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奪瀘定橋 為紅軍北上打開通道

2021年02月10日08:04  來源:四川日報
 

無橋板瀘定橋。

▲紅軍飛奪瀘定橋紀念碑。

蹲點點位

瀘定縣紅軍飛奪瀘定橋紀念館

歷史評價

紅軍飛奪瀘定橋,為紅軍北上打開了通道,是紅軍長征中具有戰略意義的重大勝利之一。

“飛奪瀘定橋,知道‘飛’和‘奪’指什麼嗎?”

“晃蕩的瀘定橋上,我軍22名突擊戰士,是以什麼姿勢過橋的?”

2月1日,位於甘孜州瀘定縣城晃晃悠悠的瀘定橋上,臨時講解員夏芸帶著無線擴音器,向游客講解著這座有著300多年歷史鐵索橋的故事。其中,最讓每位游客心潮澎湃的,莫過於1935年紅軍“飛奪瀘定橋”那一段。

兵貴神速晝夜不停急行軍一百二十公裡

瀘定橋始建於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是大渡河上建造最早最長的一座橋梁,橋身由十三根鐵鏈組成,下邊九根作為底鏈,兩邊四根作為扶手,橋長101.67米,橋寬3米,由12164個鐵環組成,十三根鐵鏈重達21噸。

“接到飛奪瀘定橋的命令,紅軍一晝夜急行軍120公裡趕到瀘定橋,相當於跑了3個馬拉鬆!”借用許多軍事專家的評論,夏芸這樣概括這段歷史,“創造了世界步兵行軍史上的奇跡!”

夏芸是紅軍飛奪瀘定橋紀念館宣教部主任,研究紅軍歷史已經16年。

1935年5月27日,紅一方面軍在石棉縣安順場取得強渡大渡河戰役勝利后,兵分兩路向瀘定橋急進,右路軍由劉伯承、聶榮臻率領,左路軍先遣團二師四團則由團長黃開湘、政委楊成武帶領,分別沿大渡河東、西岸溯河北上,計劃3天到達瀘定橋。

5月28日,中央軍委發出命令,限左路軍先遣團在29日奪下瀘定橋。從紅四團接到命令的地點什月坪到瀘定橋,還有120公裡的路程。

夏芸介紹,憑借堅強的意志和堅定的信念,紅四團一晝夜高速行軍,終於在預定時間到達瀘定橋。其間,在孟虎崗消滅了頭天擊敗的殘敵,在雅加埂河架好被敵人炸毀的橋,在奎武村大渡河與對岸敵人機智周旋……

紀念館陳列著一幅幅栩栩如生的場景還原雕像,工作人員楊凡特意講了一個細節:“據我們尋訪的老革命講,當時走的是異常艱險的羊腸小道,一面是懸崖陡壁,一面是奔騰咆哮的大渡河,天又下著瓢潑大雨,紅軍急行軍十幾個小時沒吃過一頓飯,戰士們一個個疲憊不堪。他們都沒有纏綁腿,而是將綁帶拴一起相互牽著,就怕一不注意掉下懸崖。”

勇往直前槍林彈雨中二十二勇士四十分鐘奪橋

1935年5月29日凌晨,紅四團突然出現在西橋頭,敵人來不及拆完橋板,倉皇隔河射擊。此時,一百米長的瀘定橋,被拆去了約80米的橋板。靠西橋頭邊,一塊橋板也沒有,十三根光溜溜的鐵索在風中搖晃。

上級最終決定二連任突擊隊,22勇士為先鋒,從橋西頭正面突擊,奪取東橋頭。“總攻時間確定在下午四點,東橋頭太陽直射,天時上有利於我軍進攻。”夏芸解釋。

據1985年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書籍《瀘定橋》記載:當時全團數十名司號員一起吹響了沖鋒號,所有武器一起向對岸開火,22勇士身挂沖鋒槍,背插馬刀,腰纏十來顆手榴彈,冒著敵人的槍林彈雨,攀援著光溜溜的鐵索,向東橋頭匍匐前進。

接近東橋頭的時候,敵人澆煤油放火,鐵索滾燙。緊要關頭,楊成武在西橋頭振臂高呼,“同志們,沖過去,莫怕火,沖過去就是勝利。”廖大珠一躍而起,帶頭沖進火海。

僅僅40分鐘,我軍力克敵軍順利奪下瀘定橋。在整個奪橋戰斗中,突擊隊員僅傷亡4人。

“2020年9月,我們特意到大連,拜訪了黃尚清老人。黃尚清老人是參與飛奪瀘定橋戰斗的黃思沛將軍之子。黃尚清回憶,22名勇士當時在橋上有的攀援著光溜溜的鐵索,有的是雙腳分別纏著鐵鏈,有的則是雙腿夾著鏈條,挪步前進。既面臨著敵人猛烈的攻擊,又要使勁平衡鐵索,盡力防止上下左右晃蕩,艱難可想而知。”夏芸說。

講述

瀘定一直在尋找22勇士歷史資料

□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蘭珍

夏芸工作的紅軍飛奪瀘定橋紀念館,距瀘定橋600米。“紀念館是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每年約有6萬人次到此參觀。”夏芸介紹。

“當年突擊奪下瀘定橋的22位勇士,目前我們已經找到劉梓華、李友林、劉金山三位勇士的資料和圖片,另有一位勇士資料已找到,正在核實中。”夏芸向記者介紹,一直以來,瀘定縣都在尋找22位勇士的歷史資料。

自2005年參加工作,夏芸探尋紅軍在瀘定的歷史已經16年了。“這些年,隻要有一點點線索,我們會立即核實,如有可能,還會趕赴線索地,實地找尋。”夏芸說,“2019年,我們聽說,甘祖昌將軍在世時,曾經在一次會議中提到了飛奪瀘定橋的一位勇士,於是我們趕到江西,拜訪了甘祖昌將軍的妻子龔全珍奶奶……”

之后,夏芸和同事又前往沈陽,拜訪了106歲的鄒衍老將軍。長征期間,鄒衍經常來往於中央領導人之間,傳遞情報和重要信件﹔在大連,夏芸一行人見到了黃思沛將軍的兒子黃尚清老人,了解到更多奪橋的細節……

“早在12年前,我和家人重走了瀘定縣部分長征路,當時紅軍從什月坪到瀘定橋,120公裡的路程急行一天一夜,我們走了3天。”夏芸回憶,重走長征路,讓她第一次深刻體會到紅軍的堅韌,而這些年學習收集紅軍的歷史,感觸更深:“越學習,越覺得紅軍不易﹔越深入,越感恩先輩。”

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游飛蘭珍 文/圖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