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老樊:在这里,得到了尊重也交到了朋友

2020年04月21日09:07  来源:新闻晨报
 
原标题:“在这里,得到了尊重也交到了朋友”

“很多人觉得我是个网络歌手,生在一个网络的时代,我不排斥它。我正在成为一个唱作人的路上,也希望大家能够再等一等我。”4月16日,爱奇艺自制超级网综《我是唱作人2》上线,与张艺兴、郑钧、陈粒、GAI周延、霍尊、马頔等首发唱作人相比,22岁的隔壁老樊(樊凯杰)无疑是大众较为陌生的一位。

隔壁老樊是谁?

无论你是否清楚答案,你都可能曾在不同的网络平台听过他的歌:从2018年11月发布单曲《姬和不如》以来,隔壁老樊在网易云音乐、快手、抖音等平台收获了数百万粉丝,作品全网播放量突破百亿。他还曾稳居网易云音乐华语歌手榜首位,包括《我曾》《多想在平庸的生活拥抱你》更千万次地被使用在普通用户的短视频里。

在接受晨报记者专访时,这位有着沧桑声音的歌手表露出一种年轻人特有的直爽与自信,并不讳言外界对自己的不理解,但也因此对未来更有期待,“我还有更多的东西可以给大家看。”

少年时期曾经离音乐很远

“很多人觉得我歌曲那么悲伤,可能是个三四十岁的人。”首次亮相《我是唱作人2》,隔壁老樊这样说。这是个实在的评价——看外表,他确实年轻,直来直往的聊天方式让80后的马頔一再调侃,“就是个小孩”;听声音,他却能让张艺兴、陈粒等同台唱作人都不断惊叹,“声音很沧桑”“太犯规”。

从某种角度上说,隔壁老樊确实是那种早早就见过生活的年轻人。

1998年11月,隔壁老樊出生在河北承德。为了让他强身健体,家人将他送进了天津的武术学校,12岁到17岁的五年时光里,他不仅练就了一身本领,也早早体会到了生活的压力。在一个采访中,他聊起自己受不了集训想回家的往事,语气淡淡,内容残酷,“我跳墙跑了,结果被教练抓回去,打了一顿,接着回去,接着上学”。

在那些岁月里,音乐对隔壁老樊来说,似乎是很遥远的事。他记得小时候参加过唱歌比赛,老师夸他唱得好,“但是我没钱,学不起。”高二时,他买了吉他,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学音乐,还孤身上北京想证明自己的实力,但很快铩羽而归。

一次和朋友去酒吧的经历,意外改变了隔壁老樊的人生轨迹——看到他在舞台上的即兴表演,酒吧老板深受触动,邀请他留下驻唱。于是,从一家酒吧到另一家酒吧,隔壁老樊渐渐成为当地红人,还在2016年参加了《中国好声音》的海选。也是因为有了这次比赛经历,他决定报考专业音乐院校,很快,他进入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流行演唱学院,并开始在北京后海大量不同的酒吧驻唱。

爱恨离别、孤独茫然……驻唱的经历,无疑为隔壁老樊后来的创作提供了不少素材。回顾这段岁月,他不愿意诉苦,也没有太多沉溺,有空暇时甚至还会回去转转,唱唱歌,“对我来说,这些年最重要的决定就是,我选择了音乐,而没有去做其他的事情。”

现在很幸运但会继续努力

有了在酒吧驻唱的经历,隔壁老樊在网络上也找到了机会。从2017年开始,他陆陆续续在不同平台发布自己翻唱或原创作品,逐渐积累了一点人气。

其中,2018年10月20日发布的《姬和不如》DEMO版,是隔壁老樊绝对意义上的成名曲,这首以“爱不得”为主题的歌曲,几乎在一夜之间成为各大短视频平台的爆款。如果你打开搜索引擎查询这首歌,会看到很多人一边追问歌名到底是什么意思,一边疯狂推荐。而后来的《我曾》《多想在平庸的生活拥抱你》,同样红遍全网,人们夸他的音乐“哀而不伤”,歌词“扎进了自己心里”。

巨大的流量,很快将这个22岁的新人推向了前台。2019年,隔壁老樊发行了自己的专辑,开始为电影演唱,参与不同的音乐真人秀,还迅速开启了在上海、杭州、青岛的巡演,一票难求。但用他自己的话说,生活似乎没有太大的改变,“红不红其实真的无所谓,只要有一部分人能听我的歌就够了。我日常的生活还是那样,写歌、睡觉、吃饭、录歌,养养狗,打打游戏、弹弹琴。”他也不认同自己迎来了“苦尽甘来”的时候,“我觉得我的苦才刚刚开始,因为我刚刚踏入这个圈子,很多东西是要学习的;可能现在是很幸运,但你要是不努力也不行。”

他也确实是努力的。比如,明明不太会表达自己,他依然愿意配合不同的采访或是团队为粉丝策划的视频小栏目;比如,他保持高产,以此呼应粉丝的期待,“我可能不会像别人那样特别去对粉丝好,我是把所有的东西都放进歌里。大家觉得我的歌很悲伤,想让我写一些快乐的歌,我也会去做。”

需要接受更高标准的考验

从网络成名的歌手,或多或少都要走过一段与争议相伴的岁月,隔壁老樊亦然。爱他的人永远不乏溢美之词,刺耳的批评似乎也从来没停过。

在《我是唱作人2》的舞台上,同台唱作人的率直点评,就道出了这个年轻歌手目前最大的困境:他有充沛的情感,有天生的好嗓音,曲调旋律也好听,但这一切,似乎还少了一些新意,更多地停留在了重复自己的“套路”里。对于这样的争议,隔壁老樊心态不错。他坦言,自己现在的风格延续的时间确实有点久,需要尝试不同的新方向,参加节目也是为了向前辈学习、听取不同评价。他笑说,平时在不同平台也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好的建议我会吸取,不好的我略过就好了。”

而在创作主题上,他自信孤独、离别、爱情之类的主题还有太多值得写的部分,“我觉得我还有不同的方式可以表达。”他也经常会参考一起做音乐的朋友们的意见,他们中大部分与他相识在酒吧驻唱的岁月,“我这个人本来就不怎么爱交朋友,两三个大家一起做音乐的,我比较关心他们能不能感受到我想表达的情绪。”

至于“网络歌手”一类的评价,隔壁老樊也看得很开,“现在不就是一个网络时代吗?你不在网络上搞音乐,又能去哪儿做?我们就生在一个这样的时代,肯定是选择(网络)好的一面,而不能去选择被遗弃的那些东西,如果要继续按照老路走的话,可能就没有现在的我了。”

当然,踏上不同音乐节目,也意味着他要接受更高标准的考验。在《我是唱作人2》首期节目中,挑战马頔的隔壁老樊遗憾落败,成了第二季首位淘汰候选人。但何必太早下结论呢,他还有足够的空间去成长,还有见过沧桑的好心态,“我觉得起码在这个舞台上,每个人都是尊重你的音乐的。在网络上,有时候大家不会尊重你,但在这里,你得到了很高的尊重,吸收到了很多知识,也交到了很多朋友。”( 新闻晨报记者 曾索狄)

(责编:高红霞、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