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體書店成為城市文化地標

2021年02月01日09:2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位於塞納河畔的莎士比亞書店已經成為法國的文化地標之一,也是游客打卡的重要旅游景點。
  本報記者 劉玲玲攝

  在電子閱讀與網上書店不斷發展的當下,實體書店依然擁有獨特的吸引力。堅守文學情懷、創新文化活動、豐富顧客體驗……世界各地的老書店,在歷史傳承中不斷創新,為讀者提供文化空間與交流平台,許多知名的實體書店也成為城市的文化地標之一

  法國莎士比亞書店 

  保留文學情懷的“加持”效應

  本報駐法國記者 劉玲玲

  新年期間,巴黎塞納河畔的莎士比亞書店比往常更熱鬧了一些。疫情防控期間,進店需遵循嚴格的防疫要求,但門外仍有許多人排隊等待進入。有書迷在門口合影留念,有人前來為家人朋友挑選節日禮物,還有人來取已在書店官網上購買的書籍。在電子書籍飛速發展的當下,這家百年書店始終堅持品質和情懷並重,積極探索復合型經營模式,繼續滋養著無數文學愛好者。

  莎士比亞書店開設於1919年,以出售英文書籍為主,二戰期間曾被迫關閉。1951年,美國人喬治·惠特曼在巴黎聖母院對面重新開設了莎士比亞書店。和一些大型書店相比,這家書店門面看上去不甚起眼,門口懸挂的一幅莎士比亞肖像畫透出不凡的氣質。走進書店,頂高的書架上擺滿了各類書籍,《老人與海》《堂吉訶德》《包法利夫人》等經典作品擺放在入門左側醒目位置。沿著木質樓梯走上二層,目之所及是密密麻麻的硬皮舊書,歷史感扑面而來。

  書店現任經營者西爾維婭·惠特曼是喬治的女兒。她認為,莎士比亞書店能“存活至今並經營得還不錯”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文學情懷的“加持”效應。自開業以來,書店接待和收留了多位當時還未成名的作家,美國作家菲茨杰拉德、海明威,愛爾蘭作家詹姆斯·喬伊斯等,都曾是這家書店的“座上賓”。在《流動的盛宴》中,海明威描述這裡是一個“溫暖、愉快的地方”。這家書店漸漸成為法國的文化地標之一,也是游客打卡的重要旅游景點。

  書籍的高品質和多樣性是莎士比亞書店吸引讀者的另一重要原因。西爾維婭表示,對於一些經典書籍,書店堅持選擇最好的印刷版本,力圖帶給讀者最佳閱讀體驗。在圖書引進方面,書店不僅會與大型出版商保持良好合作,同時也會與一些獨立出版商合作,引進許多小眾且各具特色的書籍。這使得莎士比亞書店不僅成為巴黎最大的英文書店之一,也是“書虫們”淘書的好去處。

  書店定期舉行的英語作家讀書會、讀者見面會和小型音樂會等活動,也為書店聚攬了人氣。自2003年以來,書店每兩年便會舉辦莎士比亞書店文化節活動,將音樂、戲劇等與文學結合起來,並邀請作者現場朗讀作品。“我們希望通過這些方式使書籍與讀者之間建立永久的連接。”西爾維婭說。

  疫情防控期間,像許多實體書店一樣,莎士比亞書店也面臨巨大的經營壓力。“營收下降80%,還拖欠了租金。”去年10月28日,書店在網絡上向讀者發求助信尋求支援。求助信發出后,世界各地讀者紛紛通過網絡購書予以支持,書店每天在線訂單較疫情前增長數十倍。人們生活和消費方式的轉變也促使這家百年書店加快了線上轉型的步伐。除進一步完善網站購書服務外,書店也在社交媒體上積極與讀者保持互動、宣傳新書。

  在書店二樓留言牆上,來自世界各地的讀者留下了五彩繽紛的留言條,用不同語言寫下對書籍和人生的思考。“線上銷售不能完全替代實體書店的存在。”西爾維婭說,莎士比亞書店在歲月和文化的浸潤下形成了“自己的魔力”,等待讀者在書店中親自體會和感受。

  (本報巴黎電)

  

  阿根廷阿維拉書店 

  眾多獨家資料吸引大量專業讀者

  本報駐阿根廷記者 姚明峰

  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曾獲評2011年“世界圖書之都”稱號,這裡處處洋溢著濃厚的文化傳統和文化氣息。人們說,在布宜諾斯艾利斯不需要尋找書籍,因為書籍在這裡無處不在。阿維拉書店坐落於布市老城區一個繁華的街角。兩塊玻璃櫥窗間有一扇木制小門,木門上方是“阿維拉書店”的招牌,其上更顯眼的位置還寫有另外一個名字“學院書店”。這所看起來並不顯眼的書店,始建於1785年,是阿根廷歷史最悠久的書店。

  書店建立之時,因緊鄰皇家聖卡洛斯學院,被稱為“學院書店”。19世紀60年代,皇家聖卡洛斯學院更名為國立布宜諾斯艾利斯學院,是拉丁美洲極負盛名的學校之一。或許因為緊鄰這座著名學府,書店有不少文人政客光顧,包括阿根廷文學巨匠博爾赫斯等。20世紀80年代,書店經營出現困境,一度面臨歇業風險。1994年,阿根廷書商米格爾·阿維拉收購了書店,保留了傳統的建筑風格,同時以自己的姓氏將其命名為“阿維拉書店”。

  如今,這所書店已成為國家歷史遺跡。書店空間不大,幾張舊式書架上是滿滿的舊書。在阿維拉看來,歷史賦予的文化基因是書店生命得以延續的根本。“學院書店”出售過阿根廷第一份報紙,現在店內還陳列著大量歷史、哲學、文學、戲劇類書籍,其中有許多為首刊和絕版。此外,書店還擁有諸多大學和研究協會出版物的專營權。

  在電商經濟飛速發展的當下,阿維拉坦言實體書店確實受到了不小的沖擊,“但我們有悠久的歷史、豐富的書籍和忠實的客戶”。阿維拉解釋道,在歷史文學領域,書店有眾多獨家資料,許多專業讀者對這裡頗為偏愛,周邊大學的師生也是這裡的常客。

  疫情防控期間,書店曾關門歇業,但保留了電話訂購業務並開啟了送貨服務。阿維拉介紹,書店與讀者的關系十分緊密。這段時間,周邊社區的讀者閱讀量大幅增加,雖然書店總營業額有所下降,但仍能夠維持運轉。現在書店已重新開門營業,通過加大促銷力度,推出預購卡等活動,書店營業額正在逐漸增加。

  悠久的歷史傳承和過硬的自身實力讓阿維拉書店存續至今。它的價值已不僅是售賣圖書,也在於留存歷史和文化。在這座世界圖書之都,前往書店購書的人,也在體會城市的格調,感悟歷史的沉澱。正如阿維拉書店的一份介紹中所說,這是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繁華街頭的一個安靜去處,讓讀者可以沉醉在書籍之中。 

  (本報布宜諾斯艾利斯電) 

 

  葡萄牙萊羅書店 

  門票抵扣購書款帶動銷量增長

  本報駐西班牙記者 姜 波

  造型別致的螺旋木質台階、絢麗奪目的彩繪玻璃天花板、高聳書架上琳琅滿目的書籍……位於葡萄牙波爾圖的萊羅書店,將文學與藝術融為一體,多次被媒體評為“全球最美書店”之一。

  萊羅書店於1906年1月正式開業,是波爾圖歷史最悠久的書店之一。自建成之日起,就因其獨特的設計成為波爾圖市民的驕傲,也成為當地的文化地標。不斷提升的知名度,也給書店經營帶來新的問題。許多到店游客隻為打卡及拍照留念,而非購書消費。同時,店內人流量過大也嚴重影響購書體驗,導致顧客逐漸流失,書店經營漸漸陷入頹勢。

  為了擺脫經營困境,自2015年7月起,萊羅書店開始向游客征收門票。游客入內參觀需要花費5歐元購買門票,如果在書店內購書,門票可以抵扣書款。書店經營者認為,該措施可以有效地將游客數量保持在合理范圍內,門票收入也可用於書店的日常維護及舉辦各種文化活動等。同時,門票抵扣購書款等舉措也有助於將游客轉化為顧客,帶動書籍銷售量的增長。書店還推出了會員卡活動,30歐元的年費同樣可以抵扣書款。會員可隨時免費入店及參加店內舉辦的各類活動。門票政策實施5年多來,店內書籍年銷售量從6萬冊增長至70萬冊,平均每天賣出1900冊圖書。

  形式多樣的文化活動是萊羅書店的一大特點。書店有專門空間用來舉辦小型展覽、新書發布會、讀者見面會和文學研討會等文化活動,為作者、藝術家和文化愛好者提供了交流平台。2017年和2018年,萊羅書店連續兩年舉辦“中國日”活動,向讀者重點推薦有關中國的書籍,包括莫言、余華等中國作家作品的葡語譯著,還有志願者在現場向參與者發放介紹中國的小冊子。活動期間,書店特別邀請旅葡華人音樂家演奏中國經典傳統民樂,受到當地民眾的歡迎。2020年6月,萊羅書店收購了當地一家劇院,計劃未來以此為依托舉辦更多、更豐富的文化活動。

  去年4月,萊羅書店專門開設了駕車購書服務。每天,書店會精心挑選一本書在社交網絡上公布,感興趣的讀者可以發郵件登記,並在隔天上午10時至12時開車前往書店取書,工作人員會通過窗口將書籍遞交給讀者。

  如今,文學研討會和新書發布會等新一輪文化活動已經排上書店日程。疫情防控期間,盡管大部分活動改為線上舉行,但仍吸引了眾多讀者參加。作為波爾圖的文化名片,萊羅書店將繼續為這座城市的文旅發展注入活力。 

  (本報馬德裡電) 

 

  日本有鄰堂書店 

  為顧客提供豐富服務和多元化體驗

  本報駐日本記者 劉軍國

  “盡管書店的面積不大,但我們想成為每位顧客的心安之處。”這是日本有鄰堂書店的經營理念。記者每周都要去這家書店一次,翻閱最新出版的書籍和雜志,不知不覺就會在裡面待上一個多小時。不管是周末還是平日,總能看到三三兩兩的顧客在挑選書籍或商品。

  有鄰堂書店創辦於1909年,如今在東京都、神奈川縣、千葉縣等地經營有40多家書店。記者常去的這家有鄰堂書店位於東京都澀谷區惠比壽車站大樓五層。從惠比壽車站檢票口出站,不到一分鐘就可到達書店。除了書籍、雜志之外,這裡還銷售各種辦公用品及其他雜貨。2014年,書店又辟出空間引進了咖啡店,讀者可以一邊品嘗咖啡,一邊享受閱讀的快樂。

  在有鄰堂書店,人們可以感受到一年四季的變化。元旦之前,書店會開設專區銷售新年賀卡﹔夏天,櫃台又會擺上折扇等消暑用品。不同季節的應季雜貨各具特色,令人印象深刻。

  在有鄰堂書店會長鬆信裕看來,書店要長久發展,必須要保有個性和特點。對這家有著百年歷史的書店來說,為消費者提供豐富的服務正是其重要特點之一。自創業以來,有鄰堂書店一直秉承為顧客提供多元化體驗的理念。早在上世紀20年代,位於橫濱的首家門店就設有咖啡廳,店內還有個小舞台用來舉辦各類活動。1959年,這家門店在改建翻新后增設了餐廳和畫廊,以滿足顧客的多樣化需求。縱覽有鄰堂書店的發展歷程,除了書籍以外,公司銷售的商品覆蓋體育用品、文化用品、家居用品等眾多品類。

  有鄰堂書店也在探索打造新型門店。2018年3月,書店在東京日比谷地區開設了一家面積近800平方米的概念店——日比谷中央市場。店內聚合了圖書、服飾、生活雜貨、餐飲、美發等多種業態,除了書店空間之外,還包含居酒屋、理發店、眼鏡店等不同空間。走進書店,像是走進一個琳琅滿目的集市,顧客除了閱讀購買書籍,還能享受多種購物體驗。

  日本圖書銷售在1996年達到高點,此后,受經濟低迷、出生率降低、電子書籍銷量上漲以及國民閱讀量減少等諸多因素影響,實體書店的銷售額一直在減少。有鄰堂書店也面臨著銷量下降等挑戰。為此,書店在堅持把圖書銷售作為本業的同時,通過與大型網購平台合作銷售辦公用品,成功拓寬了銷路。如今,辦公用品銷售收入已成為該書店的重要收入來源。

  在不斷拓展書店經營領域的同時,有鄰堂書店始終重視圖書銷售。“在書架上尋找書籍時,可以看到書架上擺放的各類書目,能夠發現以前從未了解過的新世界。我想這是在書店選書購書的一大魅力。”鬆信裕說。 

  (本報東京電) 

  《 人民日報 》( 2021年02月01日 17 版)

(責編:章華維、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