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医院医生刘雷:比起把电话号码给患者,我更担心他延误治疗

朱虹

2019年11月26日13:41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家属把病人交到你手里,就得先考虑这个事怎么能行,??别把风险永远排在了太前的位置。”讲起病患安危在他心中的位置,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创伤中心教授、主任医师刘雷说,只要是他的病人,他都会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对方。

“那么多病人,留电话不担心影响生活吗?”

“比起把电话号码给患者,我更担心他延误治疗。”刘雷说,他只是希望病人遇见什么情况,都可以咨询到他。

101岁高龄的张祖礼术后开始康复训练。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妙手回春,百岁开国英雄重获新生

101岁高龄的张祖礼是新中国的第一代飞行领航教员。70年前的开国大典上,他如雄鹰一般驾机翱翔于蓝天,率队飞过天安门上空,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70年后的国庆大典,101岁的他却一度担心自己会错过收看的机会。

国庆前一个月,张祖礼老人因右侧股骨转子间骨折入院,无法下地行走,需长期卧床。同时,张老还出现肺部感染并发症,情况危重,多位骨科专家会诊后均认为手术风险巨大,而如果采取保守治疗,长期卧床带来的并发症却“招招致命”。

家属经多方打听,得知华西医院刘雷教授是国内知名的老年髋部骨折治疗专家,对治疗高龄髋部骨折患者具有丰富临床经验,遂求助于华西医院创伤中心门诊。

“医院多学科专家讨论后,一致认为张老先生心肺功能差,手术风险极大,对主刀医生手术技巧、手术时间把握以及麻醉实施是巨大考验。”面对风险,刘雷经过缜密术前准备,决定在9月30日进行骨折复位固定术,从手术切皮至手术结束,仅用时18分钟。“麻醉苏醒后,他就返回老年干部普通病房观察。”

令人开心地是,术后第一天,老英雄就能在床边坐立观看国庆70周年阅兵。术后张祖礼老先生在助行器帮助下站立行走功能锻炼,开始人生的第二次“学步”,老英雄重现久违笑容。在刘雷医生的指导下,顺利开始了康复功能锻炼。

“我长期专注于老年髋部骨折围手术期处理及相关研究工作,尤其对高龄骨质疏松性髋部骨折患者诊治,大部分患者都在术后一周内下地行走,进行功能锻炼,最终逐步回归正常生活。”刘雷说,骨科讲究功能的康复,“手术做得再好,如果这条腿还是僵硬的,我觉得这个只是完成了一半,只有功能逐步??恢复到跟以前一样,这个才是最终我们要的。”

刘雷坦言,目前的医疗环境很难做到,每天医生带着病人进行康复。“有的病人怕疼,离开医院后无法坚持康复训练,时间久了关节又僵硬了。所以??每一个门诊,我都要告诉他严重性,告诉他不坚持康复的后果和风险。如果做不到每一个都打电话回访,但至少要把该说的细节都会告诉他。??”

术后第1天刘雷(左)医生看望病人。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手术时机的选择,是医生面临的首要问题

对于行医30多年的刘雷来说,早就不记得做过多少场手术。从军医大毕业后,他一直心怀身为军人的责任和医者的仁心,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默默耕耘。

据刘雷介绍,随着全世界老年人口的增长,骨质疏松性骨折已成为老年人很常见的骨折。然而,高龄甚至超高龄患者的身体机能已处于衰竭奔溃边缘,经历骨折创伤再加上手术打击,可能使患者生命体征急剧变化,甚至造成多器官功能衰竭。因而,老年髋部骨折素有“老年人的丧钟”之称。患者家属及医生往往在保守治疗和手术治疗的选择上进退两难。

“目前认为,老年髋部骨折仍以外科手术作为主要治疗手段,一旦排除手术禁忌,手术时机的选择是骨科医生面临的首要问题,其治疗时机应越早越好。”在刘雷的经验中,力争在并发症发生之前完成骨折固定,使患者能够早期下地活动,才能避免长期卧床带来的一系列并发症。

“手术时机的选择,也是所有医生面临的首要问题。”刘雷说,在他的从医经历中曾经历过没能准确把握时机的病例,这让他在日后的工作中对自己更加严苛。刘雷回忆称,有一次灾难救援,他所在的医疗救援队目睹现场救援出一位在废墟中坚持了3天的小孩,但因为没有及时救治,送到医院后,孩子没能活下来。

“我们做医生不能光靠一种热情,更重要的是有医术。我们不能靠遗憾来锻炼自己,更需要靠日积月累的学习。要在一些很关键的时刻。做出及时的判断才可以。??我们只能锻炼自己的应激性反应比别人更敏感、更迅速。??”刘雷说,“创伤救治,就是让医生在千锤百炼后需要培养这种素质!”

“他心里最牵挂的就是病人,每次刚从外地学习回来,第一时间就是给我们打电话去看望病人,不管是星期几。”讲起刘雷医生,他的学生都很敬佩他,好像永远可以保持刚入行的那种热情。“从来不介意自己的电话,他可以留给任何一个需要的患者。”

“从军医大毕业是我的骄傲,可能就是带着军人的荣誉感和责任感吧,我需要提醒自己尊重生命、尊重每一个病人。”刘雷说,几乎每一大型三甲医院都挂号难,出院后,有的专家号病人再挂不到,乱了方寸瞎治疗怎么办,这都是应该考虑到的,“都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想?可能这些其实都包含在它内涵里吧!”

(责编:高红霞、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