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淵潔500萬字新作期待早日面世

2021年02月18日09:03  來源:北京日報
 

40年前的2月10日,兒童文學作家鄭淵潔寫下了皮皮魯、魯西西的故事,如今,皮皮魯、魯西西兄妹也剛過40歲生日。鄭淵潔許下諾言,他十年來積攢下的500萬字新作,爭取在皮皮魯50歲生日時拿出來。

“皮皮魯”維權尚未成功

黑眼鏡、黑帽子、黑外衣,搭配著藏青色圍巾,“網紅”作家鄭淵潔在皮皮魯總動員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接受本報記者獨家專訪,兩個小時中,他在作家、維權斗士、爸爸、爺爺、兒子等各種角色中穿梭,但談論最多的還是皮皮魯和他的讀者。

坐著時光穿梭機,鄭淵潔回到了40年前的那個春節。1981年2月10日,他拿出稿紙、英雄牌吸水鋼筆,動筆寫第一篇長篇童話。他想,要寫就寫人物的名氣比作家名氣還大的書。鄭淵潔笑稱,他父親是山西人,母親是浙江人,一出生就是錢庄和票號的結合,那個時候他就琢磨過,這本書賣得好,將來是要做商業用途的。

首先是起名字,鄭淵潔定下的第一個原則是,不管名字起得多麼天花亂墜,必須在中國要有這個姓。第二個原則是,一定不是漢語常用的詞匯,這樣有利於保護。鄭淵潔早年在福州軍區當兵修飛機,軍區司令員的姓氏激發了他的創作靈感,“皮皮魯”的名字從腦海裡蹦跶了出來。他又想,盡管當年已經實行了計劃生育政策,但還是想給皮皮魯找個妹妹,於是有了跟媽媽姓的雙胞胎妹妹魯西西。

鄭淵潔沒想到,他凌晨四點半起床寫出來的皮皮魯和魯西西,讓他的兒童作家身份上多了一個維權斗士的名號。從1986年起,他就開始了維權戰斗,至今還發現國內有1000多家名稱叫“皮皮魯”“舒克貝塔”的企業。鄭淵潔為魯西西維權7年,去年11月法院判決鄭淵潔勝訴,“這次判決是給魯西西40歲生日最好的禮物,但皮皮魯還比較沮喪,他還沒有被解脫出來,讓妹妹先行了一步。”

讀者留言一定回復

鄭淵潔已出版了2000萬字作品,書賣出了3億冊,每天售出3萬冊。但鄭淵潔說,他最大的財富不是掙了多少錢,買了多少房,兩代讀者才是他真正的財富,“隻要是讀過皮皮魯的人,一見了我,不管多大,立刻變成孩子,就跟鑽入時光隧道一樣。”

十年前,鄭淵潔一個人的雜志《童話大王》合同到期,於是他從幕后走到台前,開起了微博,很多讀者開始轉戰網上給鄭淵潔留言。“有的孩子省下早飯錢,買我的書。所以,他們和他們的孩子給我留言,我一定要回。”結果,鄭淵潔一不小心,十年已回復了幾十萬條微博,“我一直這麼干,對我來講就是耽誤一點時間,但對他們來說就是高興一天、一周、一個月,甚至一生就改變了。”

“我想對方肯定不是機器人吧,不是僵尸粉吧,肯定是真人,那麼真人給我留言,我回了他,真的是莫大的快活。”鄭淵潔說,這兩天就有讀者留言說:“鄭爺爺,您覺得什麼是有意義的寒假?”“我告訴他,第一陪伴父母,第二閱讀,第三追劇,第四玩游戲,第五控制體重。”

鄭淵潔昔日的小讀者長大了,他們給自己的孩子讀起了皮皮魯、魯西西,但他們也發現,這些書怎麼和小時候不一樣了。鄭淵潔說,那是因為把結婚等“兒童不宜”的內容刪掉了。但有的地方,他據理力爭,不改!那是還用BP機的年代,出版社問鄭淵潔改不改,“我不讓改,《紅樓夢》把馬車改成奔馳行嗎?他們說你寫的又不是《紅樓夢》。”后來鄭淵潔出主意說,可以加個注解,讓孩子們知道現在幸福生活來之不易。

因為是給讀者的后代寫作,鄭淵潔身上的責任心更重了,他會在作品裡告訴小讀者們一些生活常識,比如,井蓋不要踩,用完的筆一定要把筆帽扣上,不要和陌生人說話等。

讀者們當年寫給鄭淵潔的信,他一封都舍不得扔,甚至買房子給這些信“住”。十萬封信住的房子,鄭淵潔沒住過沒租過沒賣過,以后也不會賣,因為將來會變成書信博物館。鄭淵潔說,一個孩子作業那麼繁重,能給一個素不相識的人提筆寫一封信,任何時候想起來都是熱淚盈眶。

創作秘密不告訴別人

無論上法庭,還是驗車、修手機,鄭淵潔都親自出馬,從不找人代替,“作家要不遺余力地、不放棄任何機會地多接觸生活,這些事不影響我的創作,反而給我帶來大量靈感。”最后他不忘記叮囑了一句,這個創作秘密不能告訴別人,否則他就沒飯吃了。

前一陣子,跟了鄭淵潔19年的小汽車要被強制報廢了,這輛車身上有不少劃痕,鄭淵潔花了不少錢整修一新。最后,他對工作人員說:“它跟了我19年,一定要全麻。”對方並不知道面前站著的這個人是“童話大王”,回答道:“放心,我們一定讓它無痛離開這個世界。”送行那天,鄭淵潔哭得稀裡嘩啦,他說,正是以這部車為原型,他寫過一部叫《皮皮魯和活車》的作品。

“童話大王”的創作秘密還有很多,他做任何事情都善於研究,動腦子。比如關於游戲,鄭淵潔的訣竅就是和孩子一起玩,別的家長說,你隻能玩一個小時,他會說,每天必須玩兩個小時。一家人的游戲戰報貼在冰箱上,結果他的兒女沒有一個沉迷游戲的。

關於閱讀,“童話大王”也是費了腦子思考的。“世界上唯一不擔心上癮的事是閱讀。”鄭淵潔說,隻要閱讀就佔便宜,不用費勁巴拉到好遠的地方去見他,看他的書就了解他了。還有那些動用一切手段也見不到的人,比如孔子、李白,書比本人都精彩,“距離產生美。”

“希望皮皮魯50歲生日的時候,不用再提知識產權的事了,我相信一定能做到,因為保護知識產權的環境越來越好。”最后,鄭淵潔放下話,這些年他寫了近500萬字新作,比以前作品好得不是一星半點,隻要皮皮魯維權成功,他立刻就拿出來,因為好多出版社都等著呢。但他估計,這一天,怎麼也要等到皮皮魯50歲的時候了。(記者 路艷霞)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