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美育在考場“硬氣”起來 會帶來新的不公平?

2020年10月30日08:59  來源:科技日報
 
原標題:體育美育在考場“硬氣”起來 會帶來新的不公平?

喊了很多年的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終於要動真格了。

10月15日,據新華社報道,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全面加強和改進新時代學校體育工作的意見》和《關於全面加強和改進新時代學校美育工作的意見》。兩份高規格文件,從全面培養人的角度對體育和美育提出明確要求,也為體育和美育的評價體系建設給出了清晰的路線圖和時間表。

教育部體育衛生與藝術教育司司長王登峰強調,要不斷總結體育中考經驗,逐年增加分值,“達到跟語數外同分值的水平”﹔在此基礎上,還要立即啟動體育在高考中計分的研究。至於美育,除了已有的綜合性評價外,還要在試點基礎上盡快推廣美育中考。

一石激起千層浪。有家長擔心日后在語數外培訓班之外,還要給孩子報上體育和音樂、美術培訓班。考得多、學得多,負擔會不會更重?

真正目的是讓學生動起來

學校體育和美育喊了很多年,但離真正落實,好像總差那麼一口氣。

王登峰評價,這次關於體育和美育的文件,第一次清晰地界定了學校體育和美育在整個教育以及個人成長和發展中的意義和價值。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教育大會上的講話,把體育的價值和體育要發揮的作用高度概括為“四位一體”的目標,即通過學校體育包括體育課、體育鍛煉和體育競賽,讓學生享受樂趣、增強體質、健全人格、錘煉意志。

而美育最核心的意義和價值是培養學生深層次的綜合素養。審美和人文素養的塑造,需要學生掌握藝術知識及技能,需要他們有體驗、欣賞美和藝術的能力,也需要每位同學都能夠掌握一到兩項藝術的特長。

體育和美育工作的改革要求學校要教會、勤練、常賽(展),這就對學校的基礎條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文件要求,各省(區、市)要制定學校體育美育教師隊伍建設和體育美育場地器材設施建設的3年行動計劃,補齊師資和場館的短板。

不過,真要加強和改進學校體育和美育工作、調動全社會的積極性,還是得完善評價體系。

提高體育中考的分值,研究體育高考和美育中考,其實就是為了倒逼學校開齊、開足、開好體育和美育課程。

南京理工大學動商研究中心主任王宗平告訴科技日報記者,考體育的目的,是讓學生動起來、走出去,這是一種“不得已而為之”。“我們真正要撬動的還是高考。指揮棒如果不動,確實不容易改。”王宗平表示,有什麼樣的評價指揮棒,就有什麼樣的辦學導向。它是一雙無形的手,深刻影響政府的教育政績觀、學校的教育質量觀、家長的子女成才觀和社會的選人用人觀。

上海體育學院院長、高校體育教指委副主任陳佩杰指出,從實踐來看,體育納入中考對提升青少年體質健康水平起到了積極的促進效應。教育部開展的學生體質健康監測表明,初中三年級和高中一年級學生體質健康水平明顯優於其他年級。

課業負擔也要相應減輕

10月28日,雲南省教育廳舉行了雲南省初中學生體育美育考試方案聽証會。根據聽証會消息,雲南省將把初中學生體育美育考試分值大幅提高——體育分由50分提高到100分,音樂、美術分由10分提高到40分。

王宗平說,這對其他地區起到了很好的示范和引領作用。

體育地位得到提升,也有部分人有所擔心。有人指出,學生身體素質的個體差異大,體育分值高,有可能會導致不公平。

“這還是跟社會觀念有關。”王宗平說,在語文、數學等科目的學習上,同樣存在天賦差異。有人輕輕鬆鬆能拿高分,有人反復練習還是不行,但大家都接受了這種天賦差異,仿佛它的存在合情合理。為什麼在體育上存在天賦差異,就難以接受呢?“體育成績會受到遺傳等因素影響,你說不公平﹔但是專業天賦也跟遺傳有關,為什麼大家就都認可了呢?”他說。

王宗平認為,還是因為大家都覺得體育沒那麼重要。“我們需要一場思想革命。能跑能跳和語文、數學好一樣,同樣是一種能力的體現。”他強調。

王登峰也認為,改革最重要的一個意義是轉變觀念,要讓全社會認識到體育和美育對一個學生全面成長和發展的重要性,“加強學生體育和美育工作,並不是增加學生額外的負擔,更不會影響文化課學習的成績,這反而是一個相互促進的過程”。

不過,王宗平坦言,如果學生的課業負擔不減輕,簡單機械重復的作業量不減少,參加的學科培訓不減少,加強和改進學校體育工作還是會困難重重。他倡導“一減、一增、一保”,也就是減少課業負擔、增加戶外體育運動和保障學生睡眠時間。

“家長可以放心,體育所帶來的成績區分度,遠遠低於語文、數學等學科。”王宗平建議,可以在尚未推行新一輪高考改革的地區,選擇一兩個地區進行試點,將體育納入選考科目,選考體育可以少考一門其他文化科目,把選擇權交給學生,以點帶面,為“推進高校在招生測試中增設體育項目”投石問路。

讓更多孩子享受高質量美育教育

北京藝美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SAE藝術教育平台創始人劉冰注意到了文件發布以來社會各界的反響。她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指出,美育其實就是“審美教育”“美感教育”﹔美育是培育和提高人們對現實生活和藝術作品中對於美的鑒別、欣賞和創造能力﹔隨著經濟發展,美育也是充實精神生活必不可少的手段和方法之一。“學生時期正是審美能力形成的關鍵時期。美育是學校實施素質教育不可或缺的支柱。它和學科教育的關系不是加法,而是融合。”

此前,有一些家長會認為有錢的家庭才能學藝術。劉冰認為,文件提出學校要加強美育工作,恰恰改變了之前必須通過社會購買才能獲得美育教育的情況。“這不是造成不公平,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它反而讓更多孩子有了接受高質量美育教育的機會。”

據王登峰介紹,目前全國已經有4個省市推進藝術進中考,另外還有5個省的12個地市實行了美育中考改革,分值在10分到40分之間,“下一步,這項工作要加快推進,要總結這些省和相關地市進行美育中考的實踐,包括他們如何測試、如何計分、如何進行過程評價等,還要組織專家進行研究總結和分析。”王登峰說。

劉冰表示,從江蘇省南京市和廣東省廣州市兩個先行試點的具體做法來看,筆試和面試的難度都在普適性范圍內。對於經濟發達地區的孩子來說,考試范圍並沒有超出學校教學內容之外。也就是說,如果家長對孩子的美育教育沒有更高要求,也不需要參加課外培訓。

“過去就連很多大城市都‘瘸腿走路’,其它地區更不會重視美育課程。現在改革評價體系,至少逼著大家無論身在何處,都能補上美育這一課。”劉冰感慨道。

中央美術學院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教育部藝術教育委員會副主任范迪安認為,當前迫切需要解決的是師資隊伍建設問題。“我們藝術院校有比較完備的學科體系和豐富的教學資源,除了做好自身的美育工作之外,還有責任為各級各類美育師資的培訓做出應有的貢獻,尤其要把優質資源向西部地區、偏遠地區傾斜。”他表示。

相關鏈接

體育美育如何考?雲南先試先行

2019年12月27日,雲南省教育廳發布《關於進一步深化高中階段學校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將體育中考成績提高至100分,同語文數學外語分數一樣,這就讓雲南成為了目前各省區市中考體育佔比最高的省份。

改革目標有了,后續具體的考試要怎麼考?2020年10月28日,《雲南省初中學生體育音樂美術考試方案》(以下簡稱《考試方案》)聽証會在昆明舉行。

《考試方案》最大亮點一是考試分值的大幅提高,體育50分直接提升到100分,音樂、美術分由10分提高到40分﹔二是考試更加注重過程性,避免一考定成績,體育調整為初中三年一考為一年二考,美育調整為初中藝術測評+藝術統考+藝術實踐活動﹔三是將學生參加體育競賽成績和藝術實踐活動納入體育美育考試成績,鼓勵學生積極參加各種項目體育比賽和美育展演,引導學生學會1到2項終身受益的運動技能和美育技能。

為保証考試公平公正,《考試方案》充分考慮學生的個體差異問題,如視力、身高體重指數、肺活量體重指數的賦分由原來的橫向比較賦分,變為學生自身縱向比較賦分,簡單地說就是自己和自己比﹔二是在競賽加分設置了若干個大項,讓高矮、胖瘦的學生都有機會參加各種項目的體育比賽,實現學生的個性化發展﹔三是體育考試由單一考查學生體能,變為主要考查學生的體質健康監測、基礎體能測試、專項技能測試和競賽加分﹔四是音樂、美術考試增加了藝術實踐活動,堅持面向人人、人人參與,讓更多的學生參與到藝術實踐活動中。(記者 張蓋倫)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