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為証 四川是三條絲路的重要交匯點

2021年02月05日08:01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文物為証 四川是三條絲路的重要交匯點

新疆出土的絲織品紋飾華麗、織造繁復﹔四川本地出土的漢代畫像磚,胡人騎吏、駱駝載樂圖栩栩如生……四川,是南北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交匯點,這一觀點已被學術界認可。正在展出的“山高水長 物象千年——絲綢之路上的文化與交流”,則以真實的文物,勾勒出古代四川開放包容的心態以及在絲綢之路上的重要地位。

絲路之上 蜀錦揚名

“以絲綢為紐帶,四川幾千年前就加入了東西方的經貿和文化交流。”此次展覽策展人之一的周詩卉介紹。展櫃中,新疆出土的蜀錦便是直接的証據。

這些展品中,絹底的平繡人像、宋代米黃地八答暈紋蜀錦以及伏羲女媧錦等具有鮮明的中原文化特色。但是紅地中窠小花對鳥紋錦、藍地佛像獅紋錦等文物,則流露出濃郁的西域風情。

在西漢張騫鑿空西域之前,他已在大夏(今阿富汗)見到過從身毒(今印度)販運過去的蜀布和邛杖。蜀布,學術界多認為即絲綢。當北方絲綢之路開通,成都已是全國的織造中心。著名的“五星出東方利中國”織錦,1995年在新疆民豐縣尼雅遺址出土,考古學家便考証是來自四川的蜀錦。幾年前在成都老官山漢墓出土的西漢織模型,更以無可爭辯的事實,証明漢代成都的確已經掌握了一勾多綜提花織錦技術。

一條絲綢之路,架起四川與世界溝通的橋梁。周詩卉說,蜀錦之所以揚名絲路,“天下母錦”美譽舉國公認,除了技術領先,更在於以兼容並包的開放心態不斷創新。

唐初,西域及波斯文化元素也通過絲綢之路導入蜀錦織造,創造出陵陽公樣,成為唐時最流行的錦樣並影響后世。這些在西域團窠中內置瑞獸禽鳥的紋飾,正是蜀錦通過絲綢之路,不斷吸收東西方各種藝術圖案的結果。

“列備五都”胡人入川貿易

當四川的絲織品源源不斷通過絲綢之路運向西方,西域胡人也伴隨著悠悠駝鈴,不遠萬裡來到四川。

彭山漢代崖墓出土的搖錢樹座上,四川博物院收藏的漢代畫像磚、陶俑、搖錢樹中,刻畫了胡人以及駱駝的鮮活形象。

《后漢書·五行志》載:“靈帝好胡服、胡帳、胡床、胡坐、胡飯、胡空侯、胡笛、胡舞,京都貴戚皆競為之。”顯然,胡人和異域的文化不斷地輸入內地,同時也到了四川。他們中主要是前來採購貿易的商賈。

周詩卉說,漢代巴蜀地區,尤其是成都平原一帶,在地理位置上起到連接長安、西南夷與河西走廊的作用,是絲綢之路河南道的起點。因其手工業發達,在漢代便“列備五都”,也因此成為漢代胡人的一個重要流寓地。

古代四川人把胡人和駱駝形象刻進畫像磚、制成陶俑,還做成餐具的裝飾。在邛窯遺址,曾經出土過一件唐代胡人抱角杯。杯子做成牛角形狀,胡人則頭戴軟帽,雙手抱杯,單腿下跪,一臉享受。

無聲的文物証明在古老的絲綢之路上,四川是重要的樞紐。早在幾千年前,地處中國西南的成都,就以極度開放和包容的姿態,融入了人類文明的傳播和交流之中。

□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吳曉鈴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