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說鹽都:黃桷樹下“一碗水” “因為愛情”流淌不涸

2021年02月19日08:48  來源:四川日報
 

自貢市大安區大山鋪通往沙灣的3路公交車,從大山鋪出發,第二站的站名叫“一碗水”。

相傳,古時有一天,一個十五六歲嚴姓小伙挑著鹽擔子行至大山鋪鎮境內一個山灣處,當時正值伏天晌午,天氣炎熱,他實在支持不住,暈倒在一棵大黃桷樹下。

黃桷樹下住著一戶人家,家中有個寶貝女兒叫翠翠,乖巧可愛,在黃桷樹下玩耍,見突然暈倒一個小哥哥,急忙叫來父親救治。嚴小哥醒來后知道是父女倆救了自己,心中十分感激。

此后,嚴小哥每逢挑鹽,路過山灣,總要到黃桷樹下歇腳,翠翠也會陪他說會話,並為他准備一碗水去暑解渴。天長日久,兩人漸生愛意,於是約定,讓嚴小哥上門提親。可到了日子,翠翠在黃桷樹下痴等,嚴小哥像是從地球上消失了似的,再也沒來過。

原來,翠翠家屋后住著王員外一家,王員外有個小兒子王習一,從小就喜歡翠翠,以為自己家裡條件好,長大后定能把翠翠娶到手,但聽鹽擔子要上門提親,王習一詭計上心。

鹽擔子販鹽,要向官府上繳鹽票稅,鹽票作為是否上稅的唯一憑証需要隨身攜帶,否則被稅警擋查,不僅會丟掉老本,還有性命之憂。

王習一化裝成叫花子,偷偷跟在嚴小哥后面,偷走他的鹽票,並報告給稅警。於是嚴小哥被官府抓了去,下了大獄,后被打發到長山鹽礦服苦役。

可憐了翠翠,不明就裡,她天天盼,日日等,流干了眼淚,哭瞎了眼睛,不久后生了場大病去世了。

翠翠死后,黃桷樹下,她經常坐的地方,淚水滴過的草叢中,漸漸地浸潤出一股泉水來。泉水順著石頭縫往下滴,滴在青石板上,鑿出一個水凼,宛如碗形,終年盛滿一碗泉水而不涸,就像當年她為嚴小哥備下的一碗清水。

此后,往來的鹽擔子們也常常在這黃桷樹下歇息,從石凼裡取水解渴,可無論怎麼喝,那石凼的水都是滿的。久而久之,村民就把這個山灣改叫“一碗水”。

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秦勇 整理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