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事變的和平解決成了時局轉換的樞紐(崢嶸歲月)

本報記者 龔仕建 張丹華 人民網記者 吳 超

2021年02月02日07:4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西安事變的和平解決成了時局轉換的樞紐(崢嶸歲月)

圖①:西安事變史實陳列室內場景。

本報記者 龔仕建攝

圖②:兵諫亭。

人民網記者 吳 超攝

圖③:西安事變后,當時國內報紙的報道。

本報記者 張丹華攝

圖④:1936年12月17日,中共中央代表周恩來與張學良會談的小客廳。

西安事變紀念館供圖

驪山北麓,華清池畔,五間廳牆體上的彈孔清晰可見。

兵諫亭側,游人如織。西安臨潼華清宮,在《12·12》西安事變實景演出中,交錯的光影讓人仿佛回到了那個風雲激蕩的歷史時刻。

兵諫亭、新城黃樓、張學良公館、楊虎城止園別墅、高桂滋公館等西安事變舊址分布於西安市區不同的角落。如今,再一次走近、聆聽,穿越時空的隧道,歷史的回響仍不絕於耳。

民族危亡,挺身而出

西安市青年路117號,是楊虎城將軍紀念館。這裡原為楊虎城止園別墅,園內二層閣樓已歷經80多年的歲月。

九一八事變,東北淪陷﹔華北事變,民族危亡!蔣介石以“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拒絕抵御外敵,繼續鎮壓抗日救亡運動並命令張學良率東北軍、楊虎城率第十七路軍“圍剿”已到達陝北的紅軍。

把各種要求抗日的力量匯合起來,組成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共御外敵,這一使命歷史地落在中國共產黨人身上。

1935年12月,瓦窯堡會議根據日本加緊侵華后中國國內階級關系的新變化,確立了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策略方針。同時,對張學良、楊虎城及其所部大力開展統一戰線工作,爭取他們停止內戰、共同抗日。

在楊虎城止園別墅一樓會客廳,楊虎城先后會見過共產黨人王世英、王炳南、南漢宸等人。作為秘密接待處,楊虎城與中共聯絡人員在這裡達成共同停戰、一致抗日的初步意見。

民族危亡之際,紅軍和東北軍、第十七路軍達成“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的主張,三方確定在共同抗日的原則下,各守原防,互不侵犯,互派代表,密切聯系,共同為抗日做准備工作。

建國路69號,張學良公館坐落於此。三幢西式小樓依次排開,青瓦蓋頂,中樓屋頂斗拱挑檐。小樓對面是西安事變史實陳列室,陳列室中一張東北軍與紅軍聯歡照生動形象,印証著當時東北軍、第十七路軍和紅軍在西北的抗日聯盟初步形成。

“西安事變之所以是歷史的轉折,主要在於中國共產黨的統一戰線工作,團結更多的人,集中各方力量共同抵御外敵。”在西安事變紀念館研究館員石八民看來,正是中國共產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策略,為西安事變和平解決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發動兵諫,逼蔣抗日

1936年9月1日和17日,中共中央先后向黨內發出《關於逼蔣抗日問題的指示》和《關於抗日救亡運動的新形勢與民主共和國的決議》,提出“逼蔣抗日”的總方針。

12月9日,西安城內1萬余名學生舉行請願游行,要求停止內戰、一致抗日。蔣介石指令張學良實行武力鎮壓,張學良趕到西安灞橋勸阻學生。他為慷慨陳詞的學生們的愛國熱忱所感動,答應在一星期內用事實回答他們的要求。

同日,蔣介石為了加強對張、楊的壓力,宣布派蔣鼎文為西北“剿匪”軍前敵總司令,衛立煌為晉陝綏寧四省邊區總指揮,陳誠以軍政部次長名義指揮綏東“中央軍”各部。他的這些部署,既是為了大舉“剿共”,同時也是准備解決張、楊的問題。張學良在12月10日、11日又兩次向蔣介石進諫,竟被蔣介石斥為“犯上作亂”。

發動兵諫,逼蔣抗日!12月11日晚,張學良、楊虎城達成一致,決定實行兵諫。當晚,張學良公館西樓燈火通明,一場嚴密的戰略部署后,八項抗日主張也基本草擬。

“控制西安全城,囚禁國民黨要員。”是夜,楊虎城將軍在新城公館秘密部署后,張學良帶領東北軍重要將領來此匯合,二人共同坐鎮指揮,西安事變一觸即發。

12月12日凌晨,按照張學良、楊虎城商定的計劃,東北軍一部包圍華清池,扣留了蔣介石。第十七路軍同時控制西安全城,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爆發。

事變發生的當天,張學良、楊虎城等18位高級將領署名發表《對時局通電》,說明在國難當頭的形勢下,被迫發動事變是為了敦促蔣介石進行抗戰。通電提出“停止一切內戰”“釋放一切政治犯”等八項抗日主張。

扣留蔣介石后,張學良致電毛澤東、周恩來:“吾等為了中華民族抗日利益,不顧一切,今已將蔣等扣留,兄等有何高見,速復。”

接到張學良的電報后,中共中央緊急開會商定,對張學良、楊虎城積極援助,力促實現抗日主張。一面於15日和19日先后兩次致電南京政府和國民黨中央,提出和平解決西安事變的主張和具體建議﹔一面應張、楊之請求,集中紅軍主力南下西安附近的三原、涇陽等地,向東北軍、第十七路軍靠攏,准備隨時迎擊國民黨對張、楊的“討伐”。同時,中共中央派周恩來為全權代表到西安和談。

如今,驪山五間廳玻璃窗、牆壁上的彈孔依舊清晰,兵諫亭旁的虎斑石“蔣介石藏身處”前來參觀的游客駐足凝視,仿佛穿越回那個激蕩的時刻。

西安事變和平解決

西安事變后,全國形勢愈加復雜。“以何應欽為首的國民黨親日派主張轟炸西安,若如此,內戰將全面爆發,隻有和平解決,才能形成一致抗日的局面。”西安事變紀念館講解員候敏行指著牆上當時各大報刊的報道說。

12月17日下午,周恩來等作為中共中央代表飛抵西安。周恩來與張學良商談了關於正確解決西安事變的問題,住在張學良公館東樓。經過與張學良、楊虎城分別談話,三方面確定了和平解決的方針。

12月23、24日,中共中央代表周恩來,國民黨代表宋子文、宋美齡與張學良、楊虎城談判。最后達成六項條件,其中包括改組國民黨和國民政府,驅逐親日派,釋放上海愛國領袖,釋放一切政治犯,停止“剿共”政策,聯合紅軍抗日等。

張學良公館西樓,會議室裡陳列著當晚和談的擺設,塑像人物還原了三方和談的情景。幾名游客駐足凝視,沉浸在和平談判的歷史瞬間。

12月24日晚,周恩來在高桂滋公館會見蔣介石,當面向蔣介石說明中國共產黨抗日救國的政策。蔣介石表示同意談判議定的六項條件。但他要求不採取簽字形式,而以他的人格擔保履行這些條件。西安事變和平解決的局面基本形成。

“西安事變的和平解決,促成了國共合作,是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建立的成功實踐。”石八民說。

西安事變的和平解決,成為時局轉換的樞紐。它粉碎了國民黨親日派和日本帝國主義者的陰謀,促進了中共中央逼蔣抗日方針的實現。從此,十年內戰的局面基本結束,國內和平初步實現。在抗日的前提下,國共兩黨實行第二次合作已成為不可抗拒的大勢。

在西安事變史實陳列室,毛澤東對於西安事變評價的一句話在燈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輝:“西安事變的和平解決成了時局轉換的樞紐:在新形勢下的國內的合作形成了,全國的抗日戰爭發動了。”

如今,西安事變紀念館已經成為紅色教育、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一幅幅歷史照片、一件件文物文獻、一幢幢文物建筑,講述著那一段風起雲涌的崢嶸歲月。

《 人民日報 》( 2021年02月02日 第 05 版)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