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对口帮扶凉山州系列报道之六

扶贫干部贺献英的一封家书

【查看原图】
入户走访。(受访者供图)
入户走访。(受访者供图)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2019年11月15日10:29

核心提示:

2016年8月,四川省公布了《四川省省内对口帮扶藏区彝区贫困县工作方案》。四川省委、省政府决定,在原有“7+20”对口援藏总体不变的基础上,确定一批经济基础较好、财政实力较强的市、县(市、区),开展省内对口支援藏区贫困县、扶贫协作彝区贫困县工作。

《方案》提出的总体目标是,通过对口帮扶双方共同努力,到2020年稳定实现藏区彝区贫困群众“两不愁、三保障”。为此,德阳市市委、市政府安排了旌阳区帮扶越西县、绵竹市帮扶甘洛县、什邡市帮扶喜德县和广汉市帮扶金阳县。

近日,记者跟随德阳宣传部组织的采访团赴大凉山深处,再次了解对口帮扶的进展情况。采访中,发现了帮扶干部队伍人才中一些典型事迹。

“50岁的贺献英把丈夫带着一起去凉山州扶贫了!”消息一出,让绵竹当地的干部热议,但她和丈夫义无反顾走进大凉山。

贺献英为什么放弃照顾年迈的父母而选择援彝?面对深度贫困与恶劣的自然条件、薄弱基础设施、相对落后思想观念等相互交织的问题,贺献英能坚持下来吗?这一连串的问题留给了贺献英。

“想娘千里外,家书十五行。行行无别语,摘帽奔康早还乡!”1年3个月过去了,一封家书,道出了答案,也道出了贺献英在“对口扶贫帮扶”工作中的承诺。

援助助什么?建房铺路 打开“脱贫门”

贺献英,1968年生,家中有80岁的父母亲和一个正在读研的儿子。2018年7月,她主动请缨,携丈夫一同到甘洛县前进乡基泥村参加了援彝工作。

援助助什么?助脱贫、助致富。怎么带领基泥村摆脱贫困就是摆在贺献英面前的一道难题。

“初来基泥村,路是山高路陡的泥泞路,房是功能不齐的改善房,人们居住环境很差。”贺献英说,尤其发现当时大部分村民习惯在地上支一个三角架就煮饭,有时鸡、猫、狗都在锅边嗅,就想着脱贫要从改善他们的居住环境开始。

找到问题,就要解决问题。贺献英开始走村入户,逐户宣传政策,逐户核查登记,逐户动员实施“三建四改”项目,同时,针对无施工能力、无启动资金等具体情况,实行委托施工。在入户走访时,又发现村里的便桥也被山洪冲毁,村民放养在高山的牛羊面临断粮的困境,修路也志在必行,她又积极协调县级相关部门,立项、招标,施工修复道路。同时,她落实党建助脱贫村干部包组包户、党员结对帮扶制度,每月汇总结对帮扶情况,确保党的政策能够及时传递到户,脱贫攻坚各项工作在多方努力下一步一步推进。

如今,基泥村长达5.16公里投资300多万元的产业路工程基本完工,同时,家家也实现了有入户路、有硬化地坝、有灶台案板、有卫生间、有安全饮用水管网,人蓄分离,居家环境功能齐备的生活。她用十足的耐心,让基泥村的村民过上了便捷的现代生活。

“这个项目虽然微小,但是能改善彝区村民的生活习惯、移风易俗还是很高兴。”贺献英说,“每次与村民们见面,他们的笑脸和主动热情的招呼,让我感觉他们和我们近了很多。”

如何面对父母?一封家书 倾尽思念与愧疚

“亲爱的爸爸妈妈:您们好吗?前几天寄给妈的药,您都按时服用了吗?爸,您的眼睛受不了地里的湿热熏蒸,您就不要再去地里扯草了,好吗?……”贺献英这封家书让很多人动容甚至潸然泪下。

“看到基泥村的情况一天天变好,我在高兴的同时就想起我的父母,想起他们对我的教导,就写了一封家书回去。”贺献英说,父母身体不好,她却未能在身边尽孝,是她一直愧对父母的地方。

信中,贺献英向父母说起了自己在基泥村的援建情况,也分享了一些在村里和村民们相处的日常,表达了对他们的关心与思念,对不能回家看望他们表示愧疚。

贺献英表示,从小父亲就严厉教育他们干工作要服从安排,积极肯干,认真踏实;为人要正直,要遵纪守法;生活要保持勤俭节约的本色,这些一直影响着她,所以在此次援彝工作也一直保持着这种工作生活作风。

谈到母亲,贺献英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她。她说,母亲身体一直不好,长期服药,参加援彝工作就不能照顾母亲,只能在远方默默为母亲祈祷,祈祷母亲能早日恢复健康。“写这封家书是为了告诉他们,女儿很好,工作很出色,没有辜负他们多年的培养。”

什么时候回家?甘洛县不脱贫摘帽,绝不撤退

如今的基泥村,映入眼帘的是青砖白瓦,红墙绿树,干净的水泥路,还有脸上洋溢着灿烂笑容的彝家人。

一次援彝行,一生援彝情。村民们给贺献英起了一个漂亮的彝族名字,叫“阿衣索玛”。不仅是甲骨甘洛、蓝天白云、多彩民族服饰已经深深地吸引着她,与当地干部群众的深情厚谊也让她有了归属感。

“我也是彝家女了,但脱贫攻坚冲刺的号角已经吹响,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们去做。”贺献英说,我们首先要回头查看有无遗漏的困难群众,把工作做精做细,确保脱贫路上,一户都不能落下;其次还要带领村民致富,发展养殖业,拟组建一个新的联合社,打造一村一品一特色;然后恢复重建在今年7月被泥石流冲毁村委会活动室;最后还要力争将项目库内已经规划、目前还没有实施的2公里组道进行硬化。这一切都还需要我们努力去实现,进一步带领基泥村人民致富奔小康。

“就像给父母亲信上写的一样,作为一名驻村帮扶干部,甘洛县不脱贫摘帽,绝不撤退。”贺献英表示,尽管只有三年时间就要退休,但基泥村的振兴乡村工作,如果组织需要,她还是希望组织能够批准她留下,或者到最艰苦、最需要的其他地方去工作。

附:贺献英写给父母的家书

亲爱的爸爸妈妈:您们好吗?

前几天寄给妈的药,您都按时服用了吗?爸,您的眼睛受不了地里的湿热熏蒸,您就不要再去地里扯草了,好吗?

今天下午,我们村正在接受甘洛县纪委就“百日攻坚战”工作督查时,我接到绵竹市纪委领导的问候电话,简短的话语,顿时湿润了我的眼眶!一是为有家乡领导的关心、加油和鼓劲而感动;二是为猛然牵挂年近80岁的您们而潸然泪下。今天本是周六,下午秋日阳光和煦,要是在家里,肯定都陪您们去晒晒太阳了。爸、妈,请原谅女儿不孝,在陪伴您们安享晚年和投身脱贫攻坚战役之间,毅然选择了后者!

甘洛早晚温差很大,下午还是艳阳高照,到了晚上寒气逼人,近期晚上秋雨一场接着一场。此刻,我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望着黢黑的夜空,听着甘家河潺潺流淌的河水声,女儿在吉日坡下望故乡,绵绵秋雨割断肠!

我们兄弟姊妹从小深受您们的言传身教,家风教育我们要吃苦在前,勤奋努力,敢于担当。党中央吹响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号角,女儿作为一名纪检干部,主动请缨,在祖国建设第一线,在最艰苦、最关键时刻冲锋陷阵是我的神圣职责!

如今,女儿同绵竹200多名援彝干部在彝区甘洛县并肩战斗了一年多,面对深度贫困与恶劣的自然条件、薄弱基础设施、落后思想观念等相互交织的突出问题,我们主动融入、主动适应,在脱贫攻坚中尽自己绵薄之力。我们与村民同吃同住,因户施策,一步一步推进各项工作。

记得我刚到基泥村那段时间,每天都有很多孩子来到我的住处玩耍,问这问那,我热情给她们一一介绍家乡的趣事,孩子们很好奇,很想知道外边的世界。这里几乎每家都有3个孩子,大部分父母在外打工,由爷爷奶奶照顾生活,爷爷奶奶不识字,辅导她们的学习相当困难,所以,我动员老公也来甘洛支教。他利用课后和节假日休息时间辅导孩子们学习,教他们说普通话。当时有一个彝族孩子叫阿木曲铁,还不到2岁,每次远远地看见我们,都要跑过来,紧紧地依偎在我们怀里,用小脸贴着我们的脸,那感觉就像是我们自己的孩子。我们还给孩子们购买了新书包、太阳帽、水彩画笔,鼓励他们从小爱学习,高兴得他们放学回家了也舍不得放下书包,晚上睡觉都戴着太阳帽。我们为教育扶贫从娃娃抓起,作出自己小小贡献努力着。

基泥村大部分村民在2012年以前建房,由于前期投入少,居家功能差,特别是看到一些村民在地上支一个三角架煮饭,不时有鸡、猫、狗用嘴嗅锅边的情景时,女儿心里很难受,暗下决心要发动村民干好三建四改项目。每天早出晚归入户走访,户户动员,核实哪家缺啥建啥,一一登记,一一实施。残疾人木基以初无施工能力、无启动资金,70多岁的李世友、日尔哈无劳动能力,李家院子6户村民矛盾重重无法自主施工,我会同村两委干部积极协调施工队伍实行委托施工,这样把工作做得像绣花一样细致、耐心,让全村150多户村民受益三建四改政策补助资金90多万元,我为改善村民生活习惯、居家环境而努力着。

在走村入户时,陪孤独的留守老人聊聊天、说说心里话,还送上我自己亲手包的饺子;积极对接县上相关部门,为基泥村建设一条5公里长的产业路;为引导村民们感恩祖国感恩党,我们开展了迎新春、铭党恩主题活动,女儿在其中的拔河比赛中,还获胜一局。女儿已经是一名地道的彝家女,村民们给我起了一个漂亮的彝族名字“阿衣索玛”。

今年7月28日前后几场暴雨,山洪爆发,5万多方泥石流冲下山来,冲毁村庄、农田、水管、桥梁等基础设施,也掩埋了我的住处。我和乡村干部组成党员突击队、巾帼互助队,连续作战,转移安置灾民,为老人送饮用水,向群众宣传防灾知识和政策。在灾后第一时间抢通管网、道路,疏通河道,看到村民们没有一人因灾失去生命时,我们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如今,距离甘洛县脱贫摘帽迎国检不到100天。甘洛县全县上下誓师“百日攻坚战”,到了总决战决胜的最关键时期,我们暂时不能回家看望您们,希望您们原谅,您们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

甘洛乡村秋雨夜,欲作家书意万重;复恐匆匆说不尽,脱贫摘帽情更浓!岁月减玉颜,思乡泪湿巾;想娘千里外,家书十五行;行行无别语,摘帽奔康早还乡!

遥祝您们身体安康!

女儿献英、女婿春明敬上

2019年10月12日

分享到:
(责编:李强强、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