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多学生选主角 小萝卜头为啥是女生?

2019年12月02日09:11  来源:重庆晚报网
 
原标题:儿童川剧

   妈妈牺牲前舍不得小萝卜头

  小萝卜头和妈妈走向永生

  不谙世事的小萝卜头以为可以见到爸爸了

  ▲小萝卜头机智传情报

  薛喻露扮演的小萝卜头

  ▲小萝卜头戏弄看守

  11月27日,是“11·27大屠杀”烈士殉难70周年纪念日,位于白市驿的川剧院里,上演了一出由白市驿驿都实验学校师生及四川省川剧届携手创作的儿童川剧《小萝卜头》,真实再现了小萝卜头在狱中如何与敌人巧妙周旋、如何传递信息、如何期盼新生活的故事。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首部儿童川剧,整个剧集里除了贯穿川剧的高腔,还加入了现代舞和川剧绝活变脸。在一个小时的演出时间里,《小萝卜头》除呈现了一场视觉盛宴,还让观众频频潸然泪下。

  1900多位学生选小萝卜头

  《小萝卜头》的主角,自然就是小萝卜头本人,但如何选角,也颇为让人头疼。

  艺术总监肖德美至今还记得选角时的情景,他告诉记者,由于这部剧是白市驿驿都实验学校拍摄的川剧,因此在选角时,瞄准的就是学校的1900多位学生。于是,剧组把1900多位学生聚集到了操场。

  “小萝卜头是男娃娃,于是我们的眼光都朝男孩里面看,但看来看去,没有合眼缘的孩子。”肖德美说,就在这时,一个名叫薛喻露的女孩出现在他们眼前,“像个假小子,眼睛特别有光,机灵得很。”看到这一幕,大家的心里开始打算:是不是选个女娃来演?

  导演刘毅是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曾获首届四川省艺术节文华奖导演奖,在四川省川剧院是响当当的人物。看到眼前的女孩,刘毅和大伙儿一商量,“要得,就让她来反串小萝卜头。”

  “猫头鹰”角色的困惑

  《红岩》小说中,“猫头鹰”这个人物,是让人咬牙切齿却又非常重要的角色。选角时,刘毅发现,驿都实验学校的总务主任宋贵成,很符合剧中人物的模样,“加以装扮,应该会很不错的。”

  但在选定角色后大家才发现,宋贵成并不会唱川剧,而且川剧的高腔对于宋贵成来说无异难于上青天。

  从最初的不会唱,到后面的勉强会唱,再到首演时的真腔上阵,宋贵成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很好”,肖德美说。

  临近剧目开演,宋贵成穿着演出服经过记者身旁,突然问了记者一句:“我这个样子,看起坏不坏?”

  “坏!”

  “那就好,我就放心了!”说完,宋贵成满意地一个转身,回后台去准备登场了。

  如何入戏成难题

  排练中,最让刘毅头疼的是,过去排练川剧,面对的是一群有基本功的演员;而这一次,面对的却是一群孩子。

  剧中,小萝卜头的妈妈徐林侠在新年到来前,改掉自己最漂亮的衣服,给小萝卜头缝制新衣。这时候的小萝卜头猛地一怔,连连摆手说,“妈妈,妈妈,我不要新衣裳了,你还是改回去嘛。”

  “这一怔,孩子的内心戏就是一种感动。”刘毅告诉薛喻露,这种感动,从说话的腔调、眼神,甚至是眼珠里打转的泪水都能体现出来,但孩子不会表现。

  最后一幕,黎明到来前,小萝卜头一家即将赴刑场,这时,徐林侠为了救儿子,骗他说,“我不要你了。”母子生离死别的场景,也需要情感的加入,但薛喻露依然无法表现。

  “现实生活中,孩子没有这样的感悟,她体会不到。”分不清现实与剧中的情感,是孩子演川剧的最大难题。经过一个月的排练,小家伙总算慢慢入了戏,通过情感的引导和孩子对剧中人物、背景的了解,情感终于到位了。

  音乐总监李天鑫也在创作中经历了一次情感折磨:“一边谱曲一边哭,一边哭一边谱曲。”特别是写到徐林侠在即将赴刑场、希望儿子能够活着迎接胜利曙光时的唱词:“我的儿啊、我的儿啊、我的儿啊……”

  “三句同样的话,却要用不同的唱法来体现,才能让情感一波高过一波,才能体现感人至深的一幕。”写到这里,李天鑫忍不住自己也流了泪。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王渝凤 毕克勤 摄影报道

  梦想变成了现实

  2018年,白市驿驿都实验学校校长朱必勤决定,让学了10年川剧的娃娃们“亮剑”,拍一部经典川剧。

  《小萝卜头》的故事尽管耳熟能详,却没有可以借鉴的剧目。于是,从选角、编剧、配乐、导演、排练……一系列的活儿就在一个月时间里,从梦想变成了现实。

  传统川剧看的老人多,而这部剧的受众是学生为主。所以,主创团队还进行了许多的创新。

  演出结束后,朱必勤专门站在剧院出口处了解观众的表情,看见大家一个个都红着眼眶走出剧场时,他知道,这部剧成功了。

  接下来,川剧《小萝卜头》将在全市乡村少年宫进行巡回展演。届时,将有更多的人可以欣赏到原汁原味的儿童川剧,聆听革命先烈的感人故事。

(责编:高红霞、章华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