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返梓州與長安間 李商隱揮毫留佳作

2021年02月20日07:53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往返梓州與長安間 李商隱揮毫留佳作

三台縣古稱梓州,唐至德二年(公元757年),四川被分為劍南東川、西川,各設節度使,其中劍南東川節度使治所就在現在的三台縣。因此,許多文人也曾在這裡駐足,傳下許多精彩的詩篇。

其中最有名的,當屬“李杜”中的杜甫,其代表作之一《聞官軍收河南河北》就是在梓州寫下,這首“生平第一快詩”記錄下杜甫當時的喜悅,流傳千古——“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

在杜甫之外,“小李杜”中的李商隱也曾在梓州生活過。公元851年,李商隱受時任東川節度使柳仲郢之邀,來到梓州,開啟了一段4年多的梓州生活,並留下了許多詩作。

古代交通不便,從長安到梓州,李商隱一路寫下許多詩作,主要是觸景生情、感懷亡妻,在大散關作《悼傷后赴東蜀辟至散關遇雪》、在利州寫下《利州江潭作》等。其中,有一首詩風格迥異,成為獎掖后進的佳作,其雖不是趕赴梓州途中所作,但也與這段時光有關,這就是《韓冬郎即席為詩相送因成二絕》。

公元851年,在送別李商隱的宴上,好友韓瞻之子韓偓即席賦詩,才驚四座。公元856年,李商隱離開梓州返回長安途中,重誦韓偓的贈詩,寫下了兩首七絕酬答,詩題為《韓冬郎即席為詩相送,一座盡驚。他日余方追吟,連宵侍坐,裴回久之,句有老成之風,因成二絕,寄酬兼呈畏之員外》。

其中一首這樣寫道:十歲裁詩走馬成,冷灰殘燭動離情。桐花萬裡丹山路,雛鳳清於老鳳聲。這句“雛鳳清於老鳳聲”尤為后人所稱道,詩中對少年才子的由衷喜愛,提攜后進之襟懷溢於言表。(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祖明遠 整理)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