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宗罪3条命 “悍匪”冯学华一审领死刑

2019年11月30日08:14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原标题:5宗罪3条命 “悍匪”冯学华一审领死刑

  曾在眉山、乐山两地犯下多起命案

  逃亡439天后,于50岁生日当天被警方抓获

  被控犯有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强奸罪、强制猥亵罪、盗窃罪。数罪并罚,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冯学华案时间表

  2017年12月4日、5日

  冯学华在眉山市东坡区白马镇、修文镇强奸杀害两名妇女后潜逃。

  2018年10月17日

  警方再次接到报案,冯学华的邻居、桥楼村女子罗某,于两天前的晚上独自回家后失联。警方侦查发现,冯学华有重大嫌疑,并在附近一口枯井中找到了罗某尸体。

  2019年1月12日

  在眉山最后一次作案后,冯学华骑着抢来的摩托车,到了乐山市市中区悦来乡。

  冯学华将乐山女子张某甲强奸,并抢走几百元钱。

  2019年2月8日上午

  与悦来乡相邻的关庙乡,发生一起入室抢劫强奸案,受害者是一名年仅17岁的少女。警方侦查发现,犯罪嫌疑人又是冯学华。在作案后,冯抢走了一辆电瓶车和一件女式中长款绿色连帽羽绒服。

  2019年2月16日

  冯学华在乐山市中区白马镇被抓,当天,是冯学华50周岁生日。

  2019年3月22日

  眉山市东坡区检察院依法对涉嫌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罪的犯罪嫌疑人冯学华批准逮捕。

  2019年11月29日

  冯学华案一审宣判,被告人冯学华获死刑。

  11月29日下午,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冯学华犯故意杀人、抢劫、强奸、强制猥亵、盗窃罪,依法判处死刑。

  此前在眉山、乐山两地身负多起命案的他,被网友称为“悍匪”。今年2月16日,在逃亡439天后,于50岁生日当天被警方抓获。

  A

  “悍匪”过堂

  一句话没说

  当冯学华再一次出现在媒体面前,时间已过去7个多月,地点已换成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11月29日下午,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冯学华犯故意杀人、抢劫、强奸、强制猥亵、盗窃罪,依法判处死刑。

  和刚被抓获时相比,冯学华胖了不少,面色红润。他被抓获那天,是2019年2月16日,适逢其50岁生日,被村民们当头一棒击倒,被抓时头上血迹已凝固,身上沾满泥土草屑。在逃亡439天里,他东躲西藏、食不果腹。被带回眉山市公安局东坡区公安分局后,面对民警端来的饭菜,他一口气吃下五六片回锅肉。

  冯学华朝议论纷纷的旁听席望了几眼,走上了被告席。

  3条人命,5宗罪,实际上,在宣判前,冯学华就似乎知道结果是什么了。29日下午庭审时,从开始到宣判结束,冯学华没说一个字。

  B

  一审判决:

  五宗罪 死刑

  法院经审理查明,冯学华先后在眉山、乐山实施多起犯罪,杀害三名无辜群众,并犯下强奸、强制猥亵、抢劫等罪行。

  冯学华家住眉山市东坡区白马镇桥楼村,于2009年酒后强奸其邻居余某未遂。2017年6月,因邻里纠纷与余某家发生争吵。同年12月4日,冯学华酒后闯入余某家中,将她扼颈按倒在地,多次按住后脑撞击地面致余某失去反抗能力后,毫无人性地实施了猥亵。之后,冯学华将尸体抛至枯井中,拿走手机,并用杂物进行掩盖后覆上井盖。

  仅仅一天后,冯学华途经东坡区修文镇上码桥村时,遇见曾经的工友、被害人阚某,让阚某用余某的手机给余某的女儿打电话,编造余某外出打工的事实。通话后,冯学华将阚某骗至其旧宅外,将她按倒在地,用石头将阚某杀害。期间,再次实施了猥亵行为。

  2018年10月17日,为了准备交通工具出逃外地,冯学华再次伸出魔爪。当晚,他窜至东坡区白马镇桥楼村被害人罗某家中,躲藏至花台旁,在罗某骑摩托车回家准备开锁时,用石头朝她后脑部猛击数下,又用双手捂住口鼻致其死亡,并将其抛弃至当地一枯井内。冯学华又返回清理现场后,驾驶罗某的摩托车逃离现场。

  再次行凶后的冯学华逃窜到乐山,于2019年1月12日在市中区悦来乡石膏村,强奸了村民张某甲,并进行了抢劫;2月8日在市中区关庙乡花台村,强奸了村民张某乙,骑走其电瓶车。直至2月16日,在乐山市市中区白马镇,冯学华被警察、村民围捕,这个杀人恶魔才落入法网。

  在庭审中,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害人家属提起了附带民事诉讼。冯学华对起诉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无异议,但对自己犯罪行为的危害性和社会影响依然没有深刻的认识和反省。

  法院认为,冯学华一系列犯罪分别构成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强奸罪、强制猥亵罪、盗窃罪,其中强奸对象还有未成年人,应予以从重处罚。遂判决,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并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宣判结束后,冯学华并未当庭表示上诉。

  C

  辩护律师:

  冯学华曾拒绝两拨律师

  欣慰他能当庭认罪悔罪

  9月,四川达宽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潇接到自己将对冯学华实施法律援助时,他没想到,被告人已经拒绝了两拨指派律师。

  但王潇并未放弃,他告诉冯学华,不管案件和外面的牵挂怎么样,能帮的自己一定帮。“他比较牵挂妻儿,说到牵挂打动了他,他对我有了信任。”

  但是关于案情,冯学华已不愿多说。这个案件证据很周严,眉山公安机关在侦办案件时,把证据做得很扎实了,对于王潇而言,可辩空间不是很大了。

  直到开庭前,王潇共和冯学华有过三次见面。冯学华差不多都处于懵懵懂懂的一个思维状态中,话也很少,让王潇的辩护工作进展艰难。

  让王潇略感欣慰的是,在自己的努力下,开庭时,冯学华还是当庭认罪悔罪。

  \ 记者走访 \

  村庄回归平静

  若不提他,都没人会说这件事了

  宣判时,冯学华妻子并未到法院来,仅仅向民警表示“人抓到了什么都结束了,不想再提这个人了”。

  早在今年2月17日,她就表示,自己和冯学华关系并不好。两人1989年结婚,婚后冯学华对她和儿子都不好,他脾气暴躁,好赌,酒后经常打她骂她。其曾提出过离婚,但冯学华将结婚证撕了,还威胁要杀她娘家人,她就不敢再提离婚的事了。

  自从冯学华犯事后,村庄里人心惶惶,一入夜就早早关门闭户,有的村民甚至会用木棒将门抵住。冯学华的妻儿,也成了众矢之的。

  东坡区公安分局白马派出所所长姜天顺表示,冯学华儿子当时正在外地打工,因被警方带走调查而失业,回到家中十分憔悴,冯学华妻子一度因外人的惊扰不敢回家。

  “一开始,我们也担心,他们两娘母心理能不能承受得住这些,在家会不会受到别人的欺负。”姜天顺说,所里面的同事一方面积极与冯学华家人谈心,干预其心理;一方面也多次到村组上去,召集村民做思想工作。

  “目前,母子俩已开始新的生活,村上的人和他们处得也不错。”姜天顺说,“要是不去提冯学华,都没有人跟你说这件事了。”

  \ 对话冯学华儿子 \

  他做那样的事情,就是置家人于不顾

  11月29日,得知父亲宣判,冯学华的儿子冯某某说,再怎么,我也要见他最后一面,哪怕远远地看一眼(也行)。

  不过,对于父亲的判决结果和所作所为,他并未予以评价。

  冯学华被抓后多次表示,自己唯一的牵挂就是妻儿。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冯学华曾表示,之所以要对眉山的受害人下手,是因为和受害人“有仇,大仇。”“他们经常说我不好,导致我的儿子现在都没有成家。”

  冯学华的话,让冯某某有点难以接受:他做那样的事,就是置家人于不顾了,你觉得他还牵挂家人吗?

  事发前,冯学华儿子冯某某在外地工厂务工,事业正处在上升期,直到当地警察从工厂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他带走。接下来,他被工厂辞退,工作找一个丢一个。

  无奈之下,冯某某从外地回了老家。那段时间,冯某某将自己关了起来,不愿面对所有人,在家睡了几个月。要不是母亲务工挣点钱回来,这个家早就垮了。

  冯学华被抓后,冯某某和他见过一次面,时间只有短短几分钟。冯学华告诉儿子冯某某要“好好生活,照顾家人”。冯某某只说了一句话:我是不会哭的。

  “你知道我怎么过的吗?我走到街上,一群人当着你的面,围着你说,这就是杀人犯的儿子。”冯某某说,“事情发生后,我很注意言辞,保持沉默,降低我的存在感。”

  朋友远离、客商收购果子压低价格、需要偿还的债务……诸事涌来,让冯某某不堪重负,他表示好些时候,他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

  其间有女子曾表示愿意嫁给冯某某,但他拒绝了。“我不想害了她,这件事情不解决,我不考虑这些,不想让另一个家庭也曝光了。”

  休整一段时间后,如今,振作起来的冯某某找了一份新工作,努力从阴影中走出来,开始新的生活。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蒋麟

(责编:高红霞、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