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手制服歹徒 成都武警特戰尖兵救下一車人

2020年12月30日07:48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單手制服歹徒 成都武警特戰尖兵救下一車人

  “我是軍人!快來幫忙!”汪錕忍住右肩胛骨斷裂的疼痛,再次將歹徒撞倒在地,朝著一旁被嚇得愣住的司機大喊。“我是軍人!請相信我!”制服歹徒后,汪錕又一一去救護受傷的乘客,把脈止血、包扎搬運……

  今年9月,一次客車事故中,武警成都支隊特戰隊員汪錕負傷救援。這名年僅22歲的年輕戰士,在危難時刻切身感受到了“我是軍人”這4個字的力量。

  近日,武警四川省總隊擬授予汪錕二等功,以褒揚他見義勇為、舍身忘我的精神。

  高速路上客車側翻 他冒險拉出被困乘客

  今年9月12日下午3時許,入伍3年,汪錕第一次回家探親,與母親同坐客車去姥姥家。當車行至G70襄陽至谷城高速公路時,突然發生側翻,身綁安全帶的他在睡夢裡被懸在空中,一下子驚醒了。

  他發現客車翻到了高速路外一個斜坡上,很可能繼續往下滑。車上的乘客都嚇懵了,不知所措。“往外爬呀!快!”汪錕大呼一聲,所有人才反應過來,沒受傷的乘客幫助受傷的乘客,迅速離開車輛。他也解開安全帶,在幫助母親出去后,自己往外爬。正在此時,他聽到一名女子呼救。原來,因為客車右側翻,坐在右側的一名女乘客被卡住了。汪錕冒著客車隨時下滑的危險,又折返回去,把這名女子安全拉了出來。

  歹徒用石塊砸向乘客

  他忍痛單手制服歹徒

  當他爬出客車,出人意料的情況出現了。一名男子手持石塊,想要砸向受傷乘客。汪錕當時並不知道,正是這名男子途中搶奪司機方向盤,導致客車側翻。

  能自救的乘客已爬到高速路邊,現場隻有幾名傷員,汪錕的母親也因傷勢較重,躺在離該男子不遠的地方。雖然汪錕在車禍中右肩胛骨骨折斷裂,右手用不上力,但他奮力撞向那名比他更壯實的男子,隻想第一時間制止歹徒。

  汪錕脫下衣服給母親止血后,又徒手奪下男子手中的玻璃碎片,一邊勸其冷靜,一邊朝著旁邊嚇懵的司機大喊:“我是軍人!快來幫忙!”雖說隻能單手用力,受過擒敵訓練的他最終制服了歹徒,將其卡在樹杈中動彈不得。

  拔掉插入手掌的玻璃

  他奮不顧身救護傷員

  “當時他的一聲‘我是軍人’使我十分震撼,我看到他奮不顧身地去救助傷者的時候,我就看到了很大的希望。”客車司機周洋說。

  把歹徒交給司機后,汪錕拔掉插入手掌的玻璃,顧不得傷痛血流,趕緊救護現場傷員。在車尾附近,是一對受傷的中年夫妻,妻子頭部流血,已神志模糊。汪錕在特戰中隊學習了一些基礎救護常識。他為這名女子把了把脈,掐了掐人中,囑咐她的丈夫保持她呼吸順暢,激發她的生存意志。

  沒有骨折板,沒有三角巾,也沒有繃帶,汪錕隻能用單薄的衣服為傷員簡單包扎。一名女性腰部骨折,“暫時讓她靠在旁邊的水泥板上,稍微舒服一點,避免二次損傷”。等120救護人員趕來了,汪錕又幫助他們一起搬運傷員。

  經歷了生死時刻

  母親明白了兒子的選擇

  “我以為只是扭到了。”看著凹陷的肩胛骨,醫生告訴汪錕,他骨折了,還檢查到輕微的腦震蕩。 “但是我媽媽的頭也受傷流血了,腰椎骨折了,比我的傷重多了。”汪錕不顧勸阻,強撐著去母親的病房護理她,直到第二天家人趕來。

  “感謝部隊為國家及人民培養了一個能第一時間保護群眾安危的武警戰士!”汪錕的母親閆小麗,在經歷了這樣的生死時刻,終於徹底明白了兒子的選擇。當初,她也舍不得自己的獨生子棄筆從戎,隻能在部隊休息日,隔著屏幕看看兒子。

  汪錕於2017年9月參軍入伍,母親好不容易盼著他兩年義務兵役結束,他又選擇繼續留在部隊,並以優異的表現入選特戰隊,成為一直夢想的“特戰尖兵”。(秦天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嚴丹)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