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只眼睛看成都

林治波

2019年05月13日06:21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一)蓉城印象

曾多次到过成都,但都是来去匆匆,浮光掠影,留下的只是印象,且为表面而局部之印象,谈不上深入全面的观察思考。

去年夏季,笔者的工作岗位从兰州调到了成都,在这里常驻下来,作为蓉城市民的一员,得以亲身体验和领略这座城市的方方面面。

成都,给我最直观的印象,就是美食多、美女多、店铺多、人气旺,整个城市生机勃勃,生活气息十分浓郁。

在一个地方生活久了的人,会对眼中的一切习以为常。而我则不同,陌生的眼睛善于发现美,初来乍到,能够以比较的眼光发现成都和外地城市的相异之处。

这是一座饭香扑鼻的城市。若以美食而论,成都当居海内之首,各城无出其右者,就连广州也不在话下。支撑“吃在成都”的,不是大饭店,而是各式各样的“苍蝇馆子”和小吃摊。许多街道上甚至弥漫着扑鼻的饭香,那种香辣的气味笔者在其他城市未曾领略过。

由于妻子留在北京家中未和我一同入川,远在故乡山东的老母亲担心我的早餐如何解决。我告诉老人家,成都的早餐点很多,早餐很方便,南北方的风味都有,热腾腾的大包子不比山东的差。北方城市的早餐店不多,源于北方人不屑于挣小钱,其实看不上小钱就挣不来大钱。“泰山不拒细壤,故能成其高;江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四川人显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川菜极重视调味,即使一碟拍黄瓜,也常常配上一小碗麻辣调料,浇了调料的黄瓜味道十足。川菜不但丰富、好吃,而且价格亲民,一顿下来三四十元,一桌下来三四百元,价格明显低于外地,在各大菜系中实属大众化最突出的一个菜系。作为吃货的成都市民是挑剔的,质次价高的饭馆在这里难以生存,因此几乎可以随便走进一家小饭馆就餐,大致都不会差。能达到这个地步的城市,并不多见。

当然,川菜也有美中不足。比如,过于油腻就是川菜的一大弊端,道理显然,无需赘述。另外,一些餐馆爱往炒菜、面条、稀饭、牛奶里加糖,也很不可取。人在生理健康上固然需要糖的摄入,但糖分的来源已十分丰富,粮食、瓜果、饮料乃至部分蔬菜中,都含有糖分。现在的人们,糖分的摄取已经过量,再往饭菜里加糖,对人的健康而言非但无益,反而有害。

这是一座美女如云的城市。此处省略一万字。

这是一座热情包容的城市。在成都的街头,随处可见时尚美女,同时也可以看到土气大妈;这里有太古里的洋,也有宽窄巷子之土;甚至开设在摩天大楼里的馆子,也充满了传统风格和乡土气息。不同的风格、不同的气质、不同的品味、不同的档次,自然和谐地混搭在一起,犹如碎石铺路,一体天成,让人并无违和之感。

成都人为自己的城市自豪,却没有“阿拉上海人”那种优越感,因而来到成都的外地人可以在大快朵颐之余放开手脚发展事业而无需担心受到排挤和歧视。

在人口无法流动的过去,上海在全国遥遥领先,其他城市望尘莫及。然而当人口流动的闸门打开以后,北京的优势就开始逐渐显现,深圳、成都、杭州、西安等城市更是后来居上。以北京和上海为例,北京成了全国人民的北京,而上海依旧是上海人的上海,这种不同,正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两个城市的发展趋势。再以深圳和广州为例,深圳的包容性和多样性显然高于广州,这正是深圳的科技创新活力和发展前景胜于广州的主因。实际上,只要看看全国独角兽企业的分布状况,便可以知道哪里是活力的所在,哪里是未来的希望。

成都,因包容宽和而孕育着更多的机遇和希望。

这是一座治理有素的城市。按照习总书记的指示,成都市正在大力推进公园城市建设,甚至成立了公园城市研究院,天府绿道在不断延伸,城市面貌日新月异;由市委组织部牵头的社区治理已成为全国典范,社区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日益丰富,市民的幸福指数和城市精神文明以及基层党组织建设都因此而得以提升;划分产业功能区,成都已形成“16+1(军民融合)”的产业生态圈战略布局,并由66个产业功能区协同支撑,有力地强化了不同地区产业发展的专业化、产业集群效应和人才集聚效应;其他城市所没有的新机构——新经济发展委员会和新经济研究院正在协调推进成都市新经济的发展,由数字经济、智能经济、绿色经济、创意经济、流量经济、共享经济“六大新经济形态”构成的具有成都特色的新经济产业体系正在形成。这一切,都得益于成都市委市政府对中央战略部署和新发展理念的深入理解和积极贯彻,得益于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的透彻思考、卓越见解和有力举措。

这是一座方便舒适的城市。成都街头,鳞次栉比的不光是饭馆,还有形形色色的店铺和小摊,各种商品应有尽有,能够满足市民千变万化的需求——大到汽车机械,小到针头线脑。

印象突出的是“红旗”和“舞东风”连锁店,几乎每隔百八十米就有一家。这是介于大型超市与小型便利店之间的一种商店,可视为大型超市的浓缩版,也可看作小型便利店的升级版。里面除了通常的食品、饮料、烟酒、日用品之外,还加上了杂货,还设置了便民服务,可以刷卡代收水电气费用,这是其他城市的便利店所没有的。笔者来到成都之后的几个月里,最常光顾的,就是门口的红旗连锁和舞东风连锁,购物十分方便。

还有更加亲民的小买卖——每到傍晚,大妈、老太太们的小摊车就出现了,我在那里买到了大店里根本找不到的鞋垫、顶针和耳挖。

社会上之所以有“少不入川”的说法,就是人们认为这里过于“巴适”,会消磨青少年的意志。好在鄙人已年过五旬,过了少不入川的岁数。

成都市区的公共场合,大多遍布着竹椅、长条椅和石凳、水泥凳,走累了便可以坐下来歇歇,这是有些城市并不具备的一种人性关怀。川人和山东、河南、河北等北方地区的人们一样勤劳,甚至有过之,不同的是,川人的勤劳所获不全用于积攒给儿女,而是大部分用来享受生活了。朋友聚餐、自助出游、举家下馆子是常事,喝茶喝酒、打牌打麻将更是日常生活的重要内容,在小区里、在街头上挑灯夜战,也是成都夜幕下独特的景观。

成都的舒适,还在于良好的秩序。我注意到,成都市民大多能够遵循“红灯停、绿灯行”的规矩,闯红灯的汽车完全没有,闯红灯的行人少之又少,礼让行人的司机多而又多,马路上虽熙熙攘攘,却井然有序。市民遵规守纪,城市就安宁舒适。

谈及四川人、成都人的舒适幸福,笔者又联想到另一个问题:GDP与生活的关联。GDP,表示的是一个地区的经济总量。按常理说,一个地方的GDP越高,这里的人民生活就越好。然而,包括成都人在内的四川人的生活似乎超越了这个常理。以GDP而论,四川的GDP远不及山东,但四川人的生活在整体上好于山东人。这是为什么?我思考的结论是,这和四川人的观念、喜好以及四川的自然禀赋有关。在观念上,四川人挣来的钱不像山东人那样大多留给了子女,而是自己享受生活了;在喜好上,四川人对吃喝玩乐的喜好高于山东及其他各省;在自然禀赋上,四川乃天府之国,物产丰富,应有尽有,为川人的好日子提供了客观条件。另外,由于物产的丰盈,加之本地供货占比高,四川的物价也略低于外地,同样的收入可以购买更多的东西,享受更好的生活。由上述分析可知,决定一个地方人民生活的因素,不光是GDP,还有其他多方面的影响因素。

这是一座日趋国际化的城市。最新的消息是,2018年底双流机场吞吐量突破5000万人次,成为我国内地继北京首都机场、广州白云机场、上海浦东机场之后第四个迈上5000万台阶的机场,这标志着双流机场正式跻身全球“5000万级机场俱乐部”,成都“航空第四极”地位更加凸显。当前的双流国际机场,正不断完善通达欧、美、非、亚、大洋洲的航线网络,并将探索利用第五航权开通经成都的客货运航线,进一步提升成都通达全球水平。另外,天府国际机场正在加紧建设,预计2020年开通。在陆路国际贸易方面,从成都出发的中欧班列已由每月三趟,变为一天三趟。享誉世界的国际会展如“世界文化名城论坛”“蓬皮杜艺术双年展”等等,均在成都成功举办。至于跨国公司在成都的投资项目,更是接踵而至,纷至沓来……在沿海地区占据发展优势的时代,深处内陆而享誉国际的城市,环视海内,非蓉城莫属。

(责编:罗昱、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