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學者“手繪天朝” 帶你穿越回120年前的四川

2021年02月26日08:31  來源:華西都市報
 
原標題:帶你穿越回120年前的四川

百年前有關中國的古建旅行繪本——《手繪天朝:遺失在日本的中國建筑史》。

“九重宮闕晨霜冷,十裡樓台落月明。”雕梁畫棟,飛檐斗拱,樓台軒榭,中國古建筑之美 ,讓 人 沉醉。但是,如今許多古建筑已經消失在歷史的塵埃之中,令人唏噓。
  有一位日本學者,在20世紀初來到中國,進行了細致深入的古建筑考察,這個人就是伊東忠太。他對中國古建進行學術考察,為日本國內的建筑保護和維修提供參考。1902年 4 月 至1903年6月,伊東忠太自北京起程,途經河北、山西、河南、陝西、四川、湖北、湖南、貴州、雲南,進入緬甸,途中繪就五冊田野筆記。
  2020年9月由現代出版社出版的《手繪天朝:遺失在日本的中國建筑史》一書是對原筆記進行拍攝、整理、附加圖注以及解說等后編纂而成。

影響梁思成的古建研究專家

《手繪天朝:遺失在日本的中國建筑史》中的900余幅手繪圖片,大部分圖片為彩圖。其中所繪建筑,有的已經損毀,有的則已不復舊時模樣。因此,這部手繪筆記也成為中國建筑文物珍貴的歷史記錄。伊東忠太的筆記忠實記錄了中國古建筑的原始風貌,為當下的文物修復提供了相當重要的參考。
  以北京的白雲觀為例,筆記中表明,他是在1902年5月28日考察的這座道教祖庭,他在文字記載中講述了中國的道觀與佛教寺院在布局、樣式與殿堂各方面的不同之處。最為重要的是,在考察筆記中有一幅伊東忠太手繪的白雲觀山門圖,清朝末年白雲觀的山門上有“跪諷皇經,祝國浴民,叩天祈雨”的字樣,現代白雲觀已經沒有這些字了。
  伊東忠太一生致力日本傳統建筑以及亞洲建筑的研究,是近代日本建筑學科的創始者、亞洲建筑研究的先驅性人物,曾影響過梁思成等中國的建筑學家。梁思成曾說:“在我開始研究中國建筑史的時候,日本先輩者如伊東、關野等先生的著作,對我的幫助是巨大的。”

日本學者 到中華尋古建之根

1901年,以伊東忠太為首的日本考察團是第一個對紫禁城進行大規模考察和測繪的學者團。1902年至1903年之間,伊東忠太對中國長時間的建筑考察,是日本建筑界研究中國建筑的開端。在伊東忠太心中,這是一個尋根之旅:“鄙人以為研究日本建筑者,首須究其歷史,既悟日本建筑之發達,所得於中國系建筑者,至非淺鮮﹔遂又轉入中國建筑之研究。”
  與學界重點關注建筑的間架結構相比,伊東忠太的手繪筆記更多的是從藝術角度關注建筑細節。翻看《手繪天朝:遺失在日本的中國建筑史》,可以發現,不光是建筑,在筆記中山川地理、日常生活、服裝頭飾都有所涉獵,可以看出伊東忠太對中國文化的熱愛。
  作為一個對中國文化有著濃厚興趣的日本人,伊東忠太認為,國土與國民是藝術的兩個方面,也是建筑產生的基礎條件。因此,在中國田野考察的過程中,歷史文化、鄉土方言、風俗習慣,都是伊東忠太對中國古建筑尋根探源的內容。比如在1902年4月26日北京郊外所見中,他記載了萬壽寺附近婦女與兒童的發飾與服裝。
  進入四川境內,伊東忠太去了很多地方,包括雙流、新津、新都、彭州、綿陽、德陽羅江、廣元、劍門關和瀘州等地。在這900余幅手繪圖片中,有100余幅都是關於四川的。光是峨眉山,他就用了20多幅繪圖,記錄下了山上的建筑和自然風光。他受到當地衙門的熱情款待,被八抬大轎抬上峨眉山,卻在路上發現衙門負責人徇私舞弊。他辭退了轎夫,徒步上山后,隨即發現了更多樂趣。

曾游草堂寺 喜歡雙流的民居

在成都,伊東忠太停留了大半個月。他拿著筆,邊走邊看邊畫,從武侯祠到望江樓,從文殊院到昭覺寺,從杜甫草堂到青羊宮,這裡的每一處建筑都引起他極大興趣。他還去過杜甫草堂。當時那裡是草堂寺和杜公祠。他說,祠堂中央供奉著杜甫的塑像,左邊是宋代著名書法家黃山谷像,右邊是詩人陸游像。
  在雙流,伊東忠太看到民居中一些有趣的建筑手法,一些復雜美妙的花紋也引人注目。他還寫道,雖然新津只是一個小縣城,但是仍有一些值得看的建筑,聖廟就是其中之一。圖中所繪是聖廟中的窗戶,伊東評價其“新穎有趣”。他的個人遭遇也值得一提,比如他騎到成都的馬死了,這匹馬雖然脾氣不好,但任勞任怨,於是他想為這個好伙伴建一座墳墓,當地人卻對他的想法一笑置之,沒人願意幫忙。
  從這本百年前的文圖古建旅行繪本,我們看到了文化、故事、細節得以穿越時光重現的可能性。(封面新聞記者張杰)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