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还有书籍》小众节目重燃大众阅读热情

2020年03月05日09:08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小众节目重燃大众阅读热情

  还记得方舱医院的“读书哥”吗?病房中静卧读书的他,在疫情期间带给我们一种独特的力量和希望。这段时间,同样因为书而引起广泛关注的,还有纪录片《但是还有书籍》。这部年初在b站上线的纪录片,累计播放量已超过720万,获得网友9.8分的超高评价。

  一个多月来,全民的宅家时光,也意外地延长了这部纪录片的生命力。在最新的留言中,有网友这样感慨:“这段焦虑的日子里,感觉被它续命了。”

  疫情之下“但是还有书籍”

  “阅读是一座随身携带的避难所……我们希望以这个片子,记录这个时代形形色色的爱书人,捕捉和书有关的那些精彩故事,向‘书海编舟者’致敬,为爱书人点赞。”总导演罗颖鸾在导演手记中这样写道。从翻译、编辑到装帧设计,再经过书店、图书馆,到达爱书人的手中,有些又流转到二手书店,或被藏书家视若珍宝……《但是还有书籍》用五集的长度,勾勒出一本书的奇幻漂流历程,也记录下其间的闪光故事。

  第一集《书海编舟记》中,隐身于书背后的编辑、译者首先登场。“上班、打卡、开电脑、看会儿稿、看会儿邮箱,一天就过去了。”这就是豆瓣秃顶会会长、后浪文学部主编朱岳的日常工作状态。

  长期以来,朱岳都以写小说为志,只把编辑作为糊口的手段。这样的工作状态,持续了近十年。直到39岁那年,朱岳遇到了台湾作家袁哲生的小说《寂寞的游戏》。在他看来,这本书不亚于西方任何一位大师的作品。但在推广的过程中,曾被100多人拒绝,甚至还因此拉黑了一个好哥们。虽然屡屡受挫,但在他的努力下,这本书最终获得媒体推介,被摆在了书店的醒目位置。这让朱岳第一次收获到推出一部佳作带来的成就感,也正是这本书,让他的编辑生涯变得热血起来。

  古籍编辑俞国林,更是把冷板凳坐到底的代表。在一次偶然的阅读中,他发现了西南联大总务长郑天挺的一页日记。在与郑家后人取得联系后,更确认这些日记保存完整,足有一箱。但是,其家人并不同意出版。被拒绝的俞国林没有轻易放弃,他一次次前往天津拜访,甚至和郑天挺的儿子成了忘年交。整整十三年过去了,他终于等到郑家后人松口,《郑天挺西南联大日记》得以问世。

  在接下来的几集中,观众认识了把藏书当成业余爱好的陈晓维,陶醉于蔡皋奶奶画笔下的“桃花源”,也为美国艺术家薄英的书籍设计震撼着,更被北京地铁上无数平凡的读书人感动着……一位网友在评论中这样写道:“新媒体时代对纸质书籍的冲击,读书人的基数与书籍的黄金时代相比,凋零如斯。但是我们依然可以在浩瀚的人群中找到那些相通的灵魂,珍藏书卷,爱抚封页,痴迷文字。世间已无纯粹,但是还有书籍。”

  胡歌上线帮小众题材出圈

  “他们穿梭于字里行间,钻研着逗号句号的学问。他们以敏锐的眼光,探寻文学的矿脉。他们以细微琐碎的工作,搭建起跨越语言的桥梁,摆渡于作者和读者之间,编织着航行于浩瀚文海间的思想之舟。”胡歌温柔平和的声音,和这部纪录片的气质不谋而合。

  胡歌本人也是爱书之人,但剧组选择胡歌配音,显然不仅仅是因为适合。如何让一部小众题材纪录片“出圈”,明星效应是被设计在其中的。很明显的效果是,打开第一集,片头几乎被带有“胡歌”的弹幕刷屏。粉丝们被胡歌吸引而来,也被走心的故事留了下来。第一集的片尾处,有弹幕说“已经忘了是胡歌在配音”。

  “请胡歌来配音,现在看来是双赢的效果。”在b站纪录片高级顾问朱贤亮看来,这不仅吸引了大批年轻观众的注意力,也让不少喜欢纪录片的人对胡歌“路转粉”。“胡歌这次是全免费义务配音,一天配了十多个小时,很辛苦,让我们也很感动,纪录片圈内的朋友们听了,都对他刮目相看。”

  为了适应年轻观众的口味,《但是还有书籍》在策划之初,就确定了小清新的风格,而动画的加入,也是这部纪录片的亮点。朱贤亮告诉记者,“这部片子的创新在于,不是用动画再现或还原历史,而是完全配合书籍、故事,让动画与内容互动起来,有趣又好看”。b站制片人朱咪透露,动画部分的成本占到了全片的15%左右。

  “这是视频的胜利,也是书籍的胜利。”“我们的纪录片不应仅有火锅和烤串,还应有知识和思考。”……豆瓣上一万多条网友评价,也是对主创最大的鼓励。“现在看来,除了年轻人喜爱的美食、历史题材,我们的纪录片也可以把选题拓展开去,这次拓展到文化知识方面的尝试,就是成功的。”朱贤亮透露,在广大网友的呼声之下,《但是还有书籍》目前已经有开拍第二季的计划,“风格整体不变,内容上要做得更加扎实,也会听取大家的意见,弥补之前不足的地方。”

  以好玩的方式让人爱上书

  宅家成了最近一个多月来的主旋律,这也让《但是还有书籍》的热度得以延续至今。不少人在家补课、追剧,甚至有老师把这部片子当做居家学习的作业,布置给学生们。“原本我们的预期是达到500万播放量,现在远远超过了。”朱贤亮说。

  追完《但是还有书籍》,不少热心网友还迅速整理出一份片中出现的所有书目清单。纪录片上线的第三天,袁哲生的小说集《寂寞的游戏》便在出版社官方淘宝店卖出700多册,在当当网上更是断了货,不得不紧急加印;同样一度断货的还有中华书局的《郑天挺西南联大日记》,在纪录片更新期间,这部作品售出千余册。

  “十万个人里面有一个人因为这个片子而重新拿起书,重新点燃起对阅读的兴趣,那我们做这个片子就值了。”这是总导演罗颖鸾的创作初衷,现在看来,答案是肯定的了。她表示:“荣耀归于所有的被拍摄者。”

  在所有被拍摄者中,最令人心生向往的,当属上海的一对80后小夫妻lulu和蜗牛。从租书、图书漂流到快闪移动书店,他们一直尝试以好玩的方式勾起人们对书的兴趣。因为热爱旅行,他们决定载一车精心挑选的书,与心爱的人一起,走遍中国。在跨越11个省市的旅途中,他们把“移动书摊”开进了城市与乡村的各个角落。看到一些村民踌躇着不敢打开崭新的书籍,他们会鼓励大家:“这里的都能看,书就是希望它被看。”

  目前,他们经营的乐开书店因为疫情暂时无法正常营业,但蜗牛一直在直播荐书。让她感到温暖的是,“纪录片上线后,我们的直播新增了不少看过纪录片的粉丝,还有观众会在书店公号后台留言鼓励我们。”一位大一的男生在看过纪录片后,特意花了两个小时车程找到这家书店买书,“并且我们已约好,等疫情结束后他可来店里兼职”。蜗牛告诉记者,疫情过后,有信心把实体书店和移动书摊恢复起来。

  另一个好消息是,《但是还有书籍》正在筹备开一家线下实体书店,嫌追剧不够过瘾的观众们,可以期待一次真正的打卡了。(记者 李俐)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