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足球俱樂部官宣“停運”

2021年03月01日09:28  來源:北京青年報
 

江蘇足球俱樂部最終選擇了黯然離場。2月28日下午,俱樂部通過官方渠道正式宣布,蘇寧停止運營江蘇足球俱樂部。江蘇隊的停止運營對中超及中國職業足球造成的重創顯而易見,這樣的變故在國際足壇實屬罕見。

江蘇足球俱樂部發布的官方公告中表示:“自2015年12月受讓承接后,江蘇足球俱樂部積極投入職業足球事業,大力支持中國足球發展……引進了一批世界高水平的教練團隊和職業球員,大幅提升俱樂部管理質量和競技實力……打造出從U12—U19整建制的梯隊序列。”

“五年來,江蘇足球俱樂部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績:男足共獲得中超聯賽冠軍1次、中超聯賽亞軍1次、足協杯亞軍2次、超級杯亞軍1次、中超預備隊聯賽冠軍1次﹔女足共獲得女超冠軍1次、女超亞軍2次、錦標賽冠軍2次、足協杯冠軍3次、超級杯冠軍1次、亞冠聯賽亞軍1次。江蘇足球俱樂部男隊和女隊奮力拼搏,雙雙問鼎中國足球頂級職業聯賽桂冠,書寫了江蘇足球俱樂部最輝煌的篇章。”

雖然如此,俱樂部稱,“從階段性外部投入孵化到長期性自主造血發展,是足球事業社會化、職業化、市場化可持續發展的必由之路,也是江蘇足球俱樂部一直努力發展的方向。但由於各種無法控制的要素疊加,江蘇足球俱樂部無法有效保障繼續征戰中超、亞冠賽場……我們不得不遺憾公告:即日起,江蘇足球俱樂部停止所屬各球隊的運營,同時在更大范圍內期待社會有識之士和企業與我們洽談后續發展事宜。”

俱樂部最后總結道:“無論前路如何,我們熱愛足球的真情不會改變,支持江蘇和中國足球事業的初衷不會忘卻!祝願俱樂部所有同仁在以后的道路上一切順利,衷心期待‘江蘇戰斗’能夠再次響徹天際!”

對於俱樂部發生的一系列變故,江蘇省足協有關負責人作出官方表態:“尊重投資人作出的決定,也對俱樂部停止所屬各球隊的運營表示關注和惋惜,同時呼吁廣大球迷理性看待,繼續支持江蘇足球發展,共同營造良好環境氛圍。”

該負責人表示,蘇寧集團自2015年接手江蘇國信舜天足球俱樂部全部股權,並更名為“江蘇蘇寧足球俱樂部”以來,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引進國際先進的技術與方法,注重培養優秀本土人才,為國家隊輸送了多名江蘇球員,並獲得了中超聯賽冠軍等優異成績,為江蘇足球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

該人士還說,“省足協將繼續團結聯系全省足球力量,認真貫徹落實《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持之以恆地推動足球運動普及與提高,繼續支持促進足球職業俱樂部可持續發展,穩步提升江蘇職業足球水平”。

連鎖反應

如果成真 超級杯恐將取消

雖然從嚴格意義上來說,江蘇隊還沒有事實解散,但由於中國足協、職業聯盟籌備組已明確嚴格按規定落實各級職業聯賽俱樂部准入工作,不得逾期提交准入材料,因此一旦江蘇俱樂部在大限到來時仍無法落實“轉手”或“托管”,那麼解散恐將成為事實。

據了解,28日下午,中國足協與職業聯盟籌備組特意趕到辦公地點加班,處理職業俱樂部准入等相關事宜。由於對可能出現的天津津門虎、江蘇等俱樂部“退出”有所預見,職業聯盟籌備組及准入工作組已擬好應對預案。繼提醒處於升超遞補資格第1順位的滄州雄獅備好中超准入材料后,“籌備組”也於本周末就類似問題與處於“第2順位”的浙江綠城俱樂部進行了溝通。

對於江蘇隊可能出現的解散或退出,中國足協及職業聯盟籌備組其實早有准備。本周早些時候,他們對可能出現的各種不利情況作了預估。在江蘇俱樂部發布公告后,北京青年報記者獲悉,籌備組已聯系排在升超遞補資格第2順位的浙江綠城俱樂部。

如果江蘇隊解散或退出,那麼中國足協接下來還將進一步聯系亞足聯。這是因為,江蘇隊作為衛冕中超冠軍,原本以中國足協排序首位俱樂部隊身份參加新賽季亞冠聯賽。在此之前,處於排序第2位的泰山隊因違規被取消新賽季亞冠資格,因此其參賽席位由原本排在第3位的上賽季中超亞軍廣州隊(恆大)接替,原本處於第4排位且需要參加資格賽的北京中赫國安則接手廣州隊留下的正賽參賽席位,上賽季中超第4名上海海港則遞補獲得亞冠資格賽參賽資格。

江蘇隊一旦解散,自然也會退出亞冠聯賽,那麼上賽季中超第6名重慶隊將有望遞補參加亞冠資格賽,海港則有望“連跳兩位”,直接獲得亞冠正賽入場券。盡管規則與程序都很清晰,但由此會給整個亞冠聯賽的籌備工作帶來麻煩,要知道亞足聯本月25日才剛剛確認更新后的亞冠正賽組別信息,也就是確認海港的資格賽參賽資格。

麻煩問題同樣也擺在中國足協和職業聯盟籌備組面前。按計劃,超級杯賽將在新賽季中超聯賽前進行。然而作為參賽者的江蘇隊、魯能隊,一支面臨解散,一支受到亞足聯違紀處罰,歷史上也未曾有過聯賽亞軍與足協杯冠軍爭奪超級杯(超霸杯)的案例,因此,中國足協不排除將此項賽事取消的可能性。

據了解,職業聯盟籌備組與參與新賽季各級職業聯賽籌備工作的相關人員28日下午已經在京就相關問題緊急溝通。包括接下來可能出現的蘇寧隊球員身份及轉會政策如何規定等細節也在溝通范圍之列。

記者觀察

投入產出嚴重失衡 “掉隊”的何止中超冠軍

江蘇足球俱樂部停止所屬各球隊的運營,如此變故發生令人遺憾,卻不令人感到意外。

對於俱樂部運營問題,有媒體曾給中國足球俱樂部的產投失衡算過一筆賬:2018年日本J1聯賽俱樂部平均收入3.1億元人民幣,平均支出3.16億元﹔韓國K1聯賽俱樂部同年平均收入1.23億元,平均支出1.09億元﹔而中超俱樂部2018年平均收入為6.86億元,平均支出11.26億元,平均虧損4.4億元。

事實上,中超新科冠軍當前的處境,正是中國足球俱樂部近年來所遇問題的縮影。2020賽季,已經有多達16支職業足球俱樂部退出中國足壇,涉及三級聯賽,天津天海、遼寧宏運、上海申鑫等多個知名俱樂部包含其中。2021賽季還未開始,中超衛冕冠軍停運,傳統球隊天津津門虎的停運也僅差一個官宣,大連人也頻頻傳出想要退出的想法。在中超,重慶、河南、河北等多支球隊均是在政府出面下勉強求生,但除了重慶,其他隊伍都是徹底更名異地求生,已然丟失了原有球迷基礎﹔而在中甲,石家庄異地滄州、泰州遠大解散傳言基本做實,淄博蹴鞠嚴重欠薪一地雞毛。

“投入和產出嚴重失衡,大多數投資人靠情懷和幻想政府支持在堅持,可現實很殘酷,總會有堅持不住的時候。”保定英利易通(保定容大)足球俱樂部投資人孟永強在去年宣布退出中國職業足球聯賽后曾一吐衷腸。

“從階段性外部輸血培育到長期性自主造血發展,是足球職業化、市場化可持續發展的必由之路,也是江蘇足球俱樂部接手之初的發展規劃。”專業人士分析,“然而盡管他們始終希望將俱樂部建設成為一支‘輸血’‘造血’有機結合的常青勁旅,在投入方面赤心俠膽、剛猛有余,但在創收方面事倍功半、入不敷出。雖然用心經營,從取得的成績來看,性價比也是很高的,但現階段足球輸血式的發展就如同竭澤而漁不可持續,停止運營也就自然成為了俱樂部無法逃脫的命運。”

有業內人士指出,大潮退去,才發現足球在中國不過是盲目投入、單純輸血造成的一個狂歡泡沫,海量資本的進入將球員和教練的薪資水平提高到了天文數字,且近年來規則多變,俱樂部投資人利益無法得到保障,導致最終拖垮了投資人。而中國足協近兩年的限制投入雖然在救場,但眾多俱樂部實則已是積重難返。中性名的出台更是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沒有品牌的露出,越來越多的企業退場也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可以說,冠軍謝幕,雖有遺憾,但亦無憾。但中國足球這列不斷向前的列車,將何去何從?專業人士分析,要解決中國足球的困局必須要推倒重建,中國職業足球的秩序、社會化足球的推廣、青訓體系的建設都需要重新思考,將基礎的足球架構真的做踏實才可能實現真正的進步。如此,中國足球才有可能進入良性發展軌道。

北京青年報記者 肖赧

(責編:袁菡苓、章華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