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田泰治的素朴画

2019年12月02日09:34  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原田泰治的素朴画

  树木、原野、天空、花朵、河流、远山、几个小人……翻开原田泰治的素朴画,时光就自动放慢了脚步,好似一股风吹来,我闻到了青草的味道,整个人变得云淡风轻,身边的焦虑、烦恼统统一秒钟被过滤走了。

  原田泰治,是日本当代风景画巨匠。小时候,因患小儿麻痹症,腿脚不便,无法自由行走,只能在有限范围内眺望外面的景色。也因此,大自然成了他最好的朋友。

  1982年4月,受《朝日新闻》邀请,美术专业出身的原田泰治从故乡信州出发,开始去各地采风、创作,踏上了图文连载的旅程。而在此之前,他几乎从未外出旅行过。

  他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脚步遍及日本47个都道府县。截至1984年9月,两年半时间,他在《朝日新闻》连载“原田泰治的世界” 总计127期,收获了一众粉丝。

  原田泰治的画为何如此受捧?读完他的画册集《故乡,心里的风景》,我找到了答案——宁静。

  他的画里有季节。春天的泡桐花、款冬花、福寿草、水芭蕉,夏天的蜻蜓、北萱草,秋天的红叶、稻田,冬天的雪花……大自然蛰伏在他的画里,看一眼,便觉春夏秋冬,四季流转,人生何须急躁,该来的都会来,季季有季季的美。

  画里的童趣也叫人爱。用麦秆吸管吹泡泡、在田野上放风筝、光着脚丫河边捕鱼……这些童年游戏,身处中国的我们也都经历过。“那黄金般的孩提时代,就像冬夜里的星星,五月的晨露”,无忧无虑,天真烂漫。

  他将视角投向日本传统仪式。看着他的画,就好像跟着他在日本做了次深度旅行,旅行的光阴交织着种种好奇的意趣,了解到日本的一些风物习俗:白木野稻草人祭、白石木偶人、出云崎纸气球、松本七夕人偶、用濑町流水人偶、广见町秋祭鹿舞、祁答院村子里的田神搬家……

  当然,画里缺少不了人物。有趣的是,原田泰治笔下的烧炭人、插秧少年、卖药郎、采蜂人……无一例外都是无目无口(戴眼镜的则会画一幅镜框),一如丰子恺笔下的“无脸人”。泰戈尔曾这样称赞过丰子恺:“用寥寥几笔,写出人物个性。脸上没有眼睛,我们可以看出他在看什么;没有耳朵,可以看出他在听什么。高度艺术所表现的境地,就是这样。”用此话来形容原田泰治的人物画法也有异曲同工之妙。无目无口便多了咀嚼的余味。

  画册中,原田泰治还为每幅小画搭配了随笔文字,他的文笔清新,比喻新鲜,很讨我爱。他写捕捞北海道甜虾的打濑船:“晌午过后满载而归,白色的船帆看起来一幅昂首挺胸的样子。”写京都的蔬菜店:“五颜六色的蔬菜和水果摆放在货架上,就像是乡土玩具,带给人一种别样的美感。”

  世人将原田泰治的画归为“素朴画”之列。所谓素朴画,是相对于美术正统而言,指创作时摒弃了解剖学、远近法、透视法等文艺复兴以来的学院派技法,呈现出见素抱朴的稚拙画风。它不够华丽,不够古典,然而它温润、安宁,一眼打动人心。虽然画的是日本,可是我在他的画里也找到消逝已久的心灵故乡。

  □陆小鹿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