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高新区:“三医联动”“政社合作” 打通分级诊疗“最后一公里”

2019年05月10日19:48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签约仪式现场。(郑毅 摄)
签约仪式现场。(郑毅 摄)

人民网成都5月10日电 (王军)不仅让居民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华西”标准的儿科医疗服务,还通过纳入“互助计划”帮助患儿家庭解决“门诊费用高,儿科用药贵”问题,成都高新区携手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简称“华西附二院”)、中国国投高新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国投高新”)共同发起“华西妇儿联盟”项目,通过“三医联动”“政社合作”,构建起妇儿健康分级诊疗保障体系。

5月10日,中国首家全国性相互保险组织——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子社签约落户成都高新区,将以科技金融助力分级诊疗。成都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表示,将以建设全国首个妇儿全周期健康管理示范区为目标,继续发挥属地政府在平台搭建、资源整合方面的综合管理优势,加大科技金融创新支持力度,强化医疗基层基础支撑,进一步实践并丰富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成都高新妇儿分级诊疗模式。

据悉,早在2017年,成都高新区就联合华西附二院、国投高新共同试点打造儿童健康管理服务项目,即“华西妇儿联盟”。居民加入联盟后,使用微信公众号就可以享受档案查询、线上问诊、预约挂号等服务,就近在基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通过“华西妇儿联盟”认证医生享受到“华西”标准化的服务流程、看诊流程、用药流程。对于病情严重、紧急或需要进入华西附二院进行就诊的病患,可通过分级诊疗转诊系统快速转诊至华西附二院门诊。

“作为‘华西妇儿联盟’课题项目在全国的首个试点区,该项目通过‘政社合作’,以‘三医联动’为抓手,树立‘大健康’意识,建立服务于大健康产业生态圈的一站式、全周期、全链条创新机制,形成相对成熟的分级诊疗体系。”成都高新区社区发展治理和社会事业局相关负责人说。

据悉,成都高新区发挥“平台搭建、资源整合”优势,7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70余名基层医生深度参与。华西附二院以培养“群众家门口的优质儿科医生”为目标,成立由三甲医院、卫健部门、医学协会共同参与的质量控制委员会,建立面向基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医生的准入体系,并组织联盟医生培训。国投高新牵头开发“华西妇儿联盟分级诊疗转诊系统”,依托互联网打通就医、转诊通道,确保服务全链条畅通。

为解决“门诊费用高,儿科用药贵”,该项目坚持社会保险为主、互助保险为补充,探索非营利性互助保险支持等医疗金融创新。众惠保险社牵头开发医联体内家庭医生服务卡、家庭医生互助计划、单病种付费等产品,由医保基金、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和签约居民付费等方式共同分担。

“该项目通过以三甲医院为龙头的联盟质控委员会、开展典型病历分析、进行联盟医生培训等多种形式,不仅有效提升了基层医生的儿科诊疗能力,还增进了居民对基层医生的信任,让基层首诊成为可能。”成都高新区中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罗洪林说,加入联盟后,中心儿科总诊疗人次得到快速增长,这一模式也得到辖区家长广泛好评。

“项目有效缓解了患儿三甲医院就医难、社区医院就医质量低、政府卫生投入负担重等问题,有助于合理配置医疗资源,并提高资源使用效能。”成都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表示,2018 年底,四川省将成都高新区模式向全省推广。截至目前,“华西妇儿联盟”已覆盖成都市9个区县,包括妇幼保健院8家、基层医疗机构107 家、认证家庭医生82名,并正向达州、巴中、眉山、资阳、西昌等地数十家医疗机构拓展。

据悉,该项目已为成都市21302人次轻症儿童提供线上预约、标准化看诊及直付结算体验,近1.5万人次的基层就诊量中仅1.2%患儿转诊到华西附二院。试点区域中,基层儿科看诊人次同比增长79.8%,次均看诊费用55.68元,同比下降 34.20%。

“‘华西妇儿联盟’将进一步夯实基层学校至社区家庭医生处的转诊网络,在成都高新区64所幼儿园、小学,开展学校医务室、保健室标准化建设,培训166名校医、保健员。”华西附二院党委书记王素霞说,通过做实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开展校医务室、保健室标准化建设,在社区市民服务中心建设华西妇儿联盟社区基地等,实现校医、家庭医生、专科医生三位一体的协作服务框架,推动“华西水准”的产前、备孕、儿保健康服务进家庭、进学校、进社区,探索优生、优育、优教、优医全周期保障。

当天签约仪式上,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董事长李静表示,众惠保险社将在成都高新区申请设立全国首个专业型“众惠医联健康相互保险社”,该机构定位为非盈利性法人机构,专营以医生为中心的互助保险计划,在全国范围内为妇儿全周期健康管理及医疗服务提供金融工具支持,并向居民提供介于社保与传统商业保险之间的普惠性非盈利互助保险计划。

“成都高新区将进一步促使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提升基层医疗机构服务水平,促进分级诊疗落实。”成都高新区相关负责人介绍,下一步,将通过联盟,以“三医联动”为抓手,着力破解妇女儿童“看病难、看病贵”等难点问题,探索积累基层妇儿“大健康、全周期”管理服务经验,推动形成“重预防、优治疗”诊疗服务体系,引导建立“内驱动、良循环”的医保费用激励约束机制。“以‘医保+互助保险’为引导,以新经济发展思维,撬动健康产业发展和新经济应用场景实现,打通医疗服务‘最后一公里’。”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