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你,那些选错档期的赔钱电影?

2021年02月25日09:16  来源:华西都市报
 
原标题:拿什么拯救你,那些选错档期的赔钱电影?

2021春节档竞争格外残酷,七部同日上线的电影“冷暖自知”:《你好,李焕英》《唐探3》赚得盆满钵满,而《新神榜:哪吒重生》《侍神令》《人潮汹涌》等片悉数血亏。近日,《新神榜:哪吒重生》导演赵霁和《侍神令》导演李蔚然先后发长文恳请观众支持。

在此之前,《人潮汹涌》的导演饶晓志在微博恳请影院多排片,甚至用了“卖惨求荣”这个颇为心酸的字眼。为什么“李唐”能够日进斗金?而其他电影却在票房榜上艰难“爬行”?事实证明,选错了档期就如同嫁错了老公,即使你貌美如花也换不来一生幸福。

春节档前世今生:

《阿凡达》曾引爆首个春节档

1997年,冯小刚导演的《甲方乙方》是内地第一部打出“贺岁片”口号的电影,当年该片获得了3000万高票房。它的一炮而红,拯救了冯小刚的电影生涯,也给中国电影带来了全新的档期概念——贺岁档。

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成熟和规范,我们有了更多的档期:情人节档、五一档、暑期档、国庆档……在2010年前,中国没有春节档,只有贺岁档。以2008年为例,全年总票房43亿元,春节7天的票房为1.1亿,只占全年票房2.6%。

大多数片商都会选择在元旦前后上映新片,不少电影的热度会从新年一直延续到春节后,比如2002年上映的《英雄》。2009年,本想在中国元旦前同步全北美上映的《阿凡达》因为各种原因被迫延期到2010年春节才能上映。万万没想到的是,《阿凡达》居然在一向冷门的春节里掀起了观影热潮,它不仅在中国持续热映了一个多月,还成为斩获13.28亿元的票房冠军。

《哪吒重生》做错选择题

还差多少钱弥补亏空?

从那以后,好莱坞大片频频拯救春节时的电影院,春节档的概念逐渐形成。2012年,《大侦探福尔摩斯2》和《碟中谍4》两部好莱坞大片在春节7天里就拿下4.11亿元票房,比2011年增长了24.9%,创历史新高。

2013年,国产片开始制霸春节档,《西游·降魔篇》的热映使当年春节档票房达到了7.8亿元,同比增长高达89.7%,最终《西游·降魔篇》的总票房达到12.46亿元。而“贺岁档”也淡出人们视野,细化出更为精简的三个档期:圣诞档、元旦档和春节档。

什么样的影片选择什么样的档期,已经成为片商在投资之初必须要仔细考量的重要因素。2020年,《我在时间尽头等你》投资者赚得欢,并不是因为电影的剧情有多好(甚至可以说是烂片),而是因为它抓住了七夕这个节日做了些适当的宣传,就有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而选错档期则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新神榜:哪吒重生》是追光动画在《白蛇:缘起》后推出的另一部动画电影,耗时4年打造。2016年,《白蛇:缘起》选择在元旦档和春节档之间的1月11日上映,凭借当时没有太多竞争对手,以及国风十足的国漫顶级制作,该片斩获4.7亿票房,成为当年国产片中的大黑马。

《白蛇:缘起》的成功让《新神榜:哪吒重生》有了更大野心,该片有着超长制作周期和布局甚早的宣传造势,总投入高达3.5亿人民币。这意味着要达到10亿的票房才能够收回成本。截至2月23日,《新神榜:哪吒重生》票房仅为3.4亿。随着“李唐”两部影片的持续热映,以及本周末《猫和老鼠》真人版等新片的入场,留给导演赵霁的时间不多了。

视效大片烧钱

档期能否选对“决定生死”

相比《新神榜:哪吒重生》,《侍神令》的日子更不好过。之前主演陈坤在路演时曾透露,《侍神令》全片2500个视效镜头,其数量创下国内影市之冠。该片的视效后期制作时间长达两年,投资“糜费巨亿而不吝也”。

遗憾的是,电影目前票房2.4亿,位居春节档最后一名。《侍神令》令投资方无线亏损严重,纵使神仙转世也无法搭救。不过该片在中国电影工业化成熟的道路上,却拥有一席之地。《侍神令》是中国游戏改编电影的一次成功尝试,也是中国电影工业化走向成熟的里程碑。

今年春节档还有另一部烧钱的电影。《刺杀小说家》也是耗时四年才制作完成,不过该片票房7.6亿,投资4亿,按照1:3的票房分账比例来算,回本基本无望。该片的视效制作方为MORE VFX公司,该公司此前曾为《流浪地球》制作视效,封面新闻记者采访MORE VFX的CEO徐建时,他透露,该片仅花在视效上的资金就达近亿人民币。

今年春节档的蛋糕虽然格外巨大,但基本都被《你好,李焕英》《唐探3》两部电影瓜分,剩余的残羹冷炙被其余五部电影共享。而亏钱最厉害的三部影片《新神榜:哪吒重生》《侍神令》和《刺杀小说家》都是视效大片,网友“帅先生”说:“春节档是硬骨头,是没那么好啃的。过年的氛围大俗大雅,大家喜欢看有亲情味儿和喜庆色彩的影片,这三部影片在除了春节的任何档期都能独当一面,可惜他们都跳错了坑。”

影史“赔钱货”

《美国往事》《长城》名列其中

中外影史上让电影公司血亏的经典案例很多,2017年圣诞档上映的陈凯歌执导的电影《妖猫传》票房5.3亿,另一部电影导演张立嘉曾实名爆料称:“2.5亿的制作费,5亿票房能够回本2亿,但是自己买了1.7亿票房,加上网络版权卖了5000万,最终亏了1.6亿。”

和陈凯歌齐名的张艺谋在商业片领域也一直在坐“过山车”。他的商业片开山大作《英雄》票房是投资的6倍,不过2016年圣诞档他执导的古装巨作《长城》也遭遇票房滑铁卢。该片投资1.5亿美元,全球票房3.3亿美元,票房收益在1.1亿美元,加上数字院线收益和影视基地补贴,《长城》至少亏损了上亿人民币。

2020暑期档上映的成龙新片《急先锋》票房仅收2.9亿人民币,而该片光制作费就高达6000万美元,折算过来就是4亿人民币,而之前片方对该片票房预估是15亿起跳……

国外影坛的“赔钱货”也比比皆是。1963年6月,伊丽莎白·泰勒主演的《埃及艳后》上映,该片一度是好莱坞最赔钱的一部作品。电影花费3年才拍摄完成,总共花费4400万美元,而该片的票房仅2600万美元。

1984年2月,由瑟吉欧·莱昂执导的经典电影《美国往事》上映,一众好莱坞大咖主演。可惜该片上映之后,这部花费3000万美元投资的作品,却只收获532万美元票房。近年来,好莱坞更涌现出了海量的赔钱电影,如2019的《双子杀手》《决战中途岛》,2020年的《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喋血战士》《新变种人》等等。

票房亏损咋自救?

“走出去”能创造更多商业价值

影坛没有常胜将军,谁没做过亏本的买卖?而“赔钱货”如何自救,这其实也是一门学问。比如像《新神榜:哪吒重生》虽然国内票房大亏,但该片把除中国以外地区的全球独家流媒体版权卖给了Netflix,虽然片方暂时还没对外宣布版权费卖了多少,但根据流媒体大鳄Netflix财大气粗的风格,多少能为电影带来一定程度的止损。

此外,《哪吒重生》还即将在澳洲、新西兰、新加坡、日本等海外多地区院线上映,海外预售现已开启。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和贸易全球化的国际形势下,中国电影未来发展的一个重点是“走出去”。比如最近中国动画电影《直立象传说》成功入围“第93届奥斯卡动画长片”,目前该片已在俄罗斯、新西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葡萄牙、立陶宛、南非等国家和地区上映。并在澳大利亚的谷歌Play和苹果电视进行网络播映。该片海外票房已超过800万人民币。

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国际背景下,春节档的影市火爆也让国外同行看到了中国电影工业的发展成果,也为深受疫情影响的全球电影市场注入了动力和信心。虽然有些电影国内票房不佳,但找准时机走出国门无疑能够创造出更多的商业价值,同时也有利于加快推进中国从“文化软实力输出”到“中国电影全球化战略”的步伐,助力中国由电影大国向电影强国迈进。(封面新闻记者 杨帆)

(责编:章华维、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