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軍長征中行軍最慢的一段 鑄就一座歷史豐碑

2021年02月07日09:36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紅軍長征中行軍最慢的一段 鑄就一座歷史豐碑

  中央紅軍成功翻越夾金山,實現了紅一、四方面軍兩大主力紅軍的勝利會師,壯大了革命力量,打破了蔣介石企圖利用雪山天險消滅中央紅軍的計劃,為紅軍繼續揮師北上奠定了堅實的基礎,長征在這裡翻開了新的一頁。

  1月21日,記者從寶興縣城出發前往夾金山。“長征萬裡險,最憶夾金山”。1935年6月,中央紅軍強渡大渡河,飛奪瀘定橋,甩掉國民黨追兵后,來到夾金山下。這是中央紅軍長征路上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爬雪山、過草地這段艱難而偉大的征程由此開啟。

  回首

  永遠不會泯滅的歷史

  “紅軍小道”見証:越是艱險越向前

  紅軍隊伍中大部分是南方人,從未經歷過這樣高寒缺氧的環境,翻越夾金山成為他們長征以來最艱苦的一關,也成為記憶中最難的一段路。

  車輛沿著蜿蜒的山路前行,不一會兒,眼前已是白雪皚皚。60多公裡路程走了近2個小時,記者來到位於夾金山下的藏寨——磽磧,再往前就是紅軍長征翻越夾金山紀念地。

  停車新寨子,站在紅軍長征翻越夾金山紀念地,眼前是上山的一條彎彎曲曲的小路。

  這裡,是紅軍翻越夾金山的起點,腳下的路,正是紅軍當年走過的路。

  這條路被當地人稱作“紅軍小道”,全長約30公裡,從夾金山腳頭道水溝起,經二道水溝、筲箕窩,至夾金山埡口王母寨。

  深一腳、淺一腳,厚厚的積雪讓記者行走格外吃力,鞋也很快被打濕。盡管陽光洒在身上,陣陣寒風還是讓人忍不住裹緊外套。“當年紅軍翻山的時候衣衫單薄,有些隻穿著一雙草鞋,而且那時的氣溫比現在還要低,積雪還要厚。”寶興縣委黨史研究室主任朱樊剛一邊走一邊說。

  夾金山埡口海拔4114米,山頂終年積雪。美國著名記者索爾茲伯裡重走長征路后,在《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中曾這樣描寫夾金山:“從山上極目遠眺,地平線上雪峰兀立,與加拿大的洛基山脈一樣巍峨。頂峰在樹線之上,高聳入雲。后來修的公路呈之字形盤旋而上。在這裡,所有的綠色都不見了。山成了光禿禿的一片褐黃,不久便是雪的世界。即使在五六月間,也還是厚厚的積雪,一直鋪到峰頂,鋪到雪山的另一邊。”

  紅軍隊伍中大部分是南方人,從未經歷過這樣高寒缺氧的環境,翻越夾金山成為他們長征以來最艱苦的一關,也成為記憶中最難的一段路。據紅三軍團副參謀長伍修權回憶,最初走100步喘口氣,后面改為50步,最后降到30步,“但不能再減少了,走不動也得走,否則隻有永遠躺在這裡。”楊成武將軍也曾回憶:“越往上爬,空氣越稀薄,呼吸越困難。人們頭暈腳軟,一步一停,一步一喘。”

  最終,中央紅軍用了7天時間翻越夾金山。朱樊剛介紹,這幾乎是紅軍長征中行軍最慢的一段。

  其實,當年紅軍可選的路共有三條。第一條是雪山以西,走一條商隊往來的路線,但路程較長。第二條走雪山以東一條路到鬆潘縣,但沿途遭受國民黨進攻的危險極大。第三條,才是這條連當地居民都不走的山間小徑。“這條路可以避開國民黨部隊,受到的干擾少、阻力小。”朱樊剛說。

  越是艱險越向前。紅軍翻越夾金山,鑄就起一座不勝不休、勇往直前的歷史豐碑。在位於寶興縣城的紅軍長征翻越夾金山紀念館裡,挂著8位元帥、7位大將的照片,他們都曾在長征中翻越夾金山。

  講述

  永遠不會破碎的深情

  馬花的爺爺手提一盞馬燈為紅軍帶路

  與紅軍分別時,紅軍以馬燈、紅軍為諧音,為馬花爺爺取了一個漢族名字:馬登洪。“從此,我們子子孫孫都姓‘馬’。”

  在紅軍長征翻越夾金山紀念地,記者見到了磽磧當地人馬花。這位藏族姑娘給我們講述了她爺爺和紅軍的故事。

  “紅軍來之前,國民黨說他們紅眼睛、藍鼻子,不是好人。”馬花說,沒想到,紅軍到了,對大家秋毫無犯。“爺爺跟我講,他們看上去都是十七八歲的娃娃,有些還受了傷,也不進屋,就躺在路邊休息,吃自己帶的炒米,喝溪溝裡的涼水,沒拿當地群眾一點東西。”

  紅軍翻越夾金山時,馬花的爺爺主動給紅軍帶路。“爺爺說,紅軍是好人。自己當時也不比他們大多少,不該一直躲屋裡。”

  馬花的爺爺手提一盞馬燈為紅軍帶路。與紅軍分別時,紅軍以馬燈、紅軍為諧音,為馬花爺爺取了一個漢族名字:馬登洪。“從此,我們子子孫孫都姓‘馬’。”馬花說。

  在寶興,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在紅軍長征翻越夾金山紀念館裡,一組畫面再現了當地人對紅軍的支援場景:運糧食,配合紅軍作戰﹔架設橋梁,搶修棧道﹔趕制軍需品,發動青年參加紅軍……

  “長征是宣言書,長征是宣傳隊,長征是播種機”。紅軍走到哪裡,就把革命主張宣傳到哪裡,為人民謀幸福的主張更是深入人心。紀念館工作人員介紹,僅在寶興就有400余名優秀兒女參加紅軍。紅軍離開后,反動武裝派人鏟除紅軍標語,收繳紅軍遺物,但在寶興人民的精心保護下,象牙印章、干糧袋、馬燈、馬刀、手榴彈、炮筒、鐵鍋、銅盆,蘇維埃分田証、銀幣、銅幣、布幣,紅軍石刻、牆體、岩體標語,紅軍識字讀本等大量紅軍遺物仍然保留下來。

  傳承

  永遠不會忘卻的紀念

  弘揚夾金山精神,樹立新時代的精神豐碑

  “不管時間過去多久,長征精神都要代代相傳。”令人欣慰的是,在充分挖掘歷史的基礎上,新時代長征精神的傳承有了更多載體。

  在寶興,有不少人一直在尋訪和整理當年的歷史。兩年多前,朱樊剛聽說有一位年近九旬的老人了解紅軍當年在寶興的情況,就和幾位伙伴一起去尋訪。“開車到磽磧鎮上,一邊打聽一邊找,爬了大半天的山路,最后在一個偏遠的小山坡上找到老人的家。”但紅軍在寶興時,老人也只是孩子,很多事也是聽長輩講的。時光荏苒,親歷者越來越少,對歷史資料的收集和整理就更加重要。

  “不管時間過去多久,長征精神都要代代相傳。”令人欣慰的是,在充分挖掘歷史的基礎上,新時代長征精神的傳承有了更多載體。

  在紅軍長征翻越夾金山紀念館中,藏有一份紅軍出版的《不勝不休》報。“‘不勝不休’已經成為一種寶興精神。”紀念館工作人員說。汶川特大地震、蘆山強烈地震后,寶興人民正是發揚這種精神,在災后重建起一個更加幸福美麗和諧的新寶興。

  一路行來,記者看到,紅軍長征翻越夾金山紀念地、毛澤東朱德長征舊居等地都是四川長征干部學院雅安夾金山分院的現場教學點。“我們整合了寶興境內9處省級以上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7處革命遺址遺跡資源,集中打造紅色文化研學產品。”四川長征干部學院雅安夾金山分院相關負責人介紹,為了在新時代弘揚長征精神,學院精心設計5條精品教學路線,形成覆蓋全域的教學網絡。

  此外,學院還開設“重走長征路、翻越夾金山”“紅軍小道負重前行”等一系列體驗課程,著“紅軍裝”、舉“紅軍旗”、走“紅軍路”、吃“紅軍苦”,讓更多人身臨其境感受到紅軍長征路上的艱辛。

  “除了學院專職教師,了解這段歷史的外聘講師、領導干部、紅軍后代都加入我們的師資隊伍。”上述負責人說,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學院將進一步弘揚夾金山精神,推進紅色精品教學樹立新時代的精神豐碑。(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蔣鬆 周海波 程文雯 文莎)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