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成都老街文脉 见证70年沧桑巨变”成都10条老街系列报道

宽窄巷:千年少城的百世恋曲

陈曦 王波

2019年11月06日06:30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编者按:

一砖一瓦,皆有心跳;一尘一土,仍有体温。

躲过城市的喧嚣,独行在古老的小巷,静听细雨,看屋檐蛛丝飘零。屏住呼吸,跨越时空,与故人来一场擦肩而过的回眸。抑或独倚旧时门扉,任竹几茶杯渐凉,邂逅一曲琴台古韵!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成都从西南内陆城市,一跃成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国际化大都市。在2018年9月召开的成都市世界文化名城建设大会上,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范锐平提出,努力把成都建设成为独具人文魅力的世界文化名城。

成都70年的发展,也是新中国发展的一个缩影。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人民网记者走进成都老街老巷,挖掘过往历史,打捞尘封旧事,梳理城市文化脉络,即日起推出“触摸成都老街文脉 见证70年沧桑巨变”——成都10条老街系列报道,通过文字、图片、视频,以旧巷、老人、老照片背后的故事,展现中华人民共和国波澜壮阔的发展足迹。

清末“满城”中的街道。图据《成都街巷志》

“满洲城静不繁华,种树种花各有涯。好景一年看不尽,炎天武庙看荷花。”——清·《竹枝词》

文献资料记载,宽窄巷子所在的区域,古称“少城”。“少城”是历史上成都大城的子城,始建于秦惠文王二十七年(公元311年)。康熙五十七年(公元1718年),清政府安排八旗官兵长驻成都。之后不久,时任四川巡抚年羹尧在少城范围内新筑一城,四周建城墙,形成一座城中城,专供八旗官兵及家眷居住,外人不能进入。因此,这里又被称为“满城”。

提到“满城”,许多成都人或许还很陌生,但提到其中心几条小巷,便会恍然大悟,这就是宽窄巷子。

从“少城”、“满城”到宽窄巷子,从八旗兵营宅院到宽窄巷子景区,新中国成立70年来,宽窄巷子如同一首历经百世的城市恋曲,婉转悠扬、升腾跌宕,见证着新时代的前进步伐。

城墙三丈高

从今天的范围来看,“满城”城墙,东至东城根街,南至君平街,北至西大街,西面城墙与大城共用,在西郊河东侧。东、南、北面总长2.7公里的城墙,早已在民国时期就被拆除。如今,连西边的大城城墙也踪迹难觅。

清代成都“满城”示意图。成都市青羊区网信办供图

83岁的老街坊黄秀芳对城墙最深的印象,来自传统习俗——“游百病”。“以前每年正月十六,成都人一家老小都会在城墙上走上一圈,以祈祷全年免生疾病。”她说,每年“游百病”时,城墙上会聚集很多人,非常热闹。

成都民俗学家刘孝昌认为,成都“游百病”的习俗源于东北,之所以传到成都,完全是“满城”的功劳。

“以前,生活在东北的满族妇女,每年正月十六有‘卧冰’‘滚冰’的习俗。这天,她们会在冰雪中行走、仰卧、滚动约半个时辰,据说这样能除掉一年来身上的晦气,也能显示她们强壮的体魄。”刘孝昌告诉记者,因成都极少见冰雪,来到“满城”的满族妇女,只好改为攀登城墙。“之前,这还只是‘满城’中满族妇女的习俗,后来渐渐就变成了所有成都人的民俗。‘满城’城墙拆除后,人们就在大城城墙上进行这项民俗活动。”

黄秀芳回忆,在她小时候,“满城”西面的大城城墙就仅剩几处约3米高的小土坡,“后来,连小土坡都难以看见了。”但据文献资料记载,成都清代城墙高3丈,相当于10米左右。

黄秀芳向记者介绍隐藏在居民小区中的水西门城墙。人民网王波摄

3丈高的城墙去哪儿了?

“看这附近的老房子!”黄秀芳告诉记者,民国时期到解放初期,有不少当地居民从城墙上搬下墙砖,用作自家建房。“当时也没有人管,搬砖的人越来越多,加之城墙年久失修,久而久之,逐渐就变成了小土坡。后来,随着城市的发展,连小土坡都没有了。”

随着成都城墙的消失,“游百病”习俗也演变成为成都元旦越野赛。如今,已有63年历史的成都元旦越野赛,不仅是一项迎接新年的全民健身活动,更是成都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见证。

黄秀芳带着记者来到宽窄巷子地铁站旁一小区内,一段城墙遗址映入眼帘。黄秀芳说,这就是“满城”时期因横亘在当年金河西端而得名的水西门,近几年被保护起来了。它也是成都为数不多的城墙遗址之一。

胡同深几许

“满城”城墙虽已消失,但从1718年到2019年,历经300余年的59条街巷,犹如鱼骨状排列至今,成了少有的老成都街巷路网格局遗存。焦家巷—红墙巷、支矶石街—仁厚巷、槐树街—东门街……一一对应排列,而作为“鱼骨脊柱”的“满城”南北主干道长顺街,则将这几十条东西小街巷串联起来,形成了今天的“少城历史文化街区”。

宽窄巷子打造前后对比。刘陈平摄 成都市青羊区网信办提供

资料记载,满清没落之后,“满城”不再是禁区,百姓可以自由出入,一些外地商人趁机在附近开起了典当铺,大量收购旗人家产,从而形成了旗人后裔、达官贵人、贩夫走卒同住“满城”的独特格局。辛亥革命以后,李家钰、杨森、刘文辉先后定居在这里,使得这些古老的建筑得以保存下来。有学者形容,解放前的“满城”,就相当于现在的别墅区。

宽巷子、窄巷子、井巷子,是宽窄巷子景区中的三条小巷,也是“满城”老建筑保存最为完好的三条小巷。实际上,在“满城”时期,包括“宽”“窄”“井”在内的几十条街巷,并不叫“巷子”,而是按照北方的传统,称之为“胡同”。

如今,这个片区的街巷已无“胡同”之称,人们也不再把这片区域称为“满城”,而习惯使用她更古老的名字——“少城”,或者干脆就叫宽窄巷子。

2003年,成都市宽窄巷子历史文化片区主体改造工程启动,在保护老成都原真建筑的基础上,形成以旅游休闲为主,具有鲜明地域特色和浓郁巴蜀文化氛围的复合型文化商业街,并最终打造成具有“老成都底片、新都市客厅”内涵的“天府少城”。2008年6月14日,作为震后成都旅游恢复的标志性事件,宽窄巷子向公众开放。

1988年宽窄巷子街景。曾绵森摄 成都市青羊区网信办供图

如今的宽窄巷子,是老成都“千年少城”城市格局和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有学者将其定义为北方胡同文化和建筑风格在南方的“孤本”。

宽窄巷子打造前后对比。刘陈平摄 成都市青羊区网信办供图

阳光穿过树荫,洒在古老的院落之中。坐在吱呀作响的藤椅上,轻抿上一口盖碗茶,晒晒太阳、听听川戏、掏掏耳朵、聊聊往事,在还原老成都原真生活情景的宽窄巷子,游客体验到的,是“最成都”的古老生活风貌。

54岁的老街坊郭明铜回忆,位于宽巷子的龙堂客栈,是宽窄巷子最早一批接待游客的旅店。“早在2002年,龙堂客栈就开始接待游客。”郭明铜说,当时有不少来自挪威、瑞典等地的外国游客,都喜欢在此住宿。

2005年,宽巷子龙堂旅舍。陈维摄 图据《成都街巷志》

“这些外国游客背着高过人头的背包来这里旅游。当时我们还不知道这些人叫‘背包客’。”郭明铜说,当时,这些“背包客”在这里一天的住宿费是5元。“门口还挂着‘西装革履者恕不接待’的个性招牌。这就是那些‘背包客’的消费理念。”

谈到龙堂客栈受外国游客青睐的原因,郭明铜说:“客栈的老成都原真建筑和宽窄巷子的老成都生活风貌,很让他们着迷。”直到今天,龙堂客栈依旧是世界各国“驴友”到访成都的著名休憩驿站。

宽巷子。徐天富摄 成都市青羊区网信办供图

据统计,就在今年国庆假期期间,宽窄巷子客流量超过50万人次。

老城换新颜

“我对少城的第一印象,是在现代化城市中的一块‘绿洲’。”自2016年起,联合国人居署高级规划专家萨尔瓦多·方德罗就多次来成都。回忆起第一次走进少城片区的感受,他表示,这里是一个具有独特身份的地方,一座城中之城,与数百年前建成时的样子保持一致。

少城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范围示意图。成都市青羊区网信办供图

少城的历史文化底蕴深厚,街道住房也相应老旧。2018年9月6日,由联合国人居署与成都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共同编制的《成都市少城片区有机更新规划导则》正式对外公布。

千年少城,开始焕发生机。

“我们从有机更新视角,以社区为单位,系统思考和推进城市营造。”据少城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介绍,通过发展文创产业,优化社区环境,增加城市绿地,街道把园区发展和城市社区发展有机融合,让社区环境焕发新生、充满活力。“我们打造了6条特色街区,完成了13个小游园、微绿地的建设,增加了2700多平方米绿化景观,让老旧城区焕发新活力,少城街区因此获评成都市首批花园式特色街区。”

少城片区的老街巷。人民网王波摄

不仅如此,少城街道还探索出一种新的治理模式,发动辖区商家、院落居民多元参与社区治理,联合城管、交警、社区成立商居联盟,共同维护社区环境和秩序。

今年,少城街道办事处还获得了成都加快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城市改革创新先进集体的荣誉。

少城更新后的慢行街道。成都市青羊区融媒体中心供图

如今的少城街道,正围绕美丽宜居公园城区样板区建设目标,重点打造以宽窄巷子为承载的国际知名文旅商产业集群,以东城根街沿线为承载的金融产业集群,以东胜街、斌升街为承载的视听产业集群,以奎星楼街、长发街为承载的音乐原创和演出现场集群,以小通巷为承载的熊猫主题文创作品研发集群。

古老的少城,正在朝着产业场景化、品质化、品牌化的方向不断发展。宽窄巷子等一条条古老的街巷,正焕发新的活力。

>>>“触摸成都老街文脉 见证70年沧桑巨变”成都10条老街系列报道

(一)从小街巷到国际化商业新地标 百年春熙谱写盛世华章

(二)建设路:见证工业兴起 转身文化地标

(三)合江亭:穿越千年书写成都的多情与浪漫

(四)望平街:烟火人间三千年 太平盛世看今朝

(五)浆洗街:三国圣地续写“丝路”繁华

(六)琴台路:散花楼上说旧事 十二桥边传薪火

  (七) 驷马桥:老街新巷共繁华 西汉遗址粽叶香

(责编:高红霞、章华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