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国外垄断 “密封”如此多“骄”

2019年06月11日14:51  来源:成都日报
 
原标题:打破国外垄断 “密封”如此多“骄”

  对密封件进行出厂前自动化检测

  陈虹向记者介绍公司产品

  工作人员用游标卡尺对密封件进行精细测量

  端午小长假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记者来到位于武侯区武科西四路八号的四川日机密封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机密封”),虽然已是下午3时许,但工厂里仍然一派忙碌景象。

  什么是密封设备?它用于哪些领域?能够解决什么问题?一边参观工厂,日机密封董事、副总经理陈虹一边向记者娓娓道来,“简单地讲,家用高压锅与锅盖之间的间隙需要使用密封圈,保证锅中或容器内的高温、高压食物、气体不会外溢。不过,工业用泵、压缩机等设备静止的壳体与高速旋转的动力轴之间的间隙,需使用更为复杂的密封结构,以确保设备中输送的易燃、易爆的有毒有害液体或气体不泄漏。目前,密封设备广泛应用于石油化工、核电、航空航天等领域,高质量的产品保障了这些领域内的装置安全、稳定运行。”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小企业局公布了第一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名单,日机密封名列其中,其主导产品就是“机械密封、干气密封、密封控制(辅助)系统”。“刚刚过去的5月,日机密封又主动申请了工业和信息化部制造业单项冠军示范企业。”陈虹透露说。

  鉴于此,本期成都经济观察——发现身边的“核”科技,就走进日机密封,探寻不为普通大众所熟悉,却为工业发展起到基础关键作用的密封技术。

  如此“娇”艳——

  标准制定者 国内唯一行业A股上市公司

  不负所愿,拥有多项“硬核”技术的日机密封,让国内工业生产领域用上了质量可靠,价格却比国外同类产品便宜很多的密封设备。企业也从2000年年销售额不足2000万元,国内排名10名开外,到2018年年销售额达到7.05亿元,排到国内第一,日机密封取得了质的飞跃。站在新的起点,日机密封于2015年6月成功登陆资本市场,成为国内首家同时也是唯一一家密封行业A股上市公司,娇艳夺目。

  陈虹还透露说,深耕国内市场的同时,近年来,紧随“一带一路”倡议,企业积极进行海外布局,除了跟随大型主机出海,也在努力建设自己的销售网络。

  “作为中国密封行业的领军企业,我们先后参与1项国家标准、7项行业标准的制定。早在2007年,日机密封就承担了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项目《核电设备密封关键技术研究》,2017年通过国家科技部验收。2013年,公司两项产品成功研发,通过工业和信息化部的鉴定。2016年、2017年研发的多项产品又先后通过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中国通用机械工业协会的鉴定。今年2月,代表密封领域最高水平的‘核主泵静压型轴封’通过鉴定。这些鉴定无一不是打破国外垄断的重磅产品。”谈及此,陈虹脸上露出了微笑,“这是对我们行业地位的首肯。毋庸谦虚,作为行业领军企业,目前压缩机设备最先进的干气密封产品行业标准就是引用公司的企业标准。”

  近3小时的深入采访过程中,一个细节令记者印象深刻。在摆满各类荣誉奖项的展厅里,专门设置了“失效典型案例”的部分。“在这里,企业产品的失效原因都被分析得清清楚楚,以便我们改进产品或培训客户正确使用。”

  “都说十年磨一剑,我们是40年磨一剑,与国外流体密封巨头竞争,企业成为‘国际知名的流体密封供应商’的愿景正在变为现实。”陈虹说。

  有些骄傲——

  愚公移山40载,“领航者”打破垄断

  由于要对不同客户量身打造,就必须拥有过硬的技术。“也许提供一套安全可靠的密封设备比较容易,但成千上万套不同设备的密封,每一套都要保证质量稳定、可靠,特别是在运行参数非常高的情况下仍然要保障安全高效,这就非常难了。”陈虹还补充说,密封是设备的关键部件,需要确保不能出现“万一”,因为这个“万一”,对客户来讲可能造成巨大损失。

  “正因为密封对设备安全的重要性,2000年以前,国内中高端的密封产品大多依赖于进口。”刚步入工作岗位的那些年,陈虹时常惊诧于国外垄断企业的高利润与话语权,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打破国外垄断”这个想法在心里埋下了种子。

  为了让国内工业领域能够用上质量过硬、价格更亲民的密封设备,一直以来,日机密封都非常注重研发投入。据陈虹透露,截至去年末,研发人员占企业全部职工比重接近20%,研发投入多年来持续增长,去年仅总部研发投入已经达到2578.3万元。“在重大科研项目立项时,我们甚至做好了研究的这个单项产品10年不盈利、用其他产品盈利来填补的思想准备。”

  凭借这样愚公移山的精神,经过40余年积累,日机密封终于在多个领域打破国外垄断。仅最近3年,企业取得核心自主知识产权数量就达41个,占知识产权数量比重97.6%。在国内,无论是市场份额还是技术实力,都是当之无愧的领航者。

  那么,诸多的核心技术到底体现在哪些方面呢?他向记者举例说,在运转速度每分钟高达3万甚至4万转时,密封设备中的橡塑密封圈会因高压而紧紧抱住轴,微观状态下,这个橡塑密封圈还处于高频蠕动状态,如果橡塑密封圈和轴之间不够光滑,高频的蠕动会很快将轴及密封圈磨坏,从而导致密封失效。“通过我们多年研究,目前可以将轴表面做到‘光滑度’比镜子高10倍之多,这一水平在世界范围内都还没有文献记载如何达到。”他还以公司研发出的压缩机用双端面干气密封举例,“这款设备轴径达到350毫米,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在运行干气密封设备之一,主要用于石化行业。”

  有点“娇气”——

  不容许失误 每项产品都需“高级定制”

  不同于标准化、批量生产,这里生产出的密封设备,都是为客户量身制作的,堪称“高级定制”。为什么必须量身制作呢?“密封设备需与泵、压缩机配套使用,每一台泵或压缩机的运行条件各不相同,有针对性地设计才能保证密封设备的寿命和可靠性,因此密封设备需定制化生产。”陈虹这样“解密”。

  “高级定制”对密封设备提出了更高要求。然而,难度远不仅仅止于此。“密封产品的性能会直接影响客户项目的安全、环保、节能及长周期运行,装置运转的波动也会给密封的使用带来麻烦,因此密封产品还需要具有很强的抗干扰能力。压缩机、泵相当于人的心脏,我们的密封设备就相当于心脏瓣膜,看似普通不起眼,却为‘心脏’的正常、安全运行充当了‘守门员’角色。一旦‘守门员’守卫失误,有毒有害的气体或者液体泄漏,后果将不堪设想。”陈虹深入浅出地向记者解释,“密封”不允许失误。

  密封是比较“娇气”“专一”的工业基础件,需要根据实际条件要求,用专业知识和经验,为用户设计、选择不同的密封材料、结构类型和详细参数。目前日机密封主要有机械密封、干气密封、碳环密封、橡塑密封等产品,已经广泛运用于石油化工、核电、制药、食品、船舶、航天航空等工业领域,解决在高温、高压、高速及高危介质下设备运转时的“跑、冒、滴、漏”问题。

  要当好这个“守门员”,除了过硬的技术,优质的服务也非常重要。公司销售人员都是技术能手,能够发现并及时解决用户使用密封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为进一步提升客户安全运行水平,近年来公司积极推行“远程监控”等创新服务模式。陈虹指着控制室内一块醒目的电子屏幕告诉记者,“密封装置属于损耗件,每一套密封都有自己的寿命。在这里,我们可以远程监控客户密封设备的实时运行情况,发现异常可以及时向客户提供维修建议。未来,我们还将把客户的使用情况与后台模型进行对比,准确判断密封设备处于生命周期哪个阶段,在设备损坏之前就做好预警。”

  行业前沿

  国内中高端密封产品

  占比已经增加至80%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制造业持续快速发展,建成了门类齐全、独立完整的产业体系,有力地推动了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新的历史机遇下,更要进一步缩小与世界先进水平,在自主创新能力、资源利用效率、产业结构水平、信息化程度、质量效益等方面的差距,实现转型升级和跨越发展。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与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形成历史性交汇,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制造业,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2019年工作的具体部署有7个任务,其中之一就是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中国制造,基础先行。属于关键基础工业件的密封设备,其发展水平直接关系到制造业特别是装备制造业的振兴大局。2016年,由中国液压气动密封件工业协会组织行业各专业分会和会员企业的专家、学者编制的《液压液力气动密封行业“十三五”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行业发展规划》”)正式印发全行业。

  在国内液压气动密封工业实现由大到强发展的关键时期,《行业发展规划》的印发对液压气动密封行业的可持续发展起到重要的引领和指导作用。针对行业发展存在的问题,《行业发展规划》提出了在质量为先、整体推进、市场主导、企业为主、自主研发等基本原则下:行业规模增长方面,行业销售额年均增幅不低于6%,出口额年均增幅达7%以上,约占行业销售额的10%;结构优化升级方面,推动液气密封产业向中高端迈进;产业集中度方面,培育建设一批规模适度,优势突出的“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品牌建设方面,到2020年行业产品的性能稳定性、质量可靠性、环境适应性、使用寿命等指标达到国际同类产品先进水平;重点产品突破方面,到2020年,60%以上的液气密封高端产品实现自主保障。

  经过多年积累与发展,国内密封产业突飞猛进。一组数据可以窥见:2000年以前,国内中高端的密封产品大多依赖于进口,从总体份额来说,80%以上的是国外密封,只有20%是国内密封。如今,国内中高端密封产品占比已经增加至80%。

  政策链接

  产业兴“成”

  成都正加快培育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万亿级产业

  高质量发展,是当今中国城市发展的共同主题。如何夯实产业支撑,全力打好高质量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改革的攻坚战,成为摆在各城市面前的一道考题。

  经济高质量发展中的成都,给出了自己的答卷。去年7月,成都出台了《成都市高质量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改革攻坚计划》(以下简称《攻坚计划》),清晰地描绘出未来成都高质量现代化产业体系全景图。《攻坚计划》谋划了“5+5+1”的产业细分领域,提出“七大重点举措”,全力推动全市重点产业发展再上新台阶,加快形成一批过千亿、过五千亿、过万亿的世界级现代化产业集群,全面塑造城市发展新优势。

  除了电子信息产业,装备制造产业和医药健康产业也是两个万亿级产业集群的“种子选手”。其中,提升先进制造业能级,成都指出到2020年,加快培育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万亿级产业。作为先进制造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到2020年,装备制造企业营收突破8000亿元,营收亿元以上企业增至450家。

  正如市经信局相关负责人所言,经过长期积累,成都先进制造业整体能力持续提升,新型显示、信息安全一些重要领域跻身世界先进行列,轨道交通、航空航天等一些前沿方向开始进入并行、领跑阶段,正处于从量的积累向质的飞跃、从点的突破向系统能力提升的重要时期。

  先进制造业加快发展,从数据也可以看出,2018年在先进制造业的带动下,成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8.5%,高于全国、全省2.3、0.2个百分点,工业对全市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37.1%,拉动经济增长3.0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宏观背景下,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仍实现8.3%的同比增长,较上年同期提高0.1个百分点。工业对全市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37.7%,拉动经济增长3.0个百分点,工业5年来首次实现开局即高于预期。

  为鼓励先进制造业发展,今年4月,市经信局出台了《成都市制造业创新示范中心认定办法》,鼓励制造业技术类、产业升级类、体制机制类等领域的创新示范应用。市工业发展资金每年将安排专项对市级创新示范中心建设项目予以支持,还将积极推荐运行良好的市级创新示范中心争取国家和省支持。

  记者手记

  积跬步

  至千里

  企业是创新主体,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拥有核心技术的龙头企业发挥的带动引领作用非常重要。在此次采访过程中,记者先后与日机密封科技部经理张智,董事、副总经理陈虹进行了交流。分别交谈的过程中,他们不约而同地提到企业的研发之路,让人感佩的是,即使所研发的单项产品也许长达10年不能盈利,日机密封还是要静下心来潜心研究,只为打破国外垄断。这对以盈利为目标的企业来说,需要多大的决心。

  在日机密封热火朝天的工厂内,陈虹向记者回忆了当初尚未大学毕业时的情景。还是学生的他,在导师指导下研究出一套密封设备,成本大概在500元,自己原本以为最多售价1000元,但最终按照市场行情卖出了8500元。“由此可见,当时占领中国绝大多数份额的国外大企业在国内的垄断价格有多高。”被这一次经历“吓”到的陈虹不禁感叹。

  兴许是无数个“陈虹”们类似的经历,让他们能够以十年磨一剑的韧性,经过数十年的潜心研究,最终让企业技术有底气、有实力,站在新的高点参与来自世界的竞争,向国外垄断“Say no”。

  跳出企业发展看城市。为全面塑造城市发展新优势,书写中国经济壮丽的“成都篇章”,成都此前研究制定了《成都市高质量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改革攻坚计划》,谋划“5+5+1”的产业细分领域,总体目标是到2020年,成都“中国制造2025”示范区建设取得重大进展。2020年的成都,高质量现代化产业体系全景图已然被清晰勾勒。为了这份全景图能够如期甚至超乎预期地呈现,成都始终一步一个脚印,稳重前行。

  如果以更宏观的视角回顾世界经济发展史,第一次工业革命从蒸汽机的发明开始,我们开始大规模地利用机械代替人力;第二次工业革命以电能源的发现和运用以及从1870年引进分工劳作的流水线开启,标准化、规模化的生产初显端倪;第三次工业革命则开始于利用电力和IT系统升级自动化生产……每一次生产力的飞速发展,都经过了长期积累。

  人们常说,积跬步至千里,积小流成江海。在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的今天,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并期待,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有着鲜花般美丽的诗和远方。

  成都日报记者 李艳玲 摄影 张青青

(责编:高红霞、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