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坡鹿絕境重生

2021年01月12日09:15  來源:海南日報
 
原標題:海南坡鹿絕境重生

呆萌的坡鹿。海南日報記者 蘇曉杰 攝

大田坡鹿保護區的鹿群。 海南日報記者 蘇曉杰 攝

坡鹿好奇地望著拍攝者。海南日報記者 袁琛 攝

編者按

從遠古時期的鹿崇拜到《詩經》以鹿鳴起興,再到被賦予“信而應禮”的“仁獸”之意,鹿這一生靈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可謂極受推崇。

我國17種鹿類動物中,尤以海南坡鹿最為珍貴。它們輕靈的身姿曾自在穿梭於丘陵、台地間,成為瓊島動物界的“顏值擔當”,也曾因人類活動影響而數量急劇減少,一度隻剩下44頭。

好在人類隨即採取一系列保護措施,幫助其種群規模逐步繁衍恢復至近千頭,也讓“呦呦鹿鳴,食野之蘋”再度成為海南島上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一景。

這是一個從瀕危走向新生的故事,也是一個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有益啟示。

這是一次令人痛心的“歸零”——從海南坡鹿遍布低山丘陵,到最后18頭坡鹿全部被盜獵,海南邦溪省級自然保護區在1981年至1990年長達9年的時間裡,處於無鹿可保護的尷尬境地。

這是一段讓人振奮的“回升”——重新引入18頭鹿仔馴養,一代代管護員及科研工作者接力保護,海南邦溪省級自然保護區在過去的30年間,幫助坡鹿種群規模逐步繁衍恢復至250余頭。

從“歸零”到“回升”,由瀕危走向新生,邦溪如同一個縮影,直觀勾勒出這群原野精靈的曲折命運。

過去的幾十年間,海南林業部門、科研院校和社會組織通過設立保護區、開展坡鹿生境改造與人工馴化繁育等一系列努力,幫助一個行將滅絕的物種重新恢復生機,也讓“呦呦鹿鳴,食野之蘋”的和諧景象重現瓊島。

海南坡鹿曾遍布瓊島各地

偶於草木婆娑中閃現,卻又颯沓如流星,眨眼間便消失在山林深處。呦呦歡鳴的鹿群每次登場,似乎總會自帶一股洒脫不羈、空靈跳脫的氣質,有它們棲息的地方,便是宛若桃花源般的存在。

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這樣的場景曾於瓊島頻繁上演。

翻閱明清時期的海南方志史料會發現,瓊州府、崖州、儋州等多個府志、州志、縣志均記載產鹿,可見這一物種在本島分布之廣。然而我國鹿科動物有16種之多,活躍在海南的究竟是哪一種?

長期致力於海南島生態環境演變研究的專家顏家安,在其撰寫的《海南島生態環境變遷史研究》一文中表述,海南鹿科動物包括赤麂、水鹿、麋鹿和坡鹿,其中赤麂在各地方志被記為“麂”或“獐”,水鹿記作“山馬”,早已在本島滅絕的麋鹿被記作“麈”或“麋”,因而推測,海南島明清方志中所載之鹿當為坡鹿。

“坡”,在黎話中是平地的意思,喜集聚於低丘、平原地區的坡鹿由此而得名。這是一種主要分布在東南亞及中國的鹿科動物,在我國境內僅見於海南。

不少學者認為,海南坡鹿是通過陸橋由東南亞大陸的越南、老撾、柬埔寨等國家遷徙而來,一場突如其來的地殼運動讓它們斷絕與其他種群之間的基因交流,加之島嶼氣候和局部小環境的影響,從而進化出獨一無二的海南種群。

但有趣的是,在距今約1萬年歷史的三亞落筆洞遺址中,曾出土包括赤麂、水鹿在內的多種鹿科動物化石,卻獨獨不見坡鹿的蹤跡。這是否意味坡鹿進入海南的時間晚於“落筆洞人”的生存年代,又或者一切只是偶然?

囿於本島迄今尚未發現相關化石材料,坡鹿與海南的結緣故事,至今仍是懸案一樁。

亂捕濫獵讓坡鹿瀕臨滅絕

鹿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一直被視為祥瑞之獸,而當它的實用價值為人類所知時,兩者之間的關系由此變得緊張而微妙。

“鹿,俗名坡鹿。形似山牛而稍小……牡者有角,角曲而多枝……夏至角解,白露后出角。初出,最柔嫩。”由《光緒崖州志》中的這段記載可知,至少在清末時期,人們對“角曲而多枝”的坡鹿已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然而緊接著的一段描述,不禁令人眉頭緊鎖:“未幾,即成老角,堅實如格木。去毛,切片,研末,或熬膠食之,大有補益。”

成書於1930年的《海南島志》中,完整記述了曾在本島靡然成風的狩鹿活動:“鹿棲息山林,於九、十月間游食原野,獵者乃結集同伴,尋蹤追擊。又或分驅牛車,伏槍車內,鹿聞槍聲舉頭張望,乃槍擊之。取其稚角,是為鹿茸,富有血管,拊之甚溫。熬之成膠,曰鹿膠,每對值三四百元。鹿肉可食,皮可制革,角供藥用。以澹、昌、定、崖四屬出產為多。”

可見,渾身是寶的坡鹿,受人類捕殺之威脅由來已久。

明清以來,移民潮讓海南島人口激增,大規模圍墾造田,再加上亂捕濫獵,讓坡鹿逐漸向瓊島西部退縮。到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期,坡鹿僅在屯昌、儋縣、白沙、昌江、東方、樂東等6個市縣有分布,活動總面積200平方千米至300平方千米,種群數量約500頭。

“之后數十年間,坡鹿在屯昌、儋縣等地先后絕跡,僅東方大田、白沙邦溪等地有少量分布。”海南邦溪省級自然保護區原管理站站長何康還記得,到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一些外縣獵人甚至還會特地趕到邦溪獵鹿,“其實在那時,邦溪的坡鹿也已不多見。”

海南坡鹿究竟還剩多少?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初期的調查數據顯示:不足百頭。

為拯救這一真正的海南“原住民”,政府於1976年在東方大田和白沙邦溪設立坡鹿自然保護區,這一年,兩個保護區內僅各剩坡鹿26頭和18頭,這44頭坡鹿成了恢復這一物種的唯一希望。

坡鹿種群呈恢復性增長態勢

成立保護區,是人類為挽救坡鹿所作出的第一步嘗試。然而由於保護意識與機制的不完善,盜獵現象仍時有發生。到1981年,邦溪最后一頭公鹿遭到獵殺,海南坡鹿僅剩東方大田最后一個家園。

值得慶幸的是,在將一片1400多畝的熱帶植物群落用3米高的鐵絲圍欄與外界隔離后,大田保護區採取種植優質牧草、開挖飲水池、設置人工鹽場和食物招引點、火燒法更新植被、建立人工馴養種群等一系列科學有效的保護措施,讓海南坡鹿的數量由1976年的26頭發展至1986年的86頭,並於這一年升格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坡鹿數量越來越多,但現有棲息地遠遠不能滿足它們的種群恢復需求。”海南大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副局長余法升介紹,為應對坡鹿面臨的食物短缺和種群密度超標,自二十世紀九十年代起,保護區陸續遷出數百頭坡鹿到東方的猴獼嶺、赤好嶺和昌江黎族自治縣的保梅嶺等地,進行野放、半野放和圈養。

處於無鹿可保護的尷尬境況長達9年后,邦溪保護區於1990年陸續從大田保護區引入18頭坡鹿幼仔,並於這一年升格為省級自然保護區。

“為了解決小鹿的哺乳問題,我們找來母山羊當小鹿的‘奶媽’,真是看著它們一點點長大。”海南邦溪省級自然保護區保護科負責人符大亮回憶道,人工馴養工作的順利開展,讓坡鹿種群逐漸壯大,到2006年保護區坡鹿種群已突破200頭。

而據海南林業部門於2007年發布的調查數據顯示,彼時海南坡鹿分布於12個不同的地點,種群數量達1785頭。可見,呦呦鹿鳴在邦溪重現,並非海南坡鹿遷地保護工作中的孤例。

“保護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但這並不意味著海南坡鹿完全擺脫了滅絕風險。”海南邦溪省級自然保護區管理站站長王合升坦言,隨著坡鹿種群的穩定發展,棲息地狹小已成為海南坡鹿保護的最大障礙,“2011年前后,邦溪坡鹿一度銳減至不足百頭,其中一個誘因便是種群密度過大。”

為避免類似的悲劇重演,如今海南坡鹿的遷地保護工作再次被提上日程。與此同時,大田、邦溪兩地保護區通過種植牧草、建渠引水、擴建圍欄等舉措改善坡鹿生境,並針對坡鹿開展種群健康狀況、棲息地選擇等研究,為科學保護坡鹿提供了指導與依據。(文\海南日報記者 李夢瑤)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