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歲馬識途甲骨文研究專著即將出版

2021年03月04日09:03  來源:華西都市報
 
原標題:107歲馬識途甲骨文研究專著即將出版

  2020年7月,106歲的馬識途發布“封筆告白”,消息一傳出,轟動文壇。但實際上馬老一直沒有停止思考,也沒有停止他手中的筆。正如文學評論家李敬澤聽聞馬老封筆的消息后說:“馬老說自己腦子裡還有故事沒寫。槍裡還有子彈,總要打出去。我還是很期待馬老會寫出新的作品。”果不其然,馬老又有“子彈”打出來了——3月2日,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從馬老女兒馬萬梅處獲悉,馬老關於甲骨文研究的手稿,目前積累的部分已經被四川人民出版社復印拿走,正在加緊編輯之中,或將盡快面世。

即將出版

著作包含上下兩卷和附錄

這部甲骨文研究著作,主要包含了上、下兩卷和附錄。上卷為“馬識途拾憶”,下卷為“馬氏古字拾憶”,附錄則為“馬識途甲骨文形訓淺見”等內容。在上卷,馬老回憶了當年他在西南聯大古文字學專業求學時,羅常培、唐蘭、朱德熙、王力等先生講授的古文字學,尤其是唐蘭先生講授的甲骨文研究,同時記錄了他當年對部分甲骨文研究以及他現在對甲骨文做的形訓注解。馬萬梅說,目前的出版計劃是先出一部分。

2017年,馬老寫完《夜譚續記》,同時奇跡般戰勝了病魔。“打倒病魔以后,就想找點事情做。”馬老開始寫包括甲骨文、金文在內的古文字研究。他將在西南聯大課堂上聽唐蘭老師講課的所得,憑借記憶寫出來,再加上自己的一些發揮,目前已經寫了不少,“能記起來多少,就寫多少吧。畢竟我曾經專門在西南聯大學過四年。也想留下些東西。”馬老說。

筆耕不輟

他一直在做甲骨文的研究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曾多次前往馬老家中採訪,屢次見到他書桌上的顯眼位置擺放著他一直在研究的甲骨文筆記,上面密密麻麻記著一個字一個字的演變史等內容,還有一本台歷上寫下數百頁關於古文字研讀、追溯字源的心得筆記。關於甲骨文,馬老還做了一個關於漢字演變過程的表格。

在記者2019年11月的一次拜訪中,馬老提到自己有一個心願:“我想寫一本書,關於中國現在的文字和過去的文字,追溯字源。”當時,馬老還擔心能不能成稿,也不知道能不能完稿,對出版更是沒底,但他仍然堅持筆耕不輟。2019年天府書展期間,馬老還委托女兒馬萬梅為他在書展上購買四川辭書出版社出版的《實用甲骨文字典》。如今他的研究成果即將成書,也算是圓了馬老一個夢。

師從名家

70多年后仍記得授課內容

1941年,馬識途以“馬千禾”的名字,考入西南聯大就讀。在中文系學習期間,他受到聞一多、朱自清等文學名家的教誨,接受了文學創作的科班訓練。他師從中國古文字學家唐蘭、陳夢家等大家,學習古文字學,研究起甲骨文、金文。“聞一多教授想把漢字都列為一個表,顯示從古至今如何一路演變過來的。他的計劃、結構樣子,我都見過,這是一個大工程。可惜還沒來得及展開,他就遇害了。”

馬老還清晰記得唐蘭教授上古文字的第一節課,是從一個非常常見的詞語開始講起的:“東西”。“唐蘭教授講課不用教材,而且他講的東西,很多連字典、詞典上都沒有記載。他講得非常有見識、有趣味,我做了很多筆記。”這些珍貴的筆記在馬老從西南聯大畢業調離昆明時,被全部銷毀了。但是,唐蘭老師在課堂上對古文字精彩的講解內容,一直保留在馬識途的記憶中,穿越70多年風雨,仍清清楚楚。

回憶往事,馬老感慨:“古文字研究是很有趣味、很冷僻的學問。當時願意學的人很少,包括我在內也就五六個同學。我的那幾個同學后來大多成了從事文字研究的專家。”馬老還特別提到,在新聞裡看到國家開始重視甲骨文研究,“非常高興”。(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 張杰)

(責編:章華維、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