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馬上成都……”成都有啥子好耍嘛?

2021年01月22日07:35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騎馬上成都……﹄ 成都有啥子好耍嘛?

  “胖娃兒胖嘟嘟,騎馬上成都。成都又好耍,胖娃兒騎白馬。白馬跳得高,胖娃兒耍關刀。關刀耍得圓,胖娃兒滾鐵環,鐵環滾得遠,胖娃兒跟到攆,攆又攆不上,白白跑一趟。”這首童謠,想必很多老成都人張口就來。裡面好玩好耍的板眼兒,也都是大家記憶深處的歡樂時光。

  騎白馬、耍關刀、滾鐵環……在那些沒有網絡的歲月裡,四川民間流行的各種游藝項目,是如何做到風靡全省、火爆城鄉的,至今仍是個謎。但在《四川民間文化大典》中,專家和學者們通過走訪、翻查史料、還原記憶的方式,盡可能地將那些曾經在大街小巷、田間地頭玩出各種花樣的游藝項目一一收錄。梳理出的民間游藝,包含棋牌、競技、兒童游戲等豐富多彩的種類,每一種都是回憶殺,每一種都詮釋著四川人會玩會耍,追求安逸生活的小確幸。

  A

  棋種繁雜

  比的就是哪個“腦花”多

  說起棋,很多人第一反應都會是象棋、圍棋、跳棋。這些雖說也是四川人的拿手好戲,但並非四川獨有。在專家們的鉤沉中,通過棋子進行博弈的游藝,很多是四川獨一無二的。

  “四川民間的傳統棋種,五子棋只是其中一種。下棋時,黑方先行,交替下子,每次隻能下一子,先形成五子連線者獲勝。”《四川民間文化大典》主編侯光說,在四川,五子棋主要盛行於中小學生中。此外,在四川的民間,尤其是川南農村地區,流行著“二子棋”。“兩人對決,很多時候,都是隨便在地上畫一個交叉的三角形棋盤,形狀看上去像褲襠。”侯光笑言,所以這個棋種在民間又有個俗名,叫“褲襠棋”。“雙方各取不同的兩顆子,一人一步,輪流走,隻要一方兩顆子堵死對方,就算贏。”

  《四川民間文化大典》另一位主編屈小強介紹,同樣是在川南農村地區還流行“六子棋”。“因為交戰雙方棋子數量都是六顆,所以稱為‘六子棋’。”屈小強比劃道,雙方在地上畫一個“口”字圖形,再在“口”字內平均畫兩劃,就成了一個棋盤。“兩個人拿不同的兩顆子,一次走一步,隻要一方兩顆子對准另一方一顆子,就是打掉了對方的子。誰先打得對方隻剩一顆子就贏了。”

  如果說五子棋、二子棋、六子棋,萬變不離其宗,有相通之處的話,那麼丹棱五馬棋,就是川人獨一無二的樂趣了。侯光介紹,這種棋種又名“走五馬”,舊時流行於丹棱縣農村地區。“兩個人對弈,方法類似於象棋。用粉筆、木炭、泥塊等在石板或地面上畫出棋盤,雙方撿來不同顏色或不同形狀的石子作棋子就可對弈。”侯光說,民間的棋種就是這麼隨意,不受時空限制。“走五馬”的游戲規則要復雜一些,“雙方各准備9個棋子,把5個放在自己這邊的行子盤邊線上,4個備用。開局前,先來一把剪刀、石頭、布,劃拳定先后,贏了的先走。行走路線沿直線或對角線行走,行走格數不限,但行走路線前方必須沒有障礙。一人一步輪換行走。吃子方法有夾子、挑子、雙夾、雙挑、連夾帶挑等形式。吃掉對方棋子后,將自己的備用棋子填補上。當對方的棋子隻剩一子后,把它趕入寶頂內,直到不能移動就贏了。如果在下面的行子盤上將對方棋子吃完,就是對方獲勝。”

  還有一個名為“六博”的棋藝項目在四川中上層人士中流行,被認為是仙境中的游戲。而今,它已消失,新津縣崖墓中就刻有仙人六博圖,兩仙人博弈興濃,神採飛揚,“如果感興趣,可以前往四川省博物館一探究竟,新津出土的東漢畫像磚就收藏在那裡。”侯光如是說。

  B

  好玩好耍

  男的拼勁女的優雅

  除了動腦的游藝,在四川民間,動手費力氣的耍法也很豐富。打陀螺、扯響簧、拔河至今盛行,不過,也有不少已成為記憶。

  屈小強提到一個聽起來很單調的游藝——扭扁擔。“舊時常見於四川農村,耍法簡單。兩人分別站在一根扁擔的兩端,雙手握住扁擔,分別向自己一方反轉扁擔,最先反面的人就是贏家。”如今在四川已很少人耍了,倒是貴州水族人,還將其作為傳統體育項目進行競賽。

  扭扁擔比的是力氣,四川還有個叫“頂頭”的耍法,要贏也得靠力氣。“跪地以頭相觸,互相推頂的游戲。比賽雙方面對面地兩手撐地,雙膝貼地而跪,兩頭相觸,相互用力推頂,以一方被頂翻在地結束,連續三輪定勝負。敗者表演一個節目,或者罰喝水,受罰后可以重賽。”侯光說,這樣的游戲,很多男孩子都玩過。

  川人好耍,但並非所有的游藝都是為了打發閑暇時光——“繩索拋石”就是個神奇的存在。它既是競技項目,又是游戲方法,更是生產勞作中的智慧結晶。“兩條繩子,中間放一個皮套,或者厚的布塊,在皮套上放置石塊,兩端套在手指上,拋石塊時,將繩套在空中旋拋,然后手指鬆開繩子一端,將石塊拋擲出去,誰的距離遠誰就獲勝。”侯光直言,這樣的耍法到了藏族、羌族牧民手中,變成了趕牛羊的好辦法。

  費力氣的游藝項目,男的最在行,那麼,有沒有女性可以參與的呢?當然有。屈小強說:“馬球”。這個也是從古至今,漢族傳統的體育競技項目,古代又將它稱為“打球”“擊球”“擊鞠”。屈小強說,五代時期,前蜀皇帝王建酷愛馬球,在成都建馬球場,因奢華而聞名。而那個活在傳說中的后蜀皇帝孟昶的愛妃花蕊夫人,寫了許多首宮詞,裡面就記述著女子打馬球的故事。

  “哦,對了,還有個從古至今,都令女子鐘愛的游藝項目——蕩秋千。”屈小強介紹,相傳,秋千系春秋時由北方山戎傳入中原。唐宋盛行於國中,皇宮內宮女們喜歡,民間的少女也喜歡,是古時清明、寒食、端午等節日時流行的游戲。而今,過不過節,都有得耍。“今天在各大社區、公園都可以見到秋千嘛。”

  C

  滾鐵環騎馬馬

  沒有道具也能耍

  “胖娃兒胖嘟嘟……”這首膾炙人口的童謠,將川人的好玩好耍刻畫得酣暢淋漓。一代代胖娃兒在騎馬馬、耍大刀、滾鐵環中長大,也因為孩子們愛玩愛扎堆的天性,一些專屬游戲得以傳承、發揚。在《四川民間文化大典》中,專家們特別為兒童游戲開辟了一個專題,31種流行在孩子中的游戲成就了每個人無法忘卻的童年。

  童謠中“滾鐵環”的游戲,在四川民間至今不衰。它是什麼時候誕生的呢?在四川出土的漢畫像磚石《孔子拜老子》圖中,項橐手推一玩具,就已經與滾鐵環相似了。而騎馬馬,倒不是說騎真馬,孩子們常玩的是“騎竹馬”。小孩用一根不到兩米的竹竿或木棍騎於胯下,一端於身后與地摩擦,一端置於胸前。兩手緊握胸前一端,模仿大人騎馬向前走。至於耍大刀,是男孩子們用木質的像刀一樣的道具,比比劃劃,如同今天的cosplay般,變身他們心目中的英雄。

  “其實還有很多游戲項目,就算沒有道具,隻要有伙伴,就能玩得很開心。”侯光舉例,比如木頭人,“一群小孩子坐或站在一起,一人領唱,眾人動作。‘我們都是木頭人,不能說話不能笑,不能張嘴不能動,不能稀牙鑽狗洞。’念到這裡,大家要呆住不動,裝作木頭人,動者受罰。受罰時要唱‘本來該打一百一,因為時間來不及,就打一十一’。”另一種游戲,猜中指,更簡單,兩個人就可以耍。一人把自己的五個手指收攏,並打亂手指順序,再用另一隻手掌把手指包住,隻露出五個手指尖,讓對方猜哪個是中指。“在四川有很多童謠是專門唱給這個游戲的,‘抽中指,抽得著。抽著了,剝豆角。豌豆角,胡豆角,隨你抽來隨你剝,一剝剝個光殼殼。’‘大拇哥,二拇弟,中三娘,四小弟,小妞妞,來看戲。手心手背,心肝寶貝。’細品都很有趣。”

  女孩子玩的,就更精細更具觀賞性。“跳房子”,在川南地區又稱“踢房子”。在平滑的地面上,用粉筆畫出若干個方形,一列或者兩列,每個人准備小磚或其他有分量的東西,石塊、鐵塊、銅塊都可以,將小磚投擲到第一個格子,也就是第一個“房子”裡面,單腳跳入,然后一步一步將小磚順利地踢出“房子”之外,不壓線,腳不沾地。很多女孩子心細手巧,覺得小磚石塊啥的不靈活,會自己親手制作道具,比如拆下算盤珠子等串成一圈,不僅好看,而且踢起來順滑。女孩子們還喜歡“跳橡皮筋”,將皮筋從腳踝、小腿跳到膝蓋、大腿,女孩子們有很多花樣,一邊跳還一邊唱:“月光光,照地堂。拗竹筍,插檳榔……”體現女孩子靈巧的,還有種游戲叫“反絞”,首先將繩子兩頭系起,由一人在兩手間編出花樣,接著第二人在此基礎上變化成另一種花樣。如此輪流變化,直到一方無計可施為止。

  除了這些為人熟知的,像“團魚抱蛋”“碰碑”這種,就比較小眾了。“團魚抱蛋,在四川農村耍的人比較多,游戲時,在平地上畫一個圓圈作為‘魚’,若干石子放於圓圈中心稱為‘蛋’。裝扮‘魚’的人蹲於蛋前護蛋。圈外人來搶蛋。裝扮‘魚’的人用腳蹬搶蛋的人,被蹬到的就算輸了。”屈小強說,由於蹬來蹬去危險性較高,耍這類游戲的人漸漸少了。至於“碰碑”,考驗的是眼力和巧勁。“清代就有了,用一塊長方形小石板,小石板背后放一塊磚或石頭,讓石板傾斜。用拇指與食指夾一銀元或銅元,將其在傾斜的石板上磕碰滾落。誰的銀元或銅元滾落得遠誰先打。先打的人站在銀元或銅元停下的地方,將銀元或銅元擲向對方銀元或銅元,蓋住對方銀元或銅元就贏了。”隨著銀元和銅元的消失,這個游戲也耍不起來了。

  民俗多一點

  ●打地牯牛

  又稱耍陀螺、打陀螺,廣泛流行於四川城鄉。陀螺類型多樣,傳統的是木制圓錐形,上大下尖。將尖頭著地,以繩繞陀螺身,然后旋轉放開繩,讓陀螺自然旋轉,其后不斷用繩抽打陀螺,使其旋轉不停。除木質陀螺外,還有鳴聲陀螺和菱形陀螺。鳴聲陀螺以竹木制成中空圓筒,中間貫之以旋軸。圓筒體開有狹長裂口,轉動時由於氣流作用能發聲。菱形陀螺為兩頭小,中間大,以繩索繞身拉放而使之旋轉。據史料記載,中國早在宋代就有類似陀螺的玩具,稱為“千千”。明朝正式出現“陀螺”之名。

  ●角抵百戲

  古代民間游藝的統稱,角抵戲為其中一種。《漢書·武帝紀》記載:“元封三年(前108)春,作角抵戲。”顏師古注曰:“應劭曰:‘角者,角技也﹔抵者,相抵觸也。’”包括的項目較多,有雜技、幻術、武打、舞蹈、歌舞戲等。四川各地出土的東漢畫像磚中時有見。

  ●打野鴨子

  兒童游戲項目。又稱扔沙包。常見於四川民間。以猜拳的方法決出輸家,輸家做獵人,贏家則為野鴨子。獵人分開站立,相距六七米,野鴨子聚集中間。獵人向野鴨子扔小沙包或雞毛毽子,野鴨子則四處躲閃。被擊中的野鴨子則退出游戲圈。一直到把野鴨子打完,再開始下一輪游戲。(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肖姍姍)

(責編:章華維、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