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青梅竹马到白发苍苍 他“改装”车辆带截瘫妻子远游

2019年09月18日07:37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原标题:从青梅竹马到白发苍苍 他“改装”车辆带截瘫妻子远游

  巫德贵和关先群已风雨同舟几十年

  11年前,关先群瘫痪了。那一年,女儿刚刚出嫁,丈夫巫德贵退休不久,本应该是老两口好好享受晚年的时候,疾病把她困于轮椅和病床。

  出生于1953年的巫德贵和关先群,是小学、中学同班的青梅竹马,风雨同舟几十年。如今,关先群因病瘫痪,巫德贵推着她外出散步、与家人同学聚会,开车远行旅游,结伴同行。

  独生女儿刚出嫁 妻子因病瘫痪了

  “(2008年)要过春节了,她感觉不对。”巫德贵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那会儿,关先群过马路,走过了斑马线,要迈上10多厘米的马路沿子,腿却怎么都抬不起来了。但马上春节,独生女儿也出嫁在即,关先群没把病情当回事,直到办完婚礼,才去医院做检查。

  检查发现,是脊椎管内室膜瘤压迫了神经,2月,关先群接受了手术。也从那时起,她就不能自己走路了,“刚开始,拄着(助步器),慢慢练,到11月了,可以从客厅走到厕所。”巫德贵说,但2011年,关先群摔了一跤,复查后发现,脊髓膜瘤复发了。因为位置特殊,无法再手术,只能保守治疗,也就彻底没有再站起来过。

  女儿远在深圳,家里当时还有年近九十的岳母,照顾截瘫妻子和老人的重任,全压在了巫德贵身上。早上巫德贵起床后,要先给岳母准备早饭,然后给妻子按摩腿部,防止肌肉萎缩,除了电疗、针灸、复健,最难的是截瘫后遗症——褥疮,久坐不动,关先群的臀部、腿部就长褥疮,稍不注意就出血。

  为了方便照顾,巫德贵干脆将客厅改成了卧室,买了专业护理床,床尾,是关先群的座椅,水杯、电视遥控器,随手的零活,都放在关先群伸手能拿到的地方。巫德贵则睡在床尾80厘米宽的木质沙发上,一睡就是10年。

  从青梅竹马到白发苍苍 你始终在我镜头里

  巫德贵和关先群,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小学同班、中学同桌,上个世纪70年代,巫德贵回到成都后,在同学聚会上与关先群再次相聚,1977年,确定了恋爱关系,两年后领证结婚。

  巫德贵有个兴趣爱好,喜欢摄影。“以前就喜欢拍。”关先群说。巫德贵早些年,买过专业的摄像机、相机,花了不少钱。在巫德贵的镜头下,有一张照片是关先群正在台灯下伏案工作,仅有几岁的女儿抱着熊猫玩具靠在一边睡着了,巫德贵给它取名《为了明天》。现在,手机更加轻便,像素也更高,巫德贵走到哪儿,都喜欢拍上一段,还会配上解说,“指挥”关先群看镜头,或者摆出好看的姿势。

  “上个月,我们去天府广场,我就拍了一段,记录一下。”在巫德贵的电脑里,拍摄了几千张生活的照片和视频片段,有空的时候,还会用视频剪辑软件将这些片段剪辑出来,发布到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闲暇无事的时候,巫德贵就在电脑前看新闻、整理视频,关先群坐在后面的座椅上,钩织着简单的背心,做点手工。“每天的生活就是这样子。”关先群说。

  开车旅游 出门聚会 他“改装”车辆带妻出行

  为了方便照顾妻子,巫德贵趁着关先群自己还能拄着助步器走几步路时,考取了驾照。2011年,女儿怀孕,巫德贵开着车,带老伴和岳母前往深圳,这是他第一次开长途远行。出发前,巫德贵的攻略写了整整72页。几点出发,每天开多长距离,住哪里,事无巨细。他还把车开到维修厂,关先群大小便失禁,为了让她路途上舒服一点,副驾驶的座椅被掏了个洞。

  不仅外出,在家时,巫德贵也总是“折腾”。家里四五个轮椅,各有各的用途,出门的轮椅可以套上改装的电动车车头,上肢功能正常的关先群可以自己操作驾驶,轮椅后方套上改装的自行车后段,巫德贵也可以脚蹬踏板推动轮椅前进。坐便的座椅,既方便关先群洗澡,铺上特殊的软垫,放下靠背,还可以短暂午休,不必再抱回护理床。

  有了“电动”车头,巫德贵能带着关先群走得远一些,人民公园、天府广场,或者开着车,去都江堰、青城山、龙泉。上个月,还和同学聚会唱KTV。今年,巫德贵已经开始规划2020年的自驾游路线,从成都出发,北上陕西、内蒙古,经北京之后,再南下天津、江苏,一直到深圳。“女婿家是内蒙古的,女儿在天津上的大学。”巫德贵说,想把这一路都走一走。(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于遵素 摄影记者 王欢)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