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紅星路 見証百年革命風雲

2021年03月02日07:33  來源:四川日報
 

如今的紅星路,已是四川文化中心。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向宇 攝

編者按

100年前,中國共產黨在嘉興南湖,點燃了中國革命的星星之火。100年來,紅星照耀中國,中華民族從積貧積弱走向偉大復興。四川成都,一條南北通達的大道以“紅星”命名,刻下對中國共產黨千秋偉業的頌贊,也勾勒出中國的百年人文史。100年來,這裡文脈不息、傳承有度,是巴金、李劼人、劉心武、瓊瑤等文化名人的出生地,也是眾多文學巨擘的工作地。這裡是陳毅元帥留法追尋救國之路的啟程地,是中國著名的報業一條街,是中國新詩的高地,也是“巴蜀笑星”的誕生地。今日起,四川日報全媒體將推出“初心·紅星記錄中國”系列融媒報道,回溯紅星路從破陋小巷到成都人文地標的百年歷史,橫截百年裡不同時代的中國精神。

成都鬧市,一條北至紅星橋、南至新南門的寬闊大道——紅星路,不僅串起了整個城市的歷史文脈,更見証了百年來革命風雲。

 

這裡歷史既“年輕”又悠久

“‘紅星路’其實至今隻有幾十年……”四川民俗專家、曾撰寫過《成都街巷志》的知名文化學者袁庭棟介紹,如今紅星路所在的區域在1960年前還分屬幾條街道。“后來,道路隨著市政建設慢慢延伸,直到1981年才形成現在的規模。”

然而,這條“年輕”的紅星路,卻蘊藏著成都這座城市的悠久歷史——即便如今其片區內已是高樓林立,但漫步其間,和平街、布后街、慈惠堂街、科甲巷……周遭一條條與大道相連的街巷,仍然訴說著一段段鮮活的歷史:

和平街,原名駱公祠街,因該街上有清末四川總督駱秉章的祠堂而得名。1954年,在“保衛世界和平”的時代大潮下,這條街被賦予了一個更有意義的新名字。

布后街,因清代四川布政司衙門所在地而得名。如今,衙門所在地矗立起四川日報報業集團的大樓。

慈惠堂街,近代著名慈善機構“慈惠堂”的總部曾設立於此。抗戰期間,慈惠堂納養難民、難童及棄嬰達兩三千人。

科甲巷,清代接待川內各縣秀才參加科舉考試的客棧雲集地,如今更是媲美春熙路的繁華路段。

這裡見証百年革命風雲

紅星路積澱了成都千年來的深厚人文歷史,更見証了近代百年來的革命風雲——從辛亥革命前夕的四川保路運動,再到1948年4月成都學生反抗反動派腐朽統治的抗暴運動,革命活動在紅星路一帶風起雲涌。

這其中,督院街不得不提。作為清代四川總督署衙所在地,這裡見証了巴蜀兒女為當家做主的不懈奮斗,亦見証了封建王朝在四川統治的結束。

國民黨統治時期,成都革命群眾更多次在督院街舉行“要民主、要自由、反飢餓、反內戰”的游行示威斗爭。尤其是1948年4月9日,來自四川大學等學校的5000多名學生在督院街游行,准備向即將接任四川省主席的反動軍閥王陵基請願。學生們一路高呼“反對飢餓,要平價米”“停止內戰,改善生活待遇”等口號,卻遭到反動軍警武力鎮壓,被捕132人,被打傷、刺傷者200多人。所幸,迫於全國各界民主力量等的壓力,王陵基未敢大開殺戒,被捕學生也在一周之后被釋放。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四川省人民政府成立后,督院街上昔日高高在上的總督衙門,最終成為人民政權的所在地。

除了督院街,紅星路上還有一個具有歷史的地方——位於紅星路二段上的成都市十七中學初中部。其原址曾是成都留法勤工儉學預備學校,1919年,開國元帥陳毅就是從這裡啟程,前往法國追尋救國救民之路。

這裡最早是志成法政專門學校所在地。1912年,辛亥革命元老、榮縣起義的發起者之一吳玉章,在位於原成都少城內的濟川公學開辦留法勤工儉學預備學校,但影響不大。6年后,吳玉章利用志成法政專門學校校舍重新辦學,陳毅與其兄陳孟熙雙雙考入前30名,取得當時400元的官費資助前往法國留學。

史料顯示,成都留法勤工儉學預備學校雖然隻招收了兩屆學生,但在吳玉章等人的努力下,畢業赴法留學者卻有180多人。

這裡 匯聚無數文化名人

見証歷史與革命的紅星路,亦匯聚了無數文化名人。“近代以來,今日紅星路二段附近,一直是成都的文化中心地區。”袁庭棟表示。

我國近代藏學研究的先驅之一、繪成中國第一部康藏地區地圖的任乃強,早年曾長期生活在藩署街﹔民國時期的著名學者與詩人、曾倡議創立四川省圖書館並出任館長的林思進,其宅院就位於爵版街﹔創辦成都第一家算學館、編著清末成都百科全書《成都通覽》的清末編輯出版家傅崇矩,也曾居住在桂王橋北街……

此外,除了大家所熟知的文壇巨匠巴金出生在紅星路片區外,瓊瑤、劉心武等文化名人,其實也出生在這一帶。

如今的紅星路,更是名副其實的四川文化中心——四川日報社、成都日報社等文化傳媒機構相繼在此成立﹔此地的《四川文學》《星星》詩刊等雜志名聞全國。伴隨著四川省文聯及下屬多家協會在此落址,沙汀、艾蕪、周克芹、流沙河等名家薈萃,讓這條道路愈發光芒四射。

□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吳曉鈴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