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推广博物馆可娱乐化 但不能过度演绎

2019年05月16日09:14  来源:华商报
 
原标题:马未都:推广博物馆可娱乐化 但不能过度演绎

  近日,被粉丝尊称为“马爷”的著名文化学者马未都到西安参加“唐诗之城”主题活动,接受华商报记者专访的马未都称自己“一生中做事太杂,没有太往深入”。他聊起关于唐诗、博物馆和收藏时,张口即吟,新解频出。

  打造“唐诗之城”应重在诗教

  华商报:这次来西安是参加“唐诗之城”的活动,你觉得西安要打造唐诗之城,怎么样既能接地气又不负其名?

  马未都:我直说了,作为一个城市打造唐诗之城是有难度的。因为唐诗是唐朝的诗歌,并不是长安的诗歌。而且唐朝的很多诗人写的好诗不是在唐长安写的。要做唐诗之城,如果说政府同意起个李白大道、杜甫大道,两旁都是他们所写的著名诗篇,也不是不行,但是你要真正想把它变成一个唐诗之城,肯定有很多难度。比如说像杜牧写的那些杏花春雨江南那种,其实你就很难在这块体现出来。但是你如果光把白马秋风塞上那种壮美的诗都留下,它也不是唐诗的全部,因为唐诗内容特别多,从那种怡情小调,到那种历史画面、鸿篇巨制的都有,我觉得有难度。如果说想打造唐诗之城,我觉得肯定是从最初的小孩教育做起,如果教育这一块能真的深入,能让现在的孩子从内心喜欢我们的文化瑰宝,我觉得到了我这岁数可能还行。

  华商报:那你认为应该如何去让孩子能够喜欢唐诗,家长又该如何去引导孩子?

  马未都:我认为我们唐诗的诠释工作一直做得不好。因为我也不是研究者,这一生中做事太杂,没有太往深入里去。我们其实有很多学者是专门研究唐诗的,但是每个研究唐诗的学者,都希望自己能更深一步。我认为你更浅地走一步才能更深地走一步。你把这涉及的浅显的跟所有人说了,才能更深地去理解它。老希望更深地理解,就适得其反。我看过很多学者,关于唐诗的诠释都是一个比一个更显学问,但是它很难普及。因为唐诗是非常难解释的,因为唐诗它少情节。宋词好解释,是因为它有情节。因为唐朝人特别注重情感。宋词为什么注重情节?是因为宋代的人已经很生活化,比如说“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你能想象出来那个情节,“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它都是有镜头感的。

  华商报:那你觉得现代人的情感需求是怎么样的一个状态?

  马未都:我们今天人的情感需求就是(简单地说啊),我觉得我们今天人的情感是退化,是非常浅薄的情感。刚才我一个朋友,给我发了一篇文章《尼采:现代人过得太匆忙了,勒死了趣味和教养》,这篇文章的题目。然后我就给他回了四个字,“题目就好”。现在人勒死了趣味和教养,活得太匆忙,他认为生活质量是高的,我吃的比我前代人吃的好,我出门速度快,我有法拉利,但是他没有趣味和教养。

  人生态度随方就圆

  华商报:你之前经常说唐诗用好玩去评价它,很少有人用好玩这个词来形容唐诗,你说围棋也说到了好玩,好玩是不是你的一个人生哲学,就是说我干什么事情都得是好玩我才去做?

  马未都:也不是。我人生没啥哲学,我觉得好玩是一种通俗的表达。因为说这个话就比较容易懂。而且每个人理解这个事的程度不一。好一点的解释就是我老说我写那书,干什么,我都说深者看深,浅者看浅,就是说我写一本书,你浅你就看着浅,看浅也是个乐趣,你深你就看得深,看深是一个学问,书写到这份儿当然是最好。我可以写特深奥的,谁看都看不懂,我自个儿看还得愣半天。这有啥用啊!我认为任何时代知识的传播都是知道的人越多越好,不是越少越好,不是越高越好。

  华商报:那你现在对日常生活持什么态度?

  马未都:我没态度,我就是随方就圆。就是它方的,我就自个变方,它是圆的,我就自个儿变圆,那不就得了吗。

  文博综艺应警惕过度演绎

  华商报:马上要到国际博物馆日了,这两年很多文博综艺带动了博物馆热,你怎么看待用这种形式,去推动博物馆走进更多人的生活中?

  马未都:总体上肯定是一个好事。但有一点就是,无论怎么娱乐化,不能把我们的传统文化搞得非常轻飘、过度地演绎。它过度演绎是为了迎合受众,但做这样一个国宝节目更多地去演绎去扮演,我不觉得那是一个好事,会不会跑题不说,还会不吻合,历史不是那个样子。我们是没法还原到历史,我们没有能力。

  华商报:你的私人博物馆观复博物馆做得很出彩,陕西也有很多私人博物馆,你觉得私人博物馆在目前中国的博物馆文化中,应该是什么样的一种身份和地位?

  马未都:我们现在民办博物馆这一块还是弱势,大概80%的博物馆是国有,20%是民办。在美国是反过来的,80%是民办,20%是国有。博物馆其实它就是社会组成的一个部分,我觉得在中国这种特定环境中,私人博物馆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搞收藏关键在于你在乎不在乎

  华商报:你应该逛过西安各类古玩城吧,捡过漏吗?

  马未都:捡过漏,都是漏。

  华商报:捡漏还是要靠积累的经验和专业的眼光,但你之前也曾经说过标准其实比经验更重要?

  马未都:其实什么时候都有漏,关键看你怎么看,认为它漏的标准是什么?漏是什么?比如我看到这个东西他不懂我懂,买的时候他说这东西2万块就行,其实它值20万,这叫漏。说我买完了搁家里搁十年突然要暴涨一百倍,那不叫漏。

  华商报:你对普通人去玩古玩收藏有什么建议吗?

  马未都:你喜欢收藏关键就是你在乎不在乎这件事。有人说我不在乎真假,我就喜欢玩,那你怎么都行。有人说我就在乎真假,假的就是不成。那你收藏的途径就变了,就剩了十分之一了,十分之九都向那不在乎的人敞开了。就简单地说你什么都当新的买,那就没有问题。如果你什么都当真的买,那你就完了。在不在乎其实也是你精神准备和资金准备,有人有钱说我必须买到真的,那途径也有。比如说苏富比、佳士得,它真的概率就大。 华商报记者 罗媛媛

(责编:章华维、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