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欣事件后 记者走访千岛湖镇

在章子欣家所在的清溪村,村民会去她家帮忙,附近村里带孩子的老人比以前上心
村里每天巡逻,讲座要求防范陌生人

2019年07月23日09:20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村里每天巡逻,讲座要求防范陌生人

  茂畈村的孩子们在听安全讲座。

  清溪村的这条小路就通往章子欣家,那是村子里最高的地方。

  “别出去,要玩就在家里玩。”60岁的方凤看见10岁的外孙想跑出去,一把将他拉了回来。

  50岁的王美英这段时间也变得特别谨慎,6岁的外孙在上培训班,她在外面等得有点不耐烦:“就怕转眼不见了。”

  方凤和王美英都是千岛湖镇茂畈村人,章子欣事件让她们感到惋惜和同情,心态和情绪也都起了微妙变化。

  清溪村和茂畈村相距数公里,很多家庭和章子欣家相似,此事让他们多少有些惊慌:如果发生在我家呢?

  清溪村里每天都有人巡逻

  清溪村距离千岛湖镇中心六七公里,村子依山而建,村口就是05省道,省道紧临湖边。

  村民们都种桃子,现在正是上市季节,家家户户忙着买卖,省道旁边,三三两两的老年人在摆摊卖桃。章子欣出事前,她的奶奶也是其中一员。

  上周三上午,村里50岁的老方一早就到山上,最近一段时间,村民们谁有空,都会到章子欣家,或帮忙,或陪着她家人说说话。忙活了一会儿后,老方拿出手机,给隔壁邻居打了个电话,“你今天在家吗?哦,带着孩子出去玩了啊……”

  老方的邻居是老两口,独自带着孙子,孩子父母都在外地打工。最近,老方和另外一位村民受负责村里妇联工作的村委委员方智花嘱托,每天都在村里转转,一是看看有没有陌生人,二是上门叮嘱家里有小孩的,注意安全,盯牢点。这是章子欣出事后,村里的一些变化。

  清溪村的留守儿童本就只有两个,如今,剩下的这个孩子,也是村里重点关照的对象。“我每天从他家门口过,都会去看看,傍晚时候,小孩子出去玩,也会问要去哪儿。”老方说,

  其实不光留守儿童家庭,现在清溪村里家有孩子的,都有些紧张。“我孙子出去玩,我就让他待在我能看到的地方。”一位奶奶说。

  两位巡逻员都说,村里的老年人带孩子都很细心,子欣的爷爷奶奶也是如此,“现在很多家里都是一个,你说怎么会不上心。谁也想不到会有这种意外。”

  讲座中首次提到防范陌生人

  章子欣事件后,留守儿童这个群体再次被关注,尤其在千岛湖镇。7月15日,杭州市检察院发布紧急通知:迅速开展“留守儿童”安全隐患大排查。通知提及,此次排查的缘起正是章子欣事件。排查是由杭州市检察院联合团市委、市妇联一起进行。

  实际上,在通知下达前,淳安县的许多乡镇都已经在进行针对留守儿童的入户摸排和安全教育。

  就在上个星期,淳安关工委、妇联等多个部门到留守儿童相对集中的村庄宣讲安全知识,

  7月18日下午,这样的宣讲在茂畈村进行。

  茂畈村目前有留守儿童20多个,村委会里设有“留守儿童俱乐部”。早几年这个数字是200个,近几年,当地不断创造就业机会,很多年轻人返乡,留守儿童每年都在减少。

  “留守儿童的入户摸底,开暑期课堂,我们每年都做,但今年因为那个事,就抓得更紧,像暑期讲座,以前讲安全主要是集中在游泳、交通,今年首次增加了防范陌生人。”在村里做文书工作的滕阳边说。

  逐渐开放起来的村落

  清溪村是一个正慢慢开放起来的村子。

  这个村有800多人口,年轻人基本到杭州、上海打工或在镇上做生意,村民们最主要的经济来源依旧是种水蜜桃和外出务工,平均一年收入七八万元,用当地人的话说“不算多,但过过日子也够”。

  但因为临近千岛湖,最近三四年间,陆续有人开民宿,游客也多了起来。“早几年,即便有人到千岛湖玩,也是路过村口,没人进来。”江大伯家,和章子欣家一样,住在山上,这样的人家不多。他家旁边就是一家民宿。从村口到山上,要爬山七八分钟,原来的路是一条石阶小道。如今,正在修一条可通车的大路。

  茂畈村和清溪村很像,也是个处在变革中的村庄。

  相比清溪村,它的位置更闭塞,进村要走一段蜿蜒的山路。村子有1000多人,大多数村民以种植枇杷为生,年轻人出门打工,留在村里打理果田的多为老人。

  “我们这里基本没有旅游业,所以以前村里很少来陌生人。”滕阳边说。

  不过,从2017年开始,茂畈村成了“大工地”:千黄高速途经此地。大量施工人员进出,工程车来来往往。

  对村庄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因为未来交通更便利,但对村民来说,这种“开放”让他们有些不适。

  茂畈村老人带孩子比以前更上心

  王美英的家,出门就是施工现场,她家田地因建路被征用,老公去了镇上打工,每个周末回来,女儿是单亲妈妈,在杭州工作,逢年过节才回家。

  村干部介绍,这里的留守儿童,很多是单亲家庭。

  今年6岁的外孙是王美英一手带大的,大多数时候,家里只有他们两人。“我的任务就是管好他。”王美英说,其他所有家务活都排在后面。

  上周四上午,她在家辅导外孙练字。客厅门口处,摆了一张椅子,小家伙趴在上面,拿着笔在写字,旁边开着手机,老师布置的作业,都在手机里。

  因为外孙马上要读小学了,两个星期前,她在镇上给他报了练字的培训班。每个周日上午,她骑电瓶车带着外孙,骑行四十分钟去上课。平时,小外孙基本不会离开她的视线,“他去哪儿我都跟着。”

  但王美英还是有很多担心:进出的车辆、陌生的工人、流经村落的溪水……“以前,村里没这么杂,没这么紧张。”

  清溪村的事件更让她神经紧绷,“我都有些疑神疑鬼,看到陌生人都觉得是骗小孩的。”

  村里,要带孙辈的爷爷奶奶们,都有些紧张。

  方凤不让外孙在白天出门,“就在屋里玩手机。晚上我们带他到外面水里游个泳。”

  章子欣出事的新闻,在杭州做生意的孩子妈妈一条条都通过微信发到她手机上:再三叮嘱要看好孩子。

  茂畈村党支部副书记吴爱俊说,村里老人们带孩子比以前更上心。

  “以前,也有过把孩子交给熟人带出去玩的,村子里,没那么重的戒心。这次之后,很多人说,除非是直系亲属,不然千万不能把孩子交出去。”滕阳边说。

  孩子说假期有些无聊

  在茂畈村,带孩子的主要是奶奶或外婆。

  当天下午的安全教育课堂上,听课的孩子有差不多30个,这其中,留守儿童10多个,大多是由奶奶或外婆陪着来的。

  和父母在一起生活的孩子,这个假期基本都在镇上报了辅导班,有跳舞的,有练习跆拳道的。留守儿童们则大多宅在家里。

  10岁的晓兵是单亲家庭,他跟着外婆生活,妈妈在千岛湖镇打工,虽然近,但因为忙,也是逢节假日才回来,最近一次是晓兵刚放暑假时,妈妈回来住了几天。

  外婆除了打理枇杷,平时还会去打零工。“我不识字,他也很少和我聊天。”

  这个假期,晓兵有些日夜颠倒,当天早上将近10点,他才被外婆从床上拉起来,睡眼惺忪,前天晚上半夜才睡。

  “打游戏,刷抖音。”晓兵白天不出门,就是玩手机。外婆为此也省了不少心。

  晓兵上次出去玩,还是妈妈回来时,带他去山里,他用塑料瓶装了满满一瓶的山泉水,现在还放着,和别人聊天就会说起这个,大概这是他近期觉得最有意思的事。

  “放假挺无聊的。”晓兵少年老成地叹口气,“妈妈太忙了。”

  我问晓兵,今年最想去哪儿玩?他想了想说,武汉,然后又低下头小声说,“妈妈说,她要有连在一起的假期才行。”(文内村民均为化名)

  记者 吴朝香 文/摄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