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社會中,牛究竟有多“牛”

2021年02月07日09:42  來源:廣州日報
 
原標題:古代社會中,牛究竟有多“牛”

  《五牛圖》(局部) 韓滉(唐)

  四牛鎏金騎士銅貯貝器 (西漢)

  春節未到,牛年已至。對於現代人來說,牛只是一種普通牲畜,但對於古人來講,牛遠比其他牲畜重要。

  在數千年農耕文化中,牛不僅為人們提供耕種勞力,還在佔卜、祭祀、軍事、治水、運輸乃至民族精神的塑造上起過巨大的作用。

  牛能負重且柔順,“厚德”堪比大地

  在古人心目中,牛不是普通牲畜,而是有著崇高象征意義和功能十分強大的“神牛”。

  我國的群經之首《易經》,以乾、坤二卦象征天地,統領萬物。《易經》說:“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又說:“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坤厚載物,德合無疆。”

  牛能負重且柔順,與坤卦相似,故《說卦傳》稱“坤為牛”,直言牛是負載生養萬物的大地即坤卦的象征物,可見牛的“厚德”堪比大地。

  而牛還與道家創始人老子有點關系。傳說老子騎青牛過函谷關時,關令尹喜命令門吏說:“若有一老翁乘青牛板車從東來,不要讓他過去。”當天果然見一老翁乘青牛車從東來,求度關,此老翁就是老子。正是在函谷關,老子把五千言的《道德經》傳授給尹喜。於是,老子的座駕青牛自然變成了“神牛”。

  中國文字的創立和發展,與牛有關

  商代先民很迷信,不僅作戰、打獵、祭祀等大事要卜問,就連病痛、生子、嫁娶、天氣等事也要卜問一下,而用於佔卜的主要材料就是龜甲和牛肩胛骨。

  我國最早的文字,也刻在這些龜甲和牛肩胛骨上,中國文字的創立和發展,也與牛有關。

  為何要用龜甲和牛肩胛骨佔卜?可能古人認為龜和牛都是有靈性的動物吧。

  在古代,“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祭祀等級中,第一等級是“太牢”,第二等級是“少牢”。所謂“太牢”,就是古代帝王祭祀社稷時,牛、羊、豕(豬)全備。而“少牢”隻用羊和豕,沒有牛。

  耕地鎮水交通運輸打仗都少不了牛

  除此之外,鎮水要用牛。

  相傳大禹治水時,每治好一處,就鑄銅牛投入水中,以鎮水患。后來歷代治水者都效仿大禹,鑄牛鎮水。近年來,全國各地發現了不少銅牛、鐵牛、石牛,這些“牛”有的在水底,有的在古河道兩岸。

  古人為何要用牛鎮水?這是因為古人認為牛不僅體型大,且與12地支中的丑對應,而丑的五行屬性為土,土能克水,故常用牛鎮水。

  交通運輸要用牛。

  《易經》說:“神農氏沒,黃帝、堯、舜氏作,通其變,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服牛乘馬,引重致遠,以利天下,蓋取諸隨。”意思是,神農氏衰落后,黃帝、堯、舜興起,搞了很多創造發明,以方便人們的生產生活,包括馴服牛和馬,發明牛車和馬車,用於負重和運輸。

  而據近代學者研究,牛車是商人的祖先王亥發明的。此后,牛車一直是不可或缺的交通運輸工具。

  打仗也用牛。

  在古代,不僅生產用牛車,行軍打仗也用牛車。戰國時期的齊將田單,發明火牛陣,用牛千余頭,在牛角上縛上兵刃,在牛尾上縛葦灌油,以火點燃,沖向敵人,大敗燕軍,乘勝連克七十余城。

  此外,牛皮可制盔甲,牛筋可做弓弦,牛骨可熬制膠,也是制作弓箭的材料,這些都是很重要的軍用物資。

  耕種要用它,佔卜、祭祀、運輸、打仗、鎮水也必須要用它。毋庸置疑,牛在古代確實是牛氣沖天,牛得不得了。

  牛在古代受法律保護

  正因如此,在古代“六畜”(牛、馬、羊、豬、雞、狗)的排名中,牛穩坐第一把交椅。在十二生肖排名中,牛也坐上了第二把交椅。

  牛如此重要,就必須要保護好它了,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法律手段。

  《禮記·王制》載:“諸侯無故不殺牛。”《漢律》載:“不得屠殺少齒,違者棄市。”《唐律疏議》載:“官私馬牛,為用處重,牛為耕稼之本,馬即致遠供軍,故殺者徒一年半。”在周代,諸侯不得無故殺牛,漢代不准殺少壯之牛,唐代殺牛要坐一年半的牢。此后,歷代法律均嚴禁任意屠宰牛,除非牛年老體衰無法耕作,牛主人提出申請,經官府許可后,才能宰牛。就算是正常死亡的耕牛,牛主人想要出售牛肉,也要到衙門進行報備。

  這種待遇,在幾千年農耕社會中,隻有牛和馬有資格享受。(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鐘葵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鐘葵(翻拍))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