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四川频道>>娱乐

“鉴宝高手”是如何炼成的?雷佳音、李现揭秘“古董”幕后故事

郭冠华
2021年12月21日09:19 | 来源:人民网
小字号

当“寻宝小分队”各怀心思,文物佛头终落谁手?近日,由马伯庸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古董局中局》上映,讲述了一个关于国宝回归、追寻真相的故事,引发影迷热切关注。
    如何成为“鉴宝高手”?《古董局中局》中许愿扮演者雷佳音、药不然扮演者李现做客人民网“文艺星开讲”,讲述角色感悟和拍摄幕后故事。

原标题:文艺星开讲丨“鉴宝高手”是如何炼成的?雷佳音、李现揭秘“古董”幕后故事

  雷佳音:拍完戏 对文物保护更有感情和责任

  人民网:许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个角色最大的魅力是什么?

  雷佳音:我当时读马伯庸老师的小说的时候,并没有觉得许愿这个形象有多么具体,所以,我演的许愿是从电影剧本中把人物形象提炼出来的。一个落魄的家族传承人,身上有独特的天赋,有一点江湖气,他的纯真是随着事件一点一点拨开的。随着故事的发展,他想解开谜题,背负着国仇家恨,去弄清楚佛头的真假。

  人民网:这个角色和以往你饰演的一些小人物有哪些不同?

  雷佳音:以前我演过很多小人物,演戏时我希望把这些人物原型或者小说中的形象演绎成具有烟火气的真人。许愿这个角色更细腻、更有侠义精神,也更随意。他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小人物,比小人物更落魄一些。

  人民网:塑造这个角色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拍戏之前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雷佳音:最大的挑战其实是专业性。每个演员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我用我方法打开角色,但是许愿身上的职业属性太强了。鉴宝太专业了,我们演员在片场经常一起去探讨,如何让鉴宝过程更真实。

  我爱逛北京的十里河,看电视的时候会关注文化节目,在拍摄现场还会听古董专家讲解。导演用了很多手段帮助我们去鉴宝,用影像的东西帮助我们打开想象空间,带观众走入另一个世界,理解鉴宝的意义。

  人民网:很多人读过原著再看电影,有没有担心“原著党”看电影的时候会比较挑剔?

  雷佳音:我觉得还好,作为演员,就得接受演不好的结果。世界上没有一个演员会被人一直褒奖,不接受批评,我对观众的评价是有准备的。不过,我觉得读者对我挺包容的,因为我演过马老师的其他作品,我和马老师关系也很好,假如他批评我,我也不会往心里去。

  人民网:如何看待许和平和许愿这对父子之间的情感?和扮演父亲的郭涛在对手戏中,又怎样达到克制而煽情的效果?

  雷佳音:天下的父亲都一样,我觉得许和平是很爱儿子的,只是许愿很多年都不理解。整部电影展现了许愿的一个成长过程,包括他对于他的父亲的理解,他对自己家族的认知。在演许愿和父亲的对手戏时,其实是郭涛把我带入情感当中的。那场戏,郭涛老师对我说了好多话,引出了许愿内心的伤痛。

  人民网:演完这部电影之后,你对文物保护、文化传承有哪些更深的理解?

  雷佳音:《古董局中局》讲述了一个保护国宝的故事,信息量很丰富,让我意识到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我觉得我对文物保护更有情感、有责任了。文物保护是文化传承,国家强大才会有文物回归,我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我现在对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很感兴趣,希望多去博物馆了解古董背后的故事。

  李现:抛开自己 融入药不然的世界

  人民网:《古董局中局》的剧本有哪些地方吸引你?

  李现:我以前看过马伯庸老师的作品改编的《长安十二时辰》,非常喜欢;这次的《古董局中局》,剧本中有很多环环相扣的故事,层层迷雾,所有人一起探究真相,很吸引我;再加上故事的内核是文物回归,寓意也非常棒,我觉得很有意义;另外,药不然这类角色也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的,所以很想参与进来。

  人民网:开拍之前你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李现:我看了一些相关纪录片,去感知传统文化的魅力。比如,景德镇的瓷器是怎样制作的,为什么当时的皇帝会喜欢那类物品等等。看过之后,我对古董有了基础认知,再塑造角色的时候,就能代入自己对时代审美的理解。在现场拍摄的时候,我会向古董专家学习如何分辨真假文物,去了解关于文物的种种细节。

  人民网:药不然在片中是亦正亦邪的角色,你怎样理解这个角色的性格特点?

  李现:药不然身上背负着整个家族的使命,从国外留学回来的他是想证明自己的价值。我们将药不然设计成一位严谨的、学院派风格的角色,他要少说话,给观众带来一种神秘感。所以,他的打扮都是非常正经、非常干净利索的,无论是戴金丝眼镜、戴手套,还是洗手这些动作,都是我们有意设计的,希望和许愿这个角色形成反差。有了反差感,才能形成两个人之间的对峙感。

  人民网:你和药不然有哪些相似之处,让你更好地把握角色?

  李现:在我塑造的角色中,药不然是和我本人相差比较大的一位。我希望有机会把自己撇开去塑造角色,这对我来说挑战很大。

  我觉得演员大致分为两类,一是从头到尾都在演自己,把自己放大到最大;另一种是尽可能地塑造角色,完全把自己抛开去融入角色。我以前演过的一些角色和自己的特性比较接近,现在我更想花精力去塑造全新的角色。

  人民网: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琢磨了很久的戏?

  李现:最后大结局那场戏,药不然对着台下几百人描述佛头文物,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挺大的挑战,因为它很像一种演讲,我要真实地和几百人去讲述对佛头的理解。拍摄当天,我反复练习走场和台词,把握在台上的节奏。

  人民网:文物研究所中鉴宝这场戏,药不然需要展现他大量的文物知识储备,在背台词专业性术语过程中,导演和文物专家在现场给了你哪些建议?

  李现:这些词都特别难背,一些专业术语也是在日常生活中接触不到的。古董领域里的颜色和材质非常多,制作用的土、打磨方式也不一样,涉及的朝代和皇帝的喜好,是不是官窑制作都要去了解和背诵,还挺挑战的。我和雷哥在现场也是一直在背词。

  药不然当时进入了“鉴宝高手”的状态,擦手、戴手套、戴眼镜,他的行为也是按专业模式来进行,有学院派风格。再看许愿,他的鉴宝方式很接地气,两人之间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反差。

(责编:李强强、罗昱)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