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药下山 开方治穷

2020年04月15日09:07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引药下山 开方治穷

药材种植基地的工人们正在收获丹参,预计需要十多天才能收完。丹参的货款将是基地今年的第一笔收入。北京日报记者 于丽爽摄

  基地的药材已经盛开,既有药用价值,又可以发展观光采摘。北京日报记者 于丽爽

  挖掘机一铲子下去,土层被挖开半米多深,黄褐色的新土翻了上来,里面隐约露出胡萝卜色的根茎。

  “嚯,这么大个儿呢!得有两三斤!真不赖。比山上挖的大不少,这一根值钱了!”工人王仕奎弯腰搂起一根掂了掂,扭头高兴地对旁边的伙伴们说。

  这两天,怀柔区九渡河镇九合川药材种植基地正在收获丹参。这茬丹参是两年前种下的,一共100万株,预计需要10多天才能收完。一棵晒干的丹参市场价在1.5元到2元之间。这笔收入,将是药材基地今年的第一笔收入。

  九渡河镇流转村民土地1400亩,成立九合川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驯化种植山上的野生中草药,带动九渡河村30多户低收入农户脱低。随着药材基地的发展,合作社的收益将拿出一部分作为全镇脱贫发展专项基金,为更多贫困户提供就业机会和生活保障。

  人多地少一穷几十年

  怀九河弯弯曲曲,穿九渡河镇而过。路沿着河走,过一次河,差不多就有一个村,九渡河村是其中之一。

  在当地人眼里,怀柔浅山区有两大著名沟域:渤海镇所在的北沟和九渡河镇所在的南沟。在农业占主导地位的年代,南北沟的经济发展水平差别不大。随着以旅游业为代表的三产逐渐发展起来,有慕田峪长城景区的北沟农村越来越富,把南沟甩在了身后。

  地处南沟的九渡河村是怀柔全区人口第二大村,有1516户、2800多人。人均耕地不足一亩。除了核桃、栗子,全村别无其他产业。人多、地少、没产业,成了区级贫困村。

  “我们一家三口,都是肢体残疾人。我是1993年在粮库上班时把腿碰伤了;儿子是交通事故受的伤,今年40多岁了还没结婚;老伴儿护林防火时骑电动车摔了。现在,全家光药钱,一个月就得2000多元。”王仕奎告诉记者。他今年67岁,全家的经济来源就靠山场上的栗子树。年头好的时候,能收入1万来块钱。赶上栗子降价,一万块钱都挣不上。平常,他也打短工,谁家盖房子当个小工。但这活儿不常有,年纪越来越大,人家也不爱用。2016年,他家被核定为低收入户。

  王仕奎家的情况在九渡河村并不少见。全村60岁以上的老年人有六七百人,残疾人有五六百人,低收入户143户。老龄、残疾,脱贫脱低难度更大。

  党员带头引中草药“下山”

  山杏、苹果、梨、连翘、碧桃,粉的、白的、黄的,这个季节开车沿山路走进九渡河镇,就走进了花海。

  看得见的灌木、乔木,看不见的,山上还有各种各样的中草药。“丹参、苍术、黄精、鬼箭羽、赤芍……好多。当地老百姓一直有上山挖药材的传统。”张庆彪告诉记者。

  今年53岁的村民张庆彪曾当过12年村党支部书记。村里没产业、收入低,让他一直不甘心。

  “栗子树有的管着,有的荒了,光凭栗子树不能富,得想别的办法。”从村支书的位置上退下来,张庆彪想放手一搏,为村里找条致富路。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一位从事药材产业的师父,并到安徽、辽宁等地考察药材产业。回村后,在师父的指导下,张庆彪决定把山上的野生中草药请下山,在栗子树下种植。树上有栗子,树下有中草药,增加土地产出。

  “第一年试了10多种,在自己家院里、地里种,每一样都种了一亩多,像养孩子一样,刮风下雨都在观察它。有的活了,有的不行。”张庆彪说。比如柴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山上挖了6000棵,下山种就烂根。还有远志,在山上行,移到平地上就不长。

  经过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年多试种,丹参、苍术、黄精、赤芍等成功下山了。为此,张庆彪专门辟出40亩地,作为野生中草药资源圃,用于出籽、育苗,供基地使用。

  2015年,张庆彪带领六七个村民一起,流转村民土地,成立了九合川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张庆彪任社长。2017年,镇里注入市区两级扶贫资金650万元,土地流转面积增加到1400多亩,惠及900来户,药材基地正式成为全镇的精准扶贫基地。

  丹参收获 基地效益初显

  九合川药材种植基地就在路边山前。远看,一大片现代化钢架大棚;走进去,挖掘机、切片机等现代化设备都在各自忙碌着,还有喜气洋洋在收丹参的农户。

  如今,基地里的1400亩地已经分出了区域。230亩桑树,近400亩赤芍,200亩黄山黄菊,200亩黄精,120多亩丹参,剩下的还有鬼子姜等。

  “桑树种了3年了。今年有40亩挂果。桑叶能卖,1斤干的11元左右;桑葚鲜的11元到12元一斤,干的50元到60元;修剪下的桑枝切片,干的一斤一元左右,扔了也是扔了,做切片大家就有活儿干。”张庆彪介绍。

  赤芍种到今年是第3年,5年才能挖。湿的十二三元一斤,干的二十六七元一斤,仅此一项,就能带来2000万元收入。和桑树套种,五年以后桑树长大了,赤芍也挖了。

  黄菊年年出,已经种了4年了,亩收入1.3万元到1.5万元之间。2017年已经见效益了。

  黄精种到第3年了,5年出,一亩地正常情况收入在3.5万元到4万元,都种在栗子树下的阴凉地里。

  丹参2年一出。一棵干的售价在1.5元到2元之间。

  到2024年,所有品种都能接续上了,药材基地的产能将全部释放,进入良性运转阶段。

  眼下,九渡河镇正在帮着合作社找闲置厂房,建设加工车间。“加工成半成品,再卖给药厂。药厂省了仓库,人家更爱收。对我们来说,卖半成品价格也能提高不少。”张庆彪说。

  扶贫发展基金辐射全镇

  “从2018年开始,我就在这药材基地上班了。一年四季都有活儿干,锄锄草、捡个石头什么的,也不让累着,一个月固定给开1500块钱。别小看这一年一万八千块钱,有了它心不慌。”王仕奎说。如今,在区劳动局的帮助下,儿子也在城里找到了当门卫的工作。一家人再也不用借钱花了。

  有了稳定的工作,王仕奎的心情也不一样了:“过去有什么愁事,在家闷着气越生越大。现在天天出来干活,心里也舒坦多了。”

  今年68岁的王成计也是在基地就业的本村低收入户,他不但挣着1500元的月薪,家里的5亩地也流转给合作社了,一亩地一年还有1500元的流转费。

  现在,合作社解决了全村81口劳动力常年稳定就业,残疾人和低收入户占了近一半。

  2019年底,通过药材基地的产业带动,以及公益岗、救助、社会力量帮扶等多种途径,九渡河全村141户低收入户全部脱低。

  九渡河镇副镇长刘金海介绍:“合作社第一步是发展一产,种植药材。接下来还会做二产,半成品加工,同时聘请专业人才,把生产、加工、销售、衍生品开发全产业链都做起来。”他说,镇里还计划把药材基地建设为科普教育基地,包括做中小学生社会实践大课堂、和中医药大学合作做教学实践基地等。九渡河村紧邻怀柔水长城景区和昌平的十三陵、银山塔林等景区,等桑树全部挂果了,还可以发展观光采摘。到时候,需要的劳动力会越来越多。

  同时,作为九渡河镇的精准扶贫基地,未来,药材基地的收益将拿出一部分,作为全镇的脱贫发展专项基金,用于支持各村的扶贫项目,为贫困户提供更多保障。

(责编:高红霞、章华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