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泉:戰疫文藝的川派書寫與生命情懷

——《生命至上:四川戰疫叢書·文藝卷》綜述

2021年03月01日14:12  來源:川觀新聞
 
原標題:文藝術評論︱李明泉:戰疫文藝的川派書寫與生命情懷——《生命至上:四川戰疫叢書·文藝卷》綜述

一、戰疫文藝的時代內涵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有一個家/我有一個家//不是孤零零的一家/中國總體是一個家//從來沒有見過/家和國靠得如此緊密//一家人伸出一個拳頭/可以擊碎任何災難

這是89歲詩人木斧在他去世前幾天專門為湖北人民寫的詩《你就是我》(《星星》詩刊上旬刊2020年4月)。詩中真切表達了面對新冠肺炎病毒肆虐,隻要你我團結如一人,具有試看天下誰能敵的家國情懷,就可以擊碎任何災難。這首詩,是木斧一生體悟的直白表達,也是他留給世人戰勝疫情的殷切希冀。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四川文學藝術工作者積極投入文藝創作,詩歌、報告文學、散文、小說、戲劇、美術、書法、音樂、民間文藝、曲藝、雜技、評論等以及時迅捷的創作呈現井噴之勢,掀起了反映和表現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文藝熱潮,形成了特殊時期的“戰疫文藝”現象。所謂戰疫文藝,特指我國專業和業余文學藝術創作者發表的以抗擊新冠肺炎為題材的各類文藝作品,借以反映和表達中國人民在非常時期與疫情展開殊死搏斗的過程和氣概,以此記錄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激勵斗志,祈願家國安好,發揮文學藝術獨特的社會功能。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在中共四川省委宣傳部指導下,四川文藝工作者積極參與所在單位或市州安排的各項應對疫情的工作,同時關注戰疫一線涌現出的先進典型和感人事跡,用心、用情唱響主旋律、匯聚正能量。

在防控新冠肺炎疫情中,四川圍繞主題作品創作推廣、居家文化套餐供給、防控知識宣傳普及,組織發動全省文藝工作者嚴肅創作、積極引導、熱心服務,營造全民參與疫情防控的濃厚氛圍。一是實施萬眾一心抗擊疫情特定寫作計劃,面向全國征集確定10個重大選題創作扶持對象,重點扶持詩歌、散文、中短篇小說、報告文學創作出版。開展作品線上征集活動,引導文藝工作者創作詩歌、歌曲、曲藝、戲曲、廣播劇、書畫、攝影作品等共計25萬余件。開展作品二度創作,遴選25首詩歌,組織文藝頻道頻率主持人配樂朗誦。二是在“學習強國”全國平台率先推出“凝聚力量傳遞真情”原創詩歌展播專輯和四川優秀戰疫歌曲展播專輯,展播詩歌9首、歌曲52首,其中12首歌曲入選“學習強國”全國優秀戰疫公益歌曲。截至2020年4月底,在人民網“人民戰疫”專區展播作品200余件﹔在《人民日報》客戶端、央視新聞移動端等推出文藝作品100余件﹔封面新聞“四川文藝在行動”專題總傳播量超過5000萬次﹔“熊貓聽聽”展播歌曲、曲藝、廣播劇作品160余件,廣播劇50部﹔咪咕音樂展播歌曲400余首,累計播放量超3100萬次。四川交響樂團開展“寵愛你的耳朵”經典交響樂線上聆聽活動,四川省川劇院推出“雲觀劇”活動。三是聯合抖音發起“藝起來戰疫”話題,開展“藝播雲天”抖音直播活動。截至2020年4月底,發布“藝起來戰疫”視頻2200余條,播放量超2億次,居同類話題播放量之首﹔“藝播雲天”抖音直播觀看人數超400萬人,曲藝家直播科學防控疫情深受群眾喜愛。組織開展“家庭戰疫VLOG大賽”,征集全國投稿2500余件,遴選發布400余條。微博話題“家庭戰疫一起來”閱讀量超過15億次。四是開設災疫倫理影視專題,針對居民長期居家心理變化,截至2020年4月底,協調省內9家影視制作機構免費提供40部影視劇播出版權,幫助居民疏導情緒﹔組織廣電網絡、IPTV開設 “宅在家裡看好劇”“致敬美好新生活”等影視專區,提供3000多部影視劇、動畫片、紀錄片免費觀看,日點播量超1000萬次﹔組織各級廣播電視、傳輸譯制機構、網絡視聽機構,精心編排綜藝節目500余部,日均點播量超12萬次。

收入《生命至上:四川戰疫叢書·文藝卷》的作品就是反映中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階段性成果,由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廳、省廣播電視局(簡稱省廣電局)、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簡稱省文聯)和省作家協會(簡稱省作協)推薦選編,上篇為“文學篇”,主要選編詩歌、散文、報告文學和小說四個門類的優秀文學作品﹔下篇為“藝術篇”,主要以直觀反映戰疫的歌曲、繪畫、書法等作品為主,同時選錄部分戲劇、曲藝、雜技、民間文藝、文藝評論等優秀文藝作品。本書是四川作家、藝術家關注疫情現實、記錄舉國戰疫、表達時代意志的真實反映,為戰疫文藝如何書寫提供了美學范式的四川樣本。

四川戰疫文藝雖屬激情創作、及時書寫,但在藝術質量上盡可能用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有機統一的優秀作品標准來要求,涌現出不少觸動心靈、謳歌英雄、弘揚民族精神的可圈可點的佳作。

二、舉國戰疫的客觀記錄

“文變染乎世情,興廢系乎時序。”四川戰疫文藝在向縱深推進中,堅持國家立場,在觀察感悟和藝術反映防控阻擊新冠肺炎疫情現實時,自覺摒棄輕信謠言、惡意抹黑等歪風邪氣,自覺成為時代風氣的先覺者、先行者、先倡者,書寫和記錄這場舉國上下、同仇敵愾的疫情防控阻擊的人民戰爭,彰顯中國人民“堅定信心、同舟共濟、科學防治、精准施策”,“同時間賽跑、與病魔較量,堅決遏制疫情蔓延勢頭,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中國精神,鼓舞全國各族人民緊急行動、全力奮戰,無私奉獻、英勇奮戰,眾志成城、團結奮戰的斗志和氣概,為戰疫奉獻了特殊的藝術力量。

我們看到,戰疫文藝作品在主題上集中一致,在形式上多種多樣,注重新媒介與互聯網的及時性和傳播力,強調觀賞性、連續性和互動性。在表達上,不僅止於歌頌贊揚,而且有深度思考。這使得戰疫文藝在美學特質上升華了中國美學的崇高精神,強調了中國美學的自強不息內涵。

李自國的《我的中國,我的英雄》擲地有聲:“憑欄杆,腸思斷,一雙雙救援者的手/托舉生命從疫情的災難深處重返人間/浩浩蕩蕩的逆行者跨越萬水千山/他們,來自祖國的四面八方、大江南北/他們,來自子弟兵隊伍、海陸空醫院/來自30個省市自治區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的勇敢與決斷//抬眼望,問蒼天,是他們用生命詮釋著生命/為我們阻擊疫情,療救心靈的無盡傷害/是他們用人間溫暖著人間的大愛/哦,是新年的暖風拂動隔離病區的回廊/是希望的彩虹涌動出白衣天使的歲月流光/是救援者出征的形象讓我們豪情萬千”。

王國平的《中華無恙——寫在全國人民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之際》情真意切、祈福願好:“針尖凝聚力量/點滴傳遞堅強/萬頃大愛匯長江/願我的親人無恙//願你無恙,願他無恙/我們心手相牽/真誠守望//萬水隔著千山/病房連著心房/十億脊背挺成梁/願我的祖國無恙”。

在戰疫中,中國人民解放軍是守家國、衛人民的重要力量。《待發》《來了親人解放軍》等美術作品,著力刻畫軍人的戰疫風採。這些作品中威武的士兵隊伍、堅毅果敢的軍人風貌,給人以強烈的安定感,強化了觀者抗擊疫情的信念。同時,國家戰勝疫情的決心與力量,也在對人民軍隊的描繪中得以展現。

饒進的《抗擊疫情》以宣傳畫形式,給人以強烈的視覺沖擊。作品人物造型是一名戴著口罩和護目鏡的女性醫務人員,作者將長城的符號元素融入人物頭像中,寓意眾志成城抵御病毒。這幅作品異常鮮明地表達了全民戰疫、醫務人員沖鋒在前的感人形象。

錢磊的《庚子鼠年的這個春節》在構圖上結合傳統中國畫卷軸形制的方式,將一眾人物、多個鏡頭展現在畫面中,多角度、全方位地展現了醫護人員忙中有序的戰疫工作。

中國民間文藝“山花獎”獲得者著著(藏族)採用藏族唐卡的天然礦物質顏料和傳統工藝手法與國畫形式來表現《曙光裡的天使》,象征光明與希望的酥油燈所發出的光亮照亮人心,照亮未來。作品除了向所有奮戰在一線的白衣天使致敬外,還表達了戰疫必勝、中國必勝的堅強決心。

綿陽剪紙藝人黃英的《龍虎拒疫護生保安》構思巧妙,龍和虎都是民間的降魔之王,雞吃疫虫,龍虎雞眾獸神除五毒,中間壽桃與花瓶寓意健康幸福平安。整個剪紙畫面有機組合,寓意祖國平安康寧。

陳世雲的剪紙《不破樓蘭終不還》、葉牧天的《中華好兒郎,戰勝世間瘟魔狂》、游琴舒的《萬眾一心共戰疫情》等,從不同的角度對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進行了熱情的謳歌,表達了全國人民共戰疫情的必勝信心。

四川省曲藝家協會主席、著名諧劇表演藝術家張旭東(叮當)創作了大量全民防疫宣傳的曲藝節目,將諧劇的表演性、市民生活的日常性、防疫工作的科普性巧妙結合,有效地實現了通俗藝術手段對戰疫工作的支持、推廣和傳播,使科學防疫變得更為貼近生活、鼓舞人心。

四川省音樂家協會(簡稱省音協)向中國文聯、中國音樂家協會(簡稱中國音協)報送的優秀戰疫公益歌曲《@親愛的》《我相信》等,在“學習強國”平台展播后引起廣泛共鳴和強烈反響。

自貢市雜技團推出戰疫作品《把最堅硬的鱗給你》,歌頌“逆行者—建設者”,以情景劇的形式表達眾志成城的戰疫精神,以雜技技巧展示氣勢如虹的“中國力量”。

四川通過多種形式的戰疫文藝作品舒緩人們的心理壓力,激發全民戰疫的斗志和信心,凸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為中華兒女風雨同舟、守望相助,筑起抗擊疫情的巍峨長城發揮了文學藝術的社會功能。

三、生命至上的人文表達

生命重於泰山,人民利益高於一切。這次疫情來勢凶猛、波及面廣,直接影響到家家戶戶每個人的生命安全和生活秩序。藝術觸須與生命關懷、人性善美融入,才可能發現患者、醫護人員、志願者以及隔離在家中千千萬萬普通老百姓的生存狀態和思想情緒,尤其是對逝者及其家庭成員的情感撫慰和精神激勵,是文藝搭建安撫疏通渠道和體現人道情懷的特殊價值所在。“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戰疫文藝創作以人民群眾利益為重、以人民群眾期盼為念,真誠傾聽群眾呼聲,真實反映群眾願望,真情關心群眾疾苦,通過戰疫文藝特有的感染力、影響力,做到知民情、解民憂、紓民怨、暖民心,凝聚起全民族眾志成城戰疫情的磅礡力量,書寫了中國人民與重大傳染性疾病作斗爭的偉大篇章。

“人民至上”始終是文藝創作的主題。當代軍人和醫護人員是人民生命的守護者,戰疫文藝多以他們為題材,反映緊急關頭,逆行沖鋒的平凡而偉大的英雄們。陳建新的油畫《鯤鵬出征——逆行的光輝》將我國的大型運輸機運20(綽號“鯤鵬”)置於畫面正中,一群軍隊醫護人員在機艙外列隊前行,畫面逆光的設置將人民軍隊一往無前的精神展現得淋漓盡致。同時,背景中的朝陽冉冉升起,象征著在軍民的共同奮戰中,戰疫勝利的曙光即將到來。作品的兩側,作者還結合了中國書法講述畫面故事,既是油畫語言的補充,也是傳統文化的體現。鄺明惠的《待發》,以出發前檢查醫藥用品的解放軍醫護人員為表現對象,用機翼、裝載車、人物的不同姿態來分割畫面。畫面中,迷彩服、機翼的重色和藥品用具包裝箱的灰色形成有機對比,營造一種穩定感,在有序的形象展現與墨色表達中,戰疫必勝的決心得以彰顯。袁泉在《來了親人解放軍》中描繪了一群空軍軍醫剛剛走下飛機,連夜急速奔赴戰疫前線的場景。畫面採用寫實手法,前景是幾位軍醫拎著醫用包,目光堅定、大步流星走來,遠處繪有眾多軍醫的身影和軍用飛機。為了表現夜晚情景,畫面遠景墨色深暗,前景人物光亮,這一表現手法也暗喻了解放軍戰士必將驅散黑暗,帶來光明。整個畫面充滿視覺張力,展現了解放軍護佑人民生命安全的形象。

趙曉夢的《讓他們安靜地睡一會兒》以獨特視角描寫與病毒厮殺的最美逆行者在崗位上的凌亂睡姿,謳歌守護搶救生命的大愛情懷:“這是一天中難得的中場休息/與病毒厮殺,耗盡了他們的體能/時間再偉大,有時候也不作為/既然死亡動了惻隱之心,悄悄/按下了暫停鍵,就讓他們安靜地/睡一會兒吧。盡管睡姿狼狽/卻足以刺痛任何一雙眼睛/即使作為對手的病毒,此時都不/忍心打擾他們//隻有睡著了,他們的眼神才不會/拐彎。這些疫情中的最美逆行者/他們在崗位上的凌亂睡姿,糾正著/我們眼淚的偏差,也糾正著我們/對生命的認知。驟然收縮的心房/不只是疼,還有某種卑微/與溫暖”。李永才在《贊白衣天使》中寫道:“一種疫癘,像寒風一樣/穿過一個又一個城市的窗口 /讓中國每一個窗口的小船/在風中搖晃/誰能為他們鼓起風帆?隻有你/——白衣天使,像如約而至的春風/為他們鼓起生命之帆/我在城市的漫游裡,看見了窗口的白雲/她春光一樣閃現,那麼飽滿而輕盈/像我的親人”。白衣天使像春風鼓起生命之帆,更像親人使風中搖晃的小船平平安安。這種生命依賴依靠,更覺醫護戰士的英勇而堅毅。彭程的《最美的面孔》將16張神情各異的醫護人員肖像展現在同一畫幅中,著力表現他們摘掉口罩后滿臉勒痕的模樣。畫作展現了醫護人員奮戰后疲憊不堪,卻又堅定樂觀的職業操守,謳歌了戰疫戰士們的奉獻精神。吳英的畫作《媽媽,等您回來》以獨特的視角展現了醫護工作者的艱辛與付出。畫中,孩子望著電視機裡的媽媽,似乎在喚著母親的歸來。畫作聚焦於“逆行者”們的家庭,令觀者體會到勇赴戰場的醫護人員,同樣是父母、兒女和親人的牽挂。

圍繞傳播大愛、弘揚真愛、歌頌友愛,王巍創作的《白衣天使的心聲》、周思源創作的《感恩有您》、成都音樂家協會(簡稱成都音協)創作的《我相信》等,都生動地詮釋和展示了社會主義“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同心協力、眾志成城的動人大愛,受到了社會各界的廣泛好評。

關注生命,不僅是對生命的救護,也包含對自我生命的體認。著名詩人張新泉的《庚子年正月初五,陽光燦爛》從小貓對口罩的好奇、斑鳩天籟般的鳴叫延伸到口罩封嘴卻不能失去居家隔離生活中的笛音:“小區園內除了我和我的影子/隻有一隻小貓,好奇地/把我的N95口罩打量/斑鳩扔來天籟般的咕嚕/真好聽!即使夾帶著飛沫/我也不在乎落到臉上//對面三樓有人喊——/張大爺,把笛子吹起來喲/今天我們合唱《懷念戰友》/讓老太陽也學會熱淚盈眶”。

四、忠於事實的藝術呈現

我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出現許多超出我們想象的事實,比如如何想方設法上戰疫一線,如何採取各種有效措施確保社區安全,如何千方百計提供保証人們生活的必需物資,如何齊心協力、中西醫結合醫治患者等事實,反映出中國人民充分發揮社會主義制度優勢,創造性開展防控疫情蔓延的獨特做法和有力措施。這些鮮活的事實,既是戰疫的過程化呈現,又是文學藝術創作的真實材料。

創作應以客觀事實為本,真實反映這次史無前例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此次疫情影響之廣前所未有。藝術的深度書寫需要廣泛採信、明白就裡,尤其是創作者在這次疫情沒有解除之前隻能從各自居住地通過鋪天蓋地的網絡信息間接了解和感受全國防控阻擊的情況,而自家所在地情況也隻能是局部的,也不能以偏概全、一葉障目。金末元初著名文學家、歷史學家元好問在《論詩三十首》中寫道:“眼處心生句自神,暗中摸索總非真。畫圖臨出秦川景,親到長安有幾人?”戰疫文藝創作需要宏大的真理敘事與細微的客觀描述完美結合,以一部部具體戰疫作品反映整個國家和全體中華兒女在疫情防控阻擊戰中團結一心、同舟共濟的民族精神風貌。離開或曲解甚至為了所謂藝術虛構性而挑戰藝術反映真實的底線,這不是戰疫文藝的內涵規定性和美學基本要求,是難以做到“酌奇而不失其真,玩華而不墜其實”。

值得肯定的是,四川作家、藝術家始終堅持生活真實與藝術真實相結合原則,力圖從身邊所見所感入手,增強藝術真實的感染力和穿透力。

李錫榮的報告文學《報答》記敘四川漢源與湖北人的特殊感情,讀來令人動容。作者講述了幾個感人的故事:清溪鎮水果種植專業戶李建和妻弟南沂向湖北襄陽捐贈25噸蔬菜水果。受他們委托,徐路林、申瑋夫婦2月11日深夜兩點從漢源出發,經過24小時、1300公裡長途跋涉,將閃耀著川西陽光色澤的果蔬送抵襄陽。返程前,襄陽民政部門給了他們一箱方便面,以供路上充飢,但一上高速,他們就把這箱方便面送給了卡點上值勤的工作人員。縣城居民文志成收購25噸蓮花白並雇車運往鄂州,農場主肖丁菱用9天時間湊集16萬枚雞蛋,漢源縣經果林聯盟400多名成員捐出5噸大米……向著湖北,漢源人一次次出發。這種知恩圖報、攜手戰疫的人間大愛情懷,真切反映了中華民族血濃於水、共渡難關的互幫互助品格。

如果說《報答》主要記述漢源對湖北的集體感恩,那麼曾散的報告文學《溫暖的光》則講述了幾位當年經歷“5·12”汶川特大地震的醫護人員的故事,把醫護人員崇高的救死扶傷職責和知恩圖報情感融為一體,為讀者真實描寫了醫護人員的內心世界。這篇發表在《人民日報》的報告文學《溫暖的光》的作者曾散是湖南宜章人,他記述的幾位女醫護工作者都與汶川地震有關系,其選材獨到,細節捕捉到位,人物形象鮮活,把什麼是“溫暖”講述得淋漓盡致,感人至深。

書法篆刻作品如何參與戰疫?它以各具風格的筆墨刻寫,表達四川書法藝術家“眾志成城祛疫鬼,銀鉤鐵畫寫深情”的創作責任。戴躍的行書《庚子感懷》是他居家避疫、輾轉難寐時真情流淌的日記,其小行草筆健韻流、深情激蕩、清氣奔涌、小中見大,反映了作者以文記事、以書見品的創作格制。何應輝的隸書自撰聯“六百裡驅戰甘如意,萬千人動情贊楚荊”,是作者有感於輾轉四天三夜搭車、騎行300公裡,急返武漢參加戰疫的女醫生甘如意的動人事跡而撰,並以筆力沉雄、意趣朴厚、略參大篆筆意的摩崖刻石隸書作書寫,氣格沉雄,宏博清超。何開鑫的草書“江城有疫火雷鎮,華夏無虞雲海寬”,筆墨剛柔並濟。林嶠的行書自撰十五言聯“聚力八方,醫者慈心,千裡整裝馳武漢﹔成城眾志,國人同愾,九州燃燭送瘟神”。格清調雅,端厚峻健。這些作品反映了四川書壇以全民戰疫為契機,飽蘸濃墨、飽含深情的翰墨情懷。

五、立足精品的審美追求

目前戰疫文藝出現激情有余而審美不足、表象敘事多於沉澱表達的問題,主要因為創作者在疫情暴發特別是居家隔離之后,急於通過藝術創作盡快進入防控阻擊戰之中,表達創作者們情系疫區、為之加油鼓勁的強烈願望和關切之情。這就為戰疫文藝創作帶來了前期的時空局限,其文本的分量和美學價值就難免有所削弱。災難題材的特殊性,內在隱含著書寫方式的獨特性。需要藝術家對災難本身的突發性、破壞性、震蕩性等展開綜合性、系統性觀察,對人類抗擊災難不可更移的信心和意志予以思考,對人類在與災難的抗爭中所體現出的自救互救、防控阻擊的偉力和精神進行表現,把筆觸深入生命生存生活狀態之中,深入人性的各種表現情勢之中,深入家國關系與民族命運之中,才會創作出能夠觸及人的靈魂、引起人們思想共鳴的,能夠溫潤心靈、啟迪心智,傳得開、留得下,為人民群眾所喜愛的優秀作品。戰疫文藝在經過“操千曲而后曉聲,觀千劍而后識器”之后,生動講述防疫戰疫一線感人事跡,講好中國抗擊疫情故事,必將奉獻“深文隱蔚,余味曲包”的獨特文本。

對舉國疫情防控過程和事實的真切認知和審美把握,是檢驗作家、藝術家創作水平的基本准繩。這既需要整體認識全國戰疫形勢和走勢,又需要洞隱燭微、見微知著,在選擇細節鋪陳時予以生發和寫意。

期盼平安、祝福每一個人,是戰疫文藝所表達的最普通而又最真誠的情感。當災難降臨大地的時候,每個人最渴求的就是平安健康。這種特定語境內在規定了創作題材與心性表達的基本邏輯,給創作者帶來突破主題集聚和情感泛化的難題。欲在眾多同類書寫中與眾不同、另辟蹊徑,見他人之未見、言他人之未言,需要的是創作者獨特體驗、思考深度和語言表達魅力。羅偉章的散文《我在成都祝福你》記敘身處新冠肺炎疫情之中的真實感受和思考。大家都處在共時同境狀態下,許多戰疫過程人皆感知。如何表達這種特殊狀態和社會情緒?羅偉章以簡潔而細膩、跳躍而流暢、紀實而空靈的筆觸,為讀者提供了具有戰疫社會價值和審美意味的文本。羅偉章這篇散文發表於2020年1月30日的《文學報》,是對當時戰疫過程的記錄和感知,其現實生活情形已成為過往記憶而留存於世,轉化為這場罕見的戰疫史實的文學資料,豐富著中國戰疫文藝的品格樣式。

劉裕國的報告文學《願化春風——四川大學華西醫院護士周嫻的武漢戰疫故事》以真實傳神、細膩溫婉的描寫,刻畫了“90后”護士周嫻平凡而超凡的英雄形象,為讀者了解武漢戰疫細節和艱難過程提供了特殊文本。作者滿懷深情地在開篇寫道:“都說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隻有挺身而出的凡人。在這場對新冠肺炎的阻擊戰中,一批成長起來的‘90后’,面對來勢洶洶的疫情,毅然接令,英勇無畏,舍小家,為大家,紛紛奔赴戰疫第一線。他們用信念點燃自己,用青春詮釋壯麗,如春風撫慰著那片受傷的土地。他們肩負起了國家重擔,成了不可或缺的戰疫力量。他們有的剛參加工作、還沒結婚﹔有的成家有了幾個月或幾歲的孩子。他們給世人一個大大的驚訝:這群昨天還備受長輩呵護的孩子,仿佛一夜之間長大了!2020年戰疫,祖國放心地把接力棒交到了他們手中。四川大學華西醫院胸外科護士周嫻,就是他們當中最普通的一員。”接下來對周嫻的戰疫事跡做了詳細記錄。

周嫻出生在青城山腳下一個小山村。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發生后,四面八方的白衣戰士愛洒都江堰,一份感動鑄就理想。她2010年進入華西醫院實習,2011年參加規范化培訓,2013年定科於華西醫院胸外科,2018年參加中國國際救援隊。2020年1月20日,各地新聞都開始陸續報道疫情,一場沒有硝煙的鏖戰即將開始。四川大學華西醫院也開始在網上發自願報名登記表。周嫻一共三次報名。她是鐵了心要去武漢。從接到通知到出發,周嫻一直收到來自同事、朋友、親戚發來的信息,為她加油、打氣。她很感動,只是覺得這真的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一件自己義不容辭的事情,就像當年“5·12”汶川特大地震大家都來幫她們一樣。

2020年2月7日17:05,華西第三批醫療隊抵達武漢。2月8日吃完早飯,開始了緊張的培訓,華西醫院感染管理部主管技師給他們進行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相關防治知識的培訓。讓周嫻打怵的是傳染病尸體護理,學習過理論知識,但上班這麼幾年還從來沒有實際操作過。培訓老師讓他們保持心態穩定、自我開導、自我減壓,不要去想明天病房將會是怎麼樣。接下來,穿脫隔離衣的訓練又開始了。2月9日,分組后,組長高慧組織全組5個成員再次練習穿脫隔離衣。讓周嫻沒想到的是,自己居然做錯了一個步驟:還沒取下護目鏡,就先把手套給脫掉了。要是在病區現場,這樣的失誤,就等於在謀殺自己!這事讓周嫻想著就后怕,也深深地自責。她問自己,若不能戰勝自我,到了現場還怎麼戰勝病毒?當晚8點,周嫻穿上隔離服,全副武裝,走進病區……在救治一位老年病人的時候,老人呼吸不暢,期待地望著周嫻,突然伸出枯瘦的手抓住她的手,抓得很緊。老爺爺的動作嚇得周嫻哆嗦了一下,但她很快鎮定了下來,她知道他比她更恐懼。周嫻拍著他的手,安慰道:“爺爺別怕,戴上面罩舒服一點。”

28號床是位70多歲的老爺爺。輸完液,周嫻為他取留置針,老爺爺突然問:“你們有沒有指甲刀?”指甲刀哪有隨身帶著?但周嫻還是說:“有呀,您等一下。”老人說:“你看,我這手根本不是手了,像雞爪爪了。”說著,他舉起手,笑著。老人還挺幽默的。周嫻到護理台找來指甲刀,正要遞給老人,看著他伸出的手顫顫巍巍,便說:“爺爺,我來幫您剪。”老人一聽非常感動,說:“謝謝你啊,姑娘。我活了70多歲,第一次享受這樣的待遇。你們這麼辛苦地從四川跑來救我們,真是活菩薩。”看著周嫻,老人覺得一股和煦的春風,輕拂著焦渴的心田,一滴滴熱淚從眼角滾落出來。老人不由得抬起另一隻手,向周嫻敬了一個禮。周嫻心中一顫,鼻子一酸,眼睛熱熱的。她轉過頭:她不能哭,護目鏡花了影響干活,她硬生生把眼淚給憋了回去。臨走時,周嫻鼓勵老人:“爺爺,您要好好配合治療,爭取早點出去和家人團聚,歡迎將來到四川看大熊貓哦。”老爺爺點著頭,說不出話來。他還不知道,眼前這位笑瞇瞇的護士姑娘,正忍受牙痛的折磨,已經好幾天了。

半個月后,所有的工作都得心應手了,心裡的恐懼也逐步戰勝了。周嫻一邊在任勞任怨地付出,一邊在向心中的一個偉大目標靠近。這個目標就是入黨。周嫻默默地在心裡埋下了三個期許:早日結束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早日回到四川與親人團聚,早日在黨旗下舉起右手宣誓。

我之所以引用劉裕國報告文學的詳細內容,是認為他通過對周嫻的採訪,記述戰疫過程非常細致生動,戰疫醫院的不少情節不為外人所知,使作品具有敘事現場感和語言雕塑力,是一篇難得的戰疫報告文學作品。

在新冠肺炎疫情面前,四川戰疫小說生動講述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描寫戰疫前線和全民戰疫中的最美人物和感人事跡。作品選材廣泛,表現形式靈活多樣,或中篇或短篇,或小小說等,多角度、多層面反映戰疫過程。這些作品針對醫護救治、城市現狀、百姓生活等方面聚焦人們的生活狀態,凸顯醫護人員救死扶傷的人性光輝,謳歌人間大愛,引導大眾正確認識新冠肺炎,提振鼓舞人們戰勝新冠肺炎的信心,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注入強大的正能量。

六、戰疫文藝創新無窮期

觀察已涌現的戰疫文藝作品,主題集中在醫護救治、千裡馳援、志願服務、隔離生活等方面,凸顯醫護人員和當代軍人救死扶傷、舍身救人的舉國大愛和人性光輝,表現特殊時期全民支援武漢、支援湖北,採取各種嚴管措施控制疫情蔓延的現實處境與生活狀態,充分反映了中華民族不屈不撓、共御巨災的智慧和堅毅,彰顯了社會制度的優越和家國情懷的力量。但是,由於戰疫文藝創作之初處在復雜艱難的過程之中,文藝創作與實際情況膠著,許多現實生活素材還來不及消化和深思,難免會出現藝術質量不一、空洞干澀,缺乏人文溫度和哲學深度的問題。

對此,我認為戰疫文藝創作應向中國美學精神禮敬,繼承和弘揚中華民族深厚的直面災難的大智大勇、頑強抗爭的人文情懷﹔向戰疫現實靠攏,深入觀察和把握國家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決策部署和顯著成效,了解戰疫第一線和身邊的可歌可泣的戰疫事跡和普通老百姓的悲歡離合故事﹔向災難書寫的縱深掘進,努力探尋戰疫文藝獨特的內在美學意味和特定表達形式,在藝術追求中凸顯當代中國戰疫文藝的風格特征和藝術氣派。

文藝是人類心靈與社會良知的書寫與記錄。書寫災難也成為很多民族的文藝傳統之一。中國災難文學自先秦以來,就一直保持“詩言志”“興觀群怨”“實錄直書”的現實主義傳統。這一美學傳統,在中國當代文藝發展歷程中體現得異常突出。進入新世紀以來,我們經歷了2003年SARS病毒,2008年初“拉尼娜”嚴重冰雪凍雨災害,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2010年甘南舟曲“8·8”特大泥石流災害等災難。在一次次災難面前,四川文藝工作都發揮了關注現實、凝聚民心、鼓舞士氣、拓展思想深度與提升美學品格的獨特社會功能。

為了以文藝理論和評論引領戰疫文藝開展富有深度和力度的創作,四川省文藝評論家協會(簡稱省評協)動員會員撰寫有關戰疫文藝研究文章,力圖從國家立場、生命關懷、審美價值等方面闡述戰疫文藝和發揮社會時評的特殊功能。在疫情暴發不久,省評協在全國率先向全省文藝評論工作者發出倡議:提高政治站位,執行相關規定﹔加強正面宣傳,做好輿論引導﹔發揮專業精神,深入研究思考展現評論優勢,強化社會擔當,以鼓勵四川文藝評論家拿起手中的筆,書寫心中的情,用文藝評論的特有方式激發和激勵廣大文藝工作者抗擊疫情的斗志與活力,幫助人們更好地理解戰疫文藝作品的思想內涵,堅定戰勝疫情的決心和信心,更好地展現中國精神,凸顯中國力量。

一個善於從各種災害中總結和汲取經驗教訓的民族,必定是日益堅強和不可戰勝的。新冠肺炎疫情所引發的關於舉國體制阻擊、社會力量救助、醫護人員保護、科研攻關效能、人文關懷、人與自然關系、人與城鄉環境、人口流動管控、人與居家隔離、群體恐慌心理、各類媒介信息等問題,都需要納入文藝創作思維視野,予以真實准確的洞悉與形象表達。這種戰疫文藝書寫中的反思與追問的出發點或目的則是希望通過對疫情的反思與追問來探尋疫情災難發生的根源,通過戰疫文藝來提醒人們吸取經驗教訓,避免重蹈覆轍,助推國泰民安而可持續發展。

從目前戰疫文藝來看,需要著力凸顯崇高美學與生命精神的藝術特征。18世紀英國美學家博克在《論崇高與美》中認為:“任何適於激發產生痛苦與危險的觀念,也就是說,任何令人敬畏的東西,或者涉及令人敬畏的事物,或者以類似恐懼的方式起作用,都是崇高的本源,即它產生於人心能感覺的最強有力的情感。”康德認為:“自然界當它在審美判斷中被看作強力,而又對我們沒有強制力時,就是力學的崇高。”力學的崇高來自主體採取的審美態度,當我們面對恐懼時,能夠從自身心性中產生一種強大意志力,即對恐懼與困難的克服﹔來自對恐懼與困難客體的認知,客觀對象可能真的有力量,也可能沒有力量,僅以某種形態顯現於人的感官或理智面前,但不管客體是否真的有力量,在審美判斷中都被主體看作是有力量。這樣,對恐懼與困難的克服就顯示出主體力量對象化的投射,從而克服自身的局限與缺陷、弱小與無助,展現出無比的頑強、堅毅與勇敢,在超越其自身的局限時表現出一種崇高的偉大精神。中國當代災難文藝是對人與災難的各種關系的書寫,尤其是書寫著人戰勝災難、克服自我局限性的一面,因而中國當代災難文藝表現出濃厚的崇高美學特質。這正是當下戰疫文藝需要植入的美學“硬核”。

恩格斯說:“沒有哪一次巨大的歷史災難,不是以歷史的進步為補償的。”災難是負效應負價值的體現,但在一定條件下,可化危為機、轉危為安,促使災難走向它的反面,為人類生存發展帶來新的機遇和創造新的變革方式。與這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同步的戰疫文藝,以筆為槍,以歌鼓勁,為人民抒寫,為時代立傳,在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中將化災難為進步,書寫中華民族不為任何艱難困苦所嚇倒所屈服的恢宏史詩。

(作者李明泉,系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四川省社會科學院二級研究員。本文全文刊發於《生命至上:四川戰疫叢書·文藝卷》,四川人民出版社2020年12月版,第1-21頁。)

(責編:高紅霞、章華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