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平:善治之城造就幸福特质

2019年11月28日16:41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11月23日,一场聚焦“党建引领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的高端论坛在成都市成华区和美社区举行。论坛探讨以社区为尺度的超大城市治理新模式,对成都近来年社区发展治理的探索实践和理论体系进行梳理总结。

两天后,2019年“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调查推选活动结果发布,成都连续11年蝉联“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榜首。

社区是探寻成都人幸福“密码”的钥匙之一。社区的安全、便捷及服务,事关每个市民的幸福感。成都蝉联“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榜首城市,从某种程度上显示了成都社区发展治理的成果经受了检验,也获得了市民的广泛认同。

社区治理是城市治理的基石、国家治理的重点。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确立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目标,发出了“中国之治”的最强音,明确提出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城市治理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鲜明强调城市治理在战略全局中的重要地位,为城市治理注入新的内涵、赋予新的使命、提出新的要求。

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宏观环境和人口分布高集聚性、人口结构高异质性、生产要素高流动性、社会管理高风险性等特大城市的时代特点,如何抉择如何创新?成都的回答是:顺应超大城市治理规律和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全面推进党建引领城乡社区发展治理。成都社区发展治理以人民为中心,以城市发展为轴心,以城乡社区为基点,在党建引领下积极探索“中国之治”的答案。

(一)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在社区构筑幸福起点。

社区是市民的生活家园,也是城市的基本单元。这里是市民生活的“根据地”、社情民意的“集聚地”、党和政府政策的“落脚地”,社区治理堪称城市治理的基石。

社区稳,城市稳。

社区是社会风险和矛盾的交汇地,处于化解各类社会风险的第一防线。社会治安问题、设施安全问题、消防安全问题、食品安全问题、社区纠纷……等等,对城市治理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对于风险要早防范、早化解,促进社区和城市的平稳高效运转。比如,在大邑县沙渠镇东部新城的“无讼社区”服务中心,从家庭琐事到工伤理赔,从邻里纠纷到劳务纠份,3名调解员一年共调解100多件纠纷。大邑全县自“无讼社区”建设开展以来,调解矛盾纠纷成功率达98.77%,有效化解社会矛盾,促进城乡社区治理。

成都还在全国率先推行网格整合建成四级网格化服务管理中心,建立社区工作者、市民群众和专业执法队伍协同治理机制,成功探索“五调对接”“诉源治理”等一批创新做法,让风险在社区第一线化解、矛盾在城市最末端解决、共识在社会最基层凝聚。

社区活,城市活。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社会治理是一门科学,管得太死,一潭死水不行;管得太松,波涛汹涌也不行。要讲究辩证法,处理好活力和秩序的关系。”

社区承担着为人民群众提供精细城市管理和良好公共服务的功能,是体现“以人民为中心”工作导向的基本单元。而社区的活力,就来自于丰富的公服供给和创新的工作机制。

成都遵循政府引导、市场主体、商业化逻辑原则,探索出社区“五线工作法”和小区“五步工作法”,在全国首创社区志愿服务日,引导1.2万家社会组织、220万志愿者有序参与社区发展治理,共同激发社区活力。

这个城市,还建立起基本公共服务清单管理和动态调整制度体系,创新构建社区创业就业公共服务平台,初步形成生活场景、消费场景、创新场景融合叠加的15分钟社区服务圈,天府之家、美好社区成为市民感知幸福的生活空间,保障公共服务“沉下去”,使市民获得感幸福感“升起来”。

社区治,城市治。

社区是党和政府政策落地的“最后一百米”,连接着社情民意。社区的良序善治是城市治理的基础,各种类型的社区得以“善治”,城市治理的显示度才能彰显。

在成都,社区发展规划标准体系科学编制,以有机更新、立品优城建设宜人宜居、智能智慧的城镇社区;以乡村振兴、林盘保护建设望山亲水、乡风文明的乡村社区;以66个产业功能区建设功能复合、职住平衡的产业社区。成都还建成“大联动?微治理”体系和网络理政“蓉易办”、天府市民云等治理平台,实现政务服务一网通办、城市运行一网统管。

(二)以“社区治理”推动“城市治理”,在人心中探寻幸福支点。

在成都温江区万春镇幸福村,绿树、鲜花、小居、清泉……一度让前来参观的论坛嘉宾有些疑惑。其实,幸福村不仅是社区,还在2018年成功创建了国家AAAA旅游景区。 被问及拆旧建新、土地整理等需要大量资金,钱从哪里来?社区相关负责人介绍,“幸福田园”项目是群众群策群力,通过多元化渠道和方式,自主筹集项目资金。这个模式在现场参访嘉宾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几乎每个参观者都拍下了社区摆放的治理方式展板,“回去学习借鉴”。

事实上,值得回去学习借鉴的“幸福”,背后蕴含多重逻辑。

以社治委成立为标志,成都构建起以党建引领为核心的城乡社区发展治理体系。政府、居民、社会、市场力量等多元参与格局下,如何有效实现党的全局统揽?2017年,成都在全国创新设立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首次在城市党委组织体系中确定一个综合部门统筹,打破“九龙治水”的格局,有效破解“条块分割、各自为政、权责失衡、资源分散”体制弊端,构建以党建引领为核心的城乡社区发展治理体系。这一创举,被国内学界视作成都党建引领、体制创新的标志性事件。

在成华区向龙社区,11年积下的59处违建,只花了一天就全部拆完。这背后,与十几个院落党员有关。他们逐一入户向居民宣讲政策,同时和居委会、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让过去“群龙无首”的居民自治,快速且有效地走上正轨。这是党建引领下的社区治理化解矛盾的一个缩影。

在城市治理中科学把握发展与治理的关系,是成都的鲜明逻辑。发展与治理是城市工作的一体两面,二者相互依存、互促共进。高质量发展是城市的目标和价值依归;治理是发展的保障,也是实现发展的手段和方式。

破解秩序与活力的矛盾,一直是世界级超大城市探索的方向。失败的案例如上世纪的巴黎,一度出现人口高度向首都集聚的现象,构成“繁荣的巴黎和荒芜的法兰西”。而成功的城市如东京,大都市圈高效容纳3800万人还井然有序、活力不减。

面对人口过度拥挤、交通日益拥堵、环境质量下降、服务供给不足等“大城市病”,成都重新定位社区发展价值和治理功能,并行摆位,一体推进。成都将重心下移、资源下沉赋能社区,累计投入资金700.5亿元,实施老旧城区改造行动、背街小巷整治行动、特色街区创建行动、社区服务提升行动、平安社区创建行动等“社区治理五大行动”,以发展促治理,真正体现了发展、治理的协调推进。而已部署的66个产业功能区,更是集生产、研发、居住、消费、人文、生态等多种功能于一体,实现职住平衡、功能复合,凸显“人城产”营城逻辑。

在城市治理中把“以人民为中心”贯穿始终,是成都的初心之源。 这座城市积极探索以生态价值转化提升城市发展能级,以公园城市理念引领社区规划,以生态廊道区隔城市组群,以天府绿道串联城乡社区,以“三治一增”美化社区环境,鼓励城乡社区利用绿色资源创造休闲运动生活场景和生态旅游消费场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成为市民可感知的生态福利。

以人民为中心,成都始终把人的感受、人的需求、人的发展作为社区发展治理的起点。以人民为中心,成都的城乡社区发展治理之路没有终点,其对于“大城之治”的探寻之路,即是幸福城市的成长之路。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