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最早壁畫《荊氏宴飲圖》再現東漢蜀地“食尚”

2021年01月22日07:34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南方最早壁畫《荊氏宴飲圖》再現東漢蜀地“食尚”

  聚會吃飯拍照發朋友圈,成為當下不少人的一個“儀式”。實際上,這種讓宴飲入圖的偏好自古就有。如今,我們可從名畫《夫婦宴飲圖》《韓熙載夜宴圖》等一窺古人的宴飲場景。在四川,也有壁畫《荊氏宴飲圖》,展現東漢時期貴族人家的宴飲習俗。

  “《荊氏宴飲圖》是長江流域以南地區迄今為止發現最早的崖墓壁畫,也是四川省現存最古老、最完整的繪畫及書法墨跡。它的發現填補了崖墓考古和南方地區漢代美術考古的一項空白,是中國漢代考古學的重要發現之一。”《四川美術史》作者唐林說。

  8幅宴飲圖 為南方最早崖墓壁畫

  2002年初春,德陽市中江縣繼光鎮桂花村響灘河北岸,當地村民發現塔梁子山腰處幾座崖墓被盜,相關管理人員隨后循入墓中,至此掀開四川美術燦爛的一角。

  在3號墓第三重墓室的左側石壁上,呈“田”字形的8幅壁畫歷經千年黑暗,依舊艷麗明朗。壁畫高65厘米至70厘米,寬75厘米至98厘米,內容豐富,向人們描繪了一場千年前的盛大宴會。透過上層第一幅壁畫,可以清晰看見4人。其中,峨冠博帶的荊文君與賓客2人跪坐於席上,面前各擺有盤,盤內置物。其中,左邊第1人站立,身著藍色長袍,袖口、領口描成紅色,左手執便面(漢代的扇子),右手捧棒,似為侍從。剩下的幾幅,雖然內容不同,卻都再現了宴飲的歡悅場景。

  唐林介紹,這些壁畫繪制在平涂的細泥地仗層上,以線描作基礎,平涂敷彩,部分用色彩渲染。繪畫形式是線描。線描有“釘頭鼠尾描”“游絲描”,其中黑袍被渲染過,有明顯的明暗關系。

  壁畫使用的顏料均為礦物質,有粉紅、淡綠、淡青、深藍、淡紫、土紅、黑、白等顏色。唐林說,中國最早的礦物顏料早在商周便已出現,《尚書·禹貢》記載,戰國年間就有“黑土、白土、赤土、青土、黃土”。時至漢代,漢人對礦物顏料的運用已臻成熟,這從《荊氏宴飲圖》可見一斑。畫中人物筆法流暢,比例准確,有較高的水准。

  首次發現 崖墓題詞為墨書漢隸

  受到氣候影響,漢代壁畫墓在中國多發現於北方與中原地區,塔梁子崖墓群是少有的南方壁畫墓,而《荊氏宴飲圖》是長江流域以南地區迄今為止發現最早的崖墓壁畫。為何會出現這樣的“孤例”?

  答案或許可以從《荊氏宴飲圖》中的墨書榜題一尋。該榜題約200字,為人們講述墓主人荊氏西遷先祖荊文君(字子賓),因率兵平定羌人起義有功,官到大鴻臚一職。荊文君之子荊中也出任黃門侍郎。可惜荊中因得罪皇親國戚導致家族受到牽連。荊文君由此獲罪西遷入蜀,在這片陌生的土地上開始遠離廟堂的生活。

  荊氏家族曾是京城豪門,當時生活在東漢的都城河南洛陽,他們通過北方絲綢之路來到當時屬於益州的廣漢郡。如今,在河南的商丘就有西漢的漢梁王墓群,共13座,全是鑿山而筑的崖墓,其中梁共王陵中有《四神雲氣圖》的壁畫。荊氏家族將這種壁畫風俗帶入蜀地,藉此顯示家庭曾經的輝煌。正是這次陰差陽錯的遷徙,造就中江縣塔梁子壁畫崖墓。不過,它比中原河南的梁共王陵有所創新,那就是在壁畫上書寫了長篇的榜題。從這個意義上講,塔梁子崖墓應該是北方人通過絲綢之路與巴蜀進行文化交流的証據。

  “這種漢代書法墨跡在四川是首次發現,在整個西南地區也是唯一的發現,更是迄今為止發現的最長的崖墓題詞。”唐林介紹,四川過去雖屢有漢碑、漢刻出土,卻從未發現過墨書漢隸。漢碑漢刻由於題材所限,往往渾厚深沉,靜穆雍容。塔梁子墨書漢隸是直接使用毛筆在墓壁上書寫,筆勢生動。“這些墨書題記依壁畫人物穿插題寫,錯落有致,題字分布得寬綽而開闊,一些筆畫可以自如伸展。”

  如今,為了防止氧化,中江塔梁子3號墓處於封閉中。不過,在中江博物館展出的《荊氏宴飲圖》復制品裡,仍可以看見這些墨書的風採。(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邊鈺)

(責編:章華維、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