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四川频道

《龙虎武师》为幕后英雄树碑立传

2021年09月02日08:58 | 来源:北京日报
小字号
原标题:《龙虎武师》为幕后英雄树碑立传

龙虎武师是香港电影造就的一个特殊工种,最早指戏曲出身、转投电影武师行当的一群人。在动作片里,他们是被主角一拳打倒的小喽啰,是帮助主角完成高难度动作的武替,还是挑战各种危险动作的试验员……他们用血肉之躯和搏命精神,将香港动作电影推上巅峰,却隐于幕后,鲜为人知。直到导演魏君子将他们的故事拍成纪录电影《龙虎武师》后,观众才发现,虽然电影是假的,可是龙虎武师冒的风险和受的伤却是真的。

《龙虎武师》由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发起制作,集结了甄子丹、袁和平、洪金宝、刘家良等华语电影迄今为止最强的近百位武师阵容,首次全方位揭秘香港龙虎武师长达60余年的风云变幻。该片自8月28日上映以来,收获好评无数,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3分。

责任 采访近百位龙虎武师

2017年正月,魏君子去参加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的春茗活动,作为从小喜欢香港电影的发烧友,在现场看到那么多大名鼎鼎的武行前辈,自然特别开心。没料到,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会长钱嘉乐悄悄告诉他,别看这些人谈笑风生、英雄豪情,其实他们很多人生活得并不是很好,因为拍动作戏,落了一身伤病。魏君子听了,感慨不已地说:“我帮你们拍部纪录片吧?”没想到,这场对话成为《龙虎武师》的开始,更从此成为魏君子肩上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搜集资料是纪录片的开始。影评人出身的魏君子在圈内有“香港电影活字典”的美誉,他要做的只是系统查阅和梳理有关龙虎武师的资料。至于采访对象的筛选和确定,“像洪金宝、袁和平这些最有名的当然最好确定,其他的可能大家不熟悉,但对喜欢港片的影迷来说都如雷贯耳,所以很早就圈了一大批采访对象。通过跟他们聊,他们会推荐这个龙虎武师很厉害,那个很有趣……这样不断划定范围。”

片中有位1921年出生的龙虎武师,叫花仔源,就是魏君子从其他采访对象口中挖出来的。“他是第一代龙虎武师,见证了这个江湖的兴衰,简直就是活化石!他对我梳理香港动作片的脉络帮助太大了,像关德兴、龙虎武师‘四大天王’的故事,都是从他嘴里讲出来的。老爷子现在100岁了,在影片里走出来还是龙行虎步,气势非凡。”

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得知魏君子要给香港动作电影拍一部纪录片,都非常开心。“香港话叫‘吹水’,他们当年那么牛,当然愿意讲曾经的英雄事迹。这个事情也挺有趣,他们那么厉害,却从来没有被人讲述,电影片尾也不会说这个动作是谁最先做的。”

窘境 拍摄像打“游击战”

从来没拍过纪录片的魏君子坦言,自己全“凭感觉”一步步往下走。拍了40多人的采访后,他脑海中逐渐呈现出一条清晰的结构线。《龙虎武师》从上世纪30年代的“北派南传”讲起,中间贯穿了李小龙引领功夫片浪潮、“成洪刘袁”四大家班在良性竞争中将香港动作电影推向巅峰等阶段,一直讲述到如今的香港电影北上融合谋求新发展,几乎就是半部香港动作电影发展史。

一开始,魏君子打算找专业的纪录片团队拍,可专业团队太贵了。魏君子只能自己拍,他发明了一种“打游击”的拍法。“在香港拍,我就找香港的团队,拍一天算一天的钱,这比包整个团队便宜多了。在北京,也用这样的方式拍。”

《龙虎武师》从2017年春天开始筹备,断断续续一直拍到2019年,因为制作周期太长,最终定剪时,片中好多人物结局都发生了改变。有人离世,有人患上老年痴呆症没办法接受采访。有一位叫陈竹音的年轻姑娘,辞掉高薪白领工作到香港追梦,在2020年的版本中,她已经因为个人原因离开武行,但在今年的公映版中,她在短暂退出后又重返武行事业。年轻一辈坚守对电影的热爱,让不少观众看得感动又欣慰。

《龙虎武师》拍摄过程中,不少香港电影人也热心助力。资深制片人吴思远免费提供了《蛇形刁手》《醉拳》的版权,观众得以欣赏到两部经典作品的精彩打斗桥段,刘德华则为影片片名题字。

悲凉 不许英雄见白头

《龙虎武师》的前半段节奏轻快,很多回顾当年惊险动作戏拍摄的画面真实震撼,看得观众又是惊呼又是叫好,偶尔穿插的小幽默则起到调节气氛的作用。魏君子笑言,这些手法都是他从港片中学来的。但到了影片后半段,昔日的龙虎武师人已垂暮,如今的动作特技演员不复当年,节奏慢下来,情感则慢慢推了上去。

魏君子原本想追拍几位龙虎武师如今的生活,可是这些老师傅们却硬是不让拍。“后来我才明白,这些龙虎武师都有一种态度,叫‘不许英雄见白头’。他们有自己的尊严,只想讲曾经的英雄豪情,不想让大家看到他们现在的落寞。”魏君子最终选择了尊重他们。

随着时代的变迁,龙虎武师这个群体早已消失,被专业的动作特技演员所取代,但一代代龙虎武师为香港电影做出的贡献,不能被埋没。“当年好莱坞靠高科技在全世界攻城略地,到了香港,这批龙虎武师不服。但你有什么可跟人家斗的呢?就是双拳双脚,血肉之躯。我也不知道这个动作有没有危险,但我就是要拼,要靠这个跟好莱坞打。就是这样从无到有,一点点地探索、尝试,最后出来那么厉害的效果。”魏君子说,“是他们把动作电影建立起来,连好莱坞都来学,也才有了我们现在拍动作片的安全和成熟。”(记者 袁云儿)

(责编:袁菡苓、章华维)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