的重要環節。學校門口的標語和宣傳欄反映學校教育評價的價值導向,直接影響學校的辦學行為、教師的教學行為和學生的學習行為,深刻影響家庭的教育選擇和社會教育生態。

  劉焱建議,教育部發文明令禁止學校張挂這種人為制造攀比、加劇考試競爭和焦慮的標語和橫幅,多宣傳畢業生中愛崗敬業的普通勞動者,塑造尊重普通勞動者、“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人人皆可成才”的社會教育生態。(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葉雨婷)

(責編:羅昱、章華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