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起,成都全市惠民补贴“一卡”发放

2019年07月01日07:33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原标题:“一卡通”变“一卡统” 扼住伸向群众腰包的腐败之手

  第一批惠民补贴

  发放时间

  第一笔资金发放时间为7月5日

  发放金额

  第一批共计2亿补贴资金将发到全成都35万多人的社会保障卡银行账户里

  发放项目

  最低生活保障金、分散养育孤儿和艾滋病毒感染儿童基本生活费、分散特困人员救助供养金、困境儿童生活补助资金等

  到账状况

  会有短信提醒

  今年7月起,一张普普通通的社会保障卡将有新功能。成都市将通过社会保障卡,分两批实现现有46类70项补贴资金的“一卡通”发放,补贴资金项目包括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困难群众救助资金、社会救助救济资金等。7月当月,第一批共计2亿元补贴资金将发到全成都35万多人的社会保障卡银行账户里。

  小小改变,背后却是一篇基层反腐大文章。为堵住制度性漏洞,从源头上解决因多头发放、分散发放、多环节发放产生的腐败问题,成都探索“一卡通”治理的后半篇文章。从“一卡通”到“一卡统”,扼住伸向群众腰包的腐败之手。

  隐患

  部分村干部随意调用 造成“微腐败” 303人因它受到党纪政纪处置

  “双流区农村发展局农机推广站原站长冯文霞在审核财政补贴工作中玩忽职守,致使丰收合作社法定代表人王某某违规骗取国家财政补贴126万元,王某某已判决,冯文霞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及政务撤职处分,涉嫌玩忽职守犯罪问题移送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去年8月,成都市纪委监委公开曝光的一起典型案例受到广泛关注。这也是成都市开展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管理问题专项治理以来,被通报典型案例中的一例。

  由于过去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实行一类一卡、多卡直发,群众辨识使用混淆,一些地方部分村干部随意调用等造成的腐败问题日益凸显。去年6月,成都市开展“一卡通”专项治理以来,共发现问题1306个,303人受到党纪政纪处置。

  龙泉驿区同安街道福圣社区工作人员罗怀在审核残疾人护理补贴中工作疏忽,残联专干林世全、刘长英审核资料把关不严问题;邛崃市夹关镇雕虎村原党支部书记杨安旭套取扶贫资金问题;金堂县竹篱镇马鞍村村委委员、文书雷三华在五保信息管理工作中履职不到位问题……查处的问题中,不乏在政策宣传解读和资金发放过程中滞留克扣、虚报冒领、骗取套取、截留挪用、贪污侵占的,也有在财政补贴申报审核过程中优亲厚友、吃拿卡要、滥用职权、以权谋私的。

  案例

  村干部代为保管银行卡 两次“暂借” 转走45000元私用

  “本来是家人生病急需用钱,想着从卡上暂借,结果取钱花了也没人发现,就拖着没有还……”说起当初的一念之差,青白江区红阳街道顺江村的村委会主任张秀琼坦承,监管不严给了她“伸手”的可乘之机。

  事情还要从2013年9月说起,顺江村有一名重点优抚对象李某,因患有精神分裂症且无亲属照顾,长期在青白江区精神病防治院住院,区政府每月向其指定银行卡发放补助。又因李某没有亲属照顾,顺江村便安排了村两委成员李兴常作为李某的照料人,并替其代管优抚等补助的银行卡。9月某日,张秀琼因家人生病住院急需用钱,一时筹不到足够的费用,便想到了李兴常代管的卡上有不少钱,并自己也只是“暂借”,便擅自让李兴常将李某银行卡上的30000元补助资金转到了自己的私人账户上。

  事后,李兴常多次催张秀琼将钱及时还回李某的卡上,可都被张秀琼以拿不出钱为由拒绝。一拖再拖,转眼就到了2017年,李兴常看到都这么久了,钱没还上也无人发现,一种侥幸心理在心底萌发了。2017年3月,李兴常刚好遇上急需用钱的事情,也就依样画葫芦从李某的卡上取了15000元私用。

  两次伸手,李某银行卡里共计45000元补助资金,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了村干部张秀琼和李兴常的腰包。

  督查

  多部门全面清理“一卡通” 察访6723次 揪出1306个问题

  2018年6月下旬,成都市纪委监委与市财政局、市统筹城乡和农业委员会、市审计局、市金融工作局联合印发了《关于在全市开展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管理问题专项治理的通知》,从6月上旬至9月下旬集中开展专项治理。

  财政部门全面摸清底数,全市共梳理出发卡数量518万余张,涉及资金59.83亿余元;纪检监察机关履行监督责任,督促推进各项任务落地落实;审计机关结合强农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使用“一卡通”情况专项审计调查,排查问题线索;有关职能部门主动配合,对比数据、实地核查……一场惠民惠农领域的专项治理,在成都启动。

  让张秀琼和李兴常再也坐不住的,是当月四川省纪委监委发出的《关于限期主动说清问题的通告》。《通告》指出,“对限期内主动说清问题的,综合考量性质情节、觉悟态度、后果影响等因素,积极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分类甄别处置,可以依纪依法从宽处理;对限期内未主动说清问题,以及对组织不忠诚、不老实,避重就轻、欺骗组织的,一经查实,依纪依法严肃处理。”

  在红阳街道随之召开的专题会上,两人才意识到自己所犯的过错和问题的严重性,赶紧在2018年7月8日将私自挪用的钱还到了李某的银行卡上,并主动走进了红阳街道纪工委办公室。

  鉴于张秀琼、李兴常在通告期限内主动说清问题,且及时退还资金45000元,积极配合组织处理,2018年8月,成都市青白江区红阳街道纪工委给予两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专项治理期间,通过明察暗访、查阅资料、个别访谈等方式进行监督检查,全市开展明察暗访6723次,走访群众29289人,共发现问题1306个。

  断源

  “一卡通”变“一卡统” 钱走到哪一步 全在监管系统里

  “每一笔资金发放后,老百姓手机会收到实时的信息提醒,清晰说明到款时间、补贴种类、款项金额、发放单位,让老百姓的钱每一分都清楚明白。”市财政局社保处相关负责人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6月27日,社会保障卡“一卡通”发放监管平台上线运行,个别区县分散养育孤儿和艾滋病毒感染儿童基本生活费试发成功,到账短信提醒实时推送;7月当月,预计2亿余元补贴资金将发到全成都35万余人的社会保障卡银行账户里。根据业务主管部门发放安排计划,第一笔资金发放时间为7月5日,发放项目有最低生活保障金、分散养育孤儿和艾滋病毒感染儿童基本生活费、分散特困人员救助供养金、困境儿童生活补助资金等,到账的同时会有短信提醒。

  70项补贴资金通过“一卡通”发放,背后是多部门共建的成都市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社会保障卡“一卡通”发放监管系统,通过大数据打通各部门数据壁垒,实现对惠民资金发放的全链条监督覆盖。市财政局社保处工作人员向记者演示平台的试运行,从职能部门受理、审批、拨付申请,到财政部门审批都一目了然,“钱走到哪一步了,都在监管系统里。”

  成效

  切实做好后半篇文章

  一体推进

  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已经率先试点运行的郫都区,可以检测出大数据监督“一卡通”的实效。在监管系统里,郫都区财政局负责监督管理全区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的拨付、预算执行等情况,对异常资金及时进行纠偏;7个相关职能部门负责职责范围内补贴事项的线上审批、动态审核、资金发放等工作,靠前监督、跟踪查核数据比对异常情况;区纪委监委强化“监督的再监督”,根据预警情况及部门管理的行为数据,督促相关部门切实履职尽责,强化问责。自平台运行以来,每一次补贴申请、发放都与大数据精准匹配、校验,代替了人为判断过程,确保申请对象信息准确、资格达标。截至目前,郫都区全区40类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全部上线运行,每年涉及资金1.7亿余元,惠及群众41万余人次。

  “财政惠农资金的集中发放,可以改变过去多渠道发放等诸多问题,实现统一渠道、统一管理、直接发放,从源头上预防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市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相关负责人表示,“多卡”变“一卡”,“一卡通”变“一卡统”,从制度上堵塞漏洞,共同织密监管网络,实现对项目资金的全过程有效监督。

  值得一提的是,社会保障卡“一卡通”全面启用后,任何人不得强制收集、代管享受补贴人员的社保卡并代为领取补贴资金,不得向享受补贴人员索取补贴资金。低保户、“五保户”、残疾人、精神病人、未成年人等,确需他人代管代持社会保障卡的,按照《成都市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社会保障卡“一卡通”代管代持暂行办法》规定严格审批授权。

  上述负责人说,前期“一卡通”专项治理以查清案件、摸清问题为主,今年推动“一卡通”向“一卡统”转变,同时进一步畅通监督举报渠道,广泛公布来电、来信、来访以及网络举报等方式,深挖严查问题,切实做好后半篇文章,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相信7月份后不规范的行为将会大大减少直至杜绝。”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钟茜妮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